今天

IMF世银谴责新禁止民间社团出席会议

12/09/06

作者:孙沉

上周五,九月九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史无前例的对新加坡禁止数十位著名社会活动家参加本周举行的国际会议表示严厉谴责。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表示,新加坡禁止此28位民间社团代表出席此项会议的行为,已触犯了当初新加坡获得举办权时的条约。星国方面则表示,这些人士将会对大会的安全造成威胁。

世界银行的一名官员透露,“在早期与我们的协商中,新国曾许诺应允受我们邀请的民间代表入境出席此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上周才获悉新加坡的此项计划。

这项禁令也是新加坡在九月十一日至二十日,本次大会的开幕期间所实行的高度戒备安全措施之一。此外,星国政府也严厉禁止了所有户外抗议活动并以恐怖活动为由,下令将对暴力抗议者开枪扫射。

今年预测将有来自各国的五百多位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此项会议。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参会人数。

在新加坡禁止入境的代表中,有来自英国的 “世界发展运动” (World Development Movement) 代表,泰国的 “全球南方关注” (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 代表,菲律宾的 “零债务联合会” (Freedom from Debt Coalition) 代表以及来自印尼的 “印尼发展论坛” (Forum on Indonesian Development) 代表。

新加坡警方上周也表示已收集一系列有可能闹事者的名单,并且将拒绝他们入境。本周一,新加坡警方表示将禁止二十八名活动者入境参加即将举办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国际会议。

这二十八名活动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八个民间组织。警方高层人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二十八名禁止入境者都在过去曾参与过 “干扰活动”。

在会议期间,被批准的活动家可以在一个五十平方米,位于会议举办大厅的室内地区进行抗议活动。其他外国代表也可以通过警方申请在其他室内地区举行集会活动。警方发言人也表示此类申请将会被轻易批准。

为确保会议每日二十四小时的安全,星国动员了全城所有警察部队以及上万人的储备警察部队。本次会议预测将有来自一百八十四个国家的一万六千多名代表以及旅客,其中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基金会主席贝南克 (Ben Bernanke) 以及英国财政大臣布朗(Gordon Brown)。

新加坡对抗议活动的抑制以及对活动家的禁止入境,可说是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近年来希望与自己最严厉的批评家榷商的愿望拉了一把后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每年一度的国际大会除了每隔三年在国外举行之外,通常都在美国首都华府举行。在2000年在布拉格举行的会议时,在会议外发生了暴力游行与抗议。

但是,新加坡面对的最大挑战来自于前两届会议的举办城市- 香港和迪拜,这两个城市乃是新加坡近年来争取贸易和投资的最大劲敌。

1997在香港举行的会议含有重大的历史意义。除了香港港回归大陆之外,整个亚太地区正开始陷入经济危机之中,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正在为印尼、南韩以及泰国提供补救资金。当年的抗议者只有一百五十位左右。虽然有五位与警察发生冲突并遭逮捕,其他的游行抗议活动多属平和。

2003年迪拜的会议也十分平静。虽然当局在四十度的酷热中为抗议者搭起了一个冷气帐篷,全会期间只出现了一位抗议者。

然而,抗议者的缺席也似乎证实了该区域经济学家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与亚洲经济脱节的评论。

新加坡人民有史以来一直都因政府把该国从一个蕞尔岛国发展成今日的贸易中心,而对该政府的严厉刑罚与禁令持以忍耐态度。

可是,由于中国以及许多其它低劳工费用国家的起步,新加坡的发展也因诸多公司工厂的转移而受到打击。近年来的统计数据也暴露了新加坡的贫富差距已创该国自1965年独立以来的新高。

新闻来源:国际先驱论坛报、美联社、金融时报

(http://www.dajiyuan.com)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