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報人沙末依斯邁的傳奇

07/09/01

報人沙末依斯邁的傳奇
——四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作者:飛揚日期:7-9-2001 来源:星洲互動

http://mag.sinchew-i.com/feiyang/index.phtml?sec=583&artid=200108300489&data=

賽扎哈利的政治回憶錄用相當的筆墨勾劃一位亦師亦敵的名報人沙末伊斯邁 (Samad Ismail) 的經歷。這位備受爭議的資深報人也捲入政治大風浪中,在五六十年代成為其中一位知名人物。

我在70年代初期參加吉隆坡的一項報業大會中見過這位風頭甚鍵的報人。當時他是已故首相敦拉薩身邊的紅人,炙手可熱,身居海峽時報集團副總編輯,操控《每日新聞》報的編務。那次大會本來要成立一個全國報業理事會,以擬出行為準則和自律方法來維護新聞自由,可惜過後不了了之。我對沙末依斯邁不瞭解,只知道在開會分組討論時,他講了許多話,似乎很有代表性。

但在讀完賽扎哈利的回憶錄和李光耀的回憶錄後,我發現到這位著名的馬來報人的經歷真不簡單。也難怪賽扎哈利費盡心思用三個篇章來敘述沙末依斯邁。

根據賽扎哈利的回憶錄,沙末依斯邁約在17歲考完高級劍橋文憑,就加入於1939年5月在新加坡創刊的《馬來前鋒報》成為記者。1942年日本佔領新加坡時,將《馬來前鋒報》易名為《馬來新聞》,成為日本的戰爭工具。

一批報人因不滿日本的政策,相繼離開,而沙末依斯邁則成為總編輯,那時他尚未足20歲。

結交左派朋友

1945年,日本投降,英軍重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沙末依斯邁被英軍扣捕,罪名是勾結日本人。不久後獲得釋放,重新加入《馬來前鋒報》服務,當時的總經理兼總編輯是尤索夫依薩(在1959年成為新加坡自治邦的首任元首)。沙末依斯邁結交許多左派的朋友,包括依薩和布斯達曼,思想也傾向印尼,大力鼓吹印尼的獨立,以激發馬來亞人民也爭取獨立。

1948年英政府頒佈馬來亞(包括新加坡)進入緊急狀態,並宣佈馬共為非法組織,和馬共抗爭。1951年,沙末依斯邁和一批左派人士在新加坡再被逮捕扣留,指他涉及反英同盟活動,並在這個親共的組織中使用Zanial的名字。

1951年,賽扎哈利加入《馬來前鋒報》服務。之前他已仰慕沙末依斯邁。他形容沙末被捕後,聲望進一步提昇。

由於沙末依斯邁的妻子哈美達也是 《馬來前鋒報》的記者,因此賽扎哈利有機會隨她到新加坡的棋樟山政治扣留營中探望沙末依斯邁。

1952年是賽扎哈利第一次見到沙末依斯邁。他形容後者“個人瘦而壯”,煙癮很重,有很大的潛能成為未來的領袖。

在這裡,插上李光耀回憶錄中的一段話:“1952年9月,一個清瘦的馬來人到我的辦公室(律帥樓)。他自我介紹是尤索夫依薩,是《馬來前鋒報》的東主。他的編輯主任沙末伊斯邁在1951年1月被拘留。其案子不久將進行審查,問我願不願意替沙末辯護。”

“然而沙末涉及的案子不是甚麼法律問題,最好的方法是勸說政府(英政府)相信這個政治拘留者多半是民族主義者。雖然暫時可能跟共產黨人在一起,但最終即使不成為共產黨的敵人,也會成為共產黨的競爭對手。我決定辦理這起案子,律師費由《馬來前鋒報》負擔。”

“我決定找負起這件案子的政治部官員(柯里頓警監)。柯里頓形容沙末是個聰明的馬來人,非常活躍,是一流的政治家。我問他沙末是不是共產黨人,他答說“是我所見過的最聰明的共產黨人”。

後來李光耀到棋樟山會見沙末,後者對被釋放感到懷疑。李光耀繼續寫道:“扣留他的主要理由是,他是馬來亞共產黨員,也是馬共屬下組織新加坡人民抗英同盟的領袖之一。我申述說,他(指沙末)基本上是個反殖民族主義者和馬來民族主義者。作為馬來人,他接受不了由華人領導的馬來亞共產黨。

1950年10月,他知道警方要逮捕著名的共產黨人阿都拉‧蘇丁之後,安排讓蘇丁逃到印尼,是出於友誼和個人的忠誠。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給法官和兩名陪審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法官甚麼也沒說,審查不到20分鐘便結束。”

1953年4月,沙末依斯邁獲釋。李光耀有在場,也看到被釋放的蒂凡那(後來也成為新加坡總統)。與此同時,賽扎哈利則與沙末的太太哈美達到政治部去迎接沙末歸來,成為報界轟動的新聞。

李光耀所說的阿都拉蘇丁也是在《前鋒報》 廣告部任事,他是親蘇卡諾的人。

賽扎哈利說:“沙末獲釋後,李光耀常常造訪《馬來前鋒報》會沙末。他們兩正合作策劃在1954年成立人民行動黨。”

李光耀說:“我們(指吳慶瑞、杜進才、拉惹勒南、貝恩和他本人)決定邀請沙末跟我們一起討論這樣的可能性。發動憲制鬥爭爭取獨立,而又不被共產主義運動吸進去。我們也需要他參加,因為他可以讓我們跟馬來語的世界溝通。通過《馬來前鋒報》向馬來群眾傳達我們的訊息。”

雖然如此,沙末依斯邁還是與李光耀持不同的意見。兩人因政見不同也導致後來的分道揚鑣。沙末依斯邁仍在報社工作,李光耀則投身入政海中,領導人民行動黨,參加選舉。

1954年,賽扎哈利被調到吉隆坡工作,沙末則留在新加坡主持兩地的編務工作。到了1957年馬來亞獨立前,《前鋒報》也準備把大本營移來吉隆坡。但沙末依斯邁成為不受歡迎的人物,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不喜歡他,東姑也對他有戒心。因此,他被調往印尼工作。究竟是誰決定拋掉沙未依斯邁,賽扎哈利說仍是個謎。總而言之,當政者對沙末是不放心的。

可是,神通廣大的沙末依斯邁通過《海峽時報》(英國人擁有的報紙)的總編輯荷富曼,於1958年被請來吉隆坡負責出版馬來文版的《每日新聞》(Berita Harian)。

就這樣《每日新聞》成了《馬來前鋒報》的勁敵。當賽扎哈利在1959年成為《馬來前鋒報》的總編輯時,他和沙末的關係處在微妙中,但友情卻不曾斷過。

1961年,李光耀為爭取新加坡早日與馬來亞合併,並成為馬來西亞一員時,在電台作了十二講,概述1954年人民行動黨成立到與共產黨結成統一陣線又告分裂的事。那時人民行動黨已告分裂,由李紹祖和林清祥領導另組社會主義陣線(社陣)。

原本沙末依斯邁與這場鬥爭未有直接關係,但也成為李光耀指名的共產黨人。據賽扎哈利的回憶:“李光耀的確非常瞭解沙末能利用報紙來影響公眾輿論的本事。雖然沙末已不再控制《馬來前鋒報》,李光耀對於他身在吉隆坡,深感擔心,以為他去吉隆坡會玩把戲。吉隆坡《海峽時報》總經理洗蒙斯說,新加坡施壓要把沙末逐出海峽時報,當洗蒙斯拒絕時,李光耀不高興。”

“如果此說屬實,則那時李光耀可能是擔心沙末會 ‘破壞’ 馬新合併的計劃,因此說沙末還是傳播共產黨宣傳的重要支持者。”

沙末未因此受到馬來亞政府的對付。他在1971年當敦拉薩成為馬來西亞第二任首相時,地位更形穩固,成為首相的智囊團之一。敦拉薩對外交政策作重大的改變,走向中立,且和共產黨國家打交道,大概是出自智囊團的策略之一。

捲入巫統內鬥

不過,沙末也因此捲入巫統內部鬥爭。當雪蘭莪州務大臣哈侖被敦拉薩拉下台時,哈侖就指責拉薩旁邊有親共份子在左右,對他展開政治迫害。

1976年敦拉薩逝世,敦胡先翁接任首相後,他在6月鐵面無情對昔日拉薩邊旁的紅人進行逮捕,指這些人涉及共黨活動。這是沙末第三度涉及“顛覆活動”被捕。兩個月後,賽扎哈利被通知沙末將上電視台表白。9月1日,電視台上,沙末承認自40年代便參與“共黨活動”。他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人,在1949年入黨,黨名是Zanial。

賽扎哈利說:“我在1963年2月2日被捕時,有些罪名是跟沙末名字有關,繼承沙末在新加坡的“顛覆活動”。可是很奇怪,在我被扣留的最後幾年,這項罪名卻在控狀中失蹤了。”

沙末被釋放後,回到海峽時報集團工作,直到退休。他的政治專攔不斷出現,仍然是以名報人的身份活躍在報壇。直到約兩年前,才停止看到他的文章,可能年事已高,不能再勞心操筆,只好封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