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关于新加坡政治环境的独特性

16/05/06

作者:徐顺全 日期:16-5-2006 来源:http://www.thefreemedia.com/index.php/bbs/topic/1907

好几位坛友 (Devils69, JJ Batchelor, and Poseph) 认为新加坡有别于其它以非暴力公民行动争取到民主改革的国家,你们质疑在新加坡采取类似的非暴力手段是否适当。

我完全同意并清楚认识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与其它国家大不相同。因此,我并不主张全盘采纳他国公民行动的经验和策略。

然而,有些非暴力行动的原则/ 策略是值得学习的, 我们也可加以调整以适应新加坡的情况。

请仔细读一读非暴力专家 Peter Ackerman 的言论:

“本世纪并无任何非暴力运动能提供一个取得胜利的理想原型。但尽管时间、地点和政治环境各有不同,各个运动提供了一连串关于该做什么及何时采取行动的选择,而作出这些抉择的技术决定了其结果。”

值得注意的要点是,各个政治环境皆有其独特性和不同之处,我们必须研究如何调整非暴力的技术(不是原则)以运用于我们的情况,而不是过早地放弃这一手段。

然而,倘若我们甚至不曾尝试作出展开自发性公民行动的决定,那我们将永远陷入被人民行动党颐指气使的困境。

我们若愿意检视非暴力公民行动的效用和技巧,至少我们能启动政治改革的巨轮。

有不少国家采用创造性非暴力公民行动的甘地式原则成功推动民主改革。举几个例子,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泰国、韩国都曾运用非暴力技术并加以调整以适应本国的独特政治环境。这些国家均未盲目地全盘照搬。

一味说新加坡国情不同,因此不适合使用成功运用于他国的非暴力技术,是一种眼界狭隘的危险见解。

我们的思想并没有被禁锢,我们却经常被自身的思想所禁锢。我们必须突破思想的桎梏。

我将在较后的贴子谈论什么是非暴力公民行动以及如何把它运用于我们的环境。在此,我希望你们能抱持开明的心态,先对非暴力进行一番研究,再看看它是否适用于新加坡。

徐顺全是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