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教父的政权

06/11/11

作者/来源:肉唐僧(14-10-2011) 中国经营报 http://finance.ifeng.com

这本书并不是讲黑社会的,而是揭示东南亚——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尼和中国香港——政治与经济的内在运作逻辑,一个与杂志封面迥然不同的世界。剖开6只小麻雀的肚膛,我们看到的是一面明晃晃的放大镜,映出一副公鸡的肺肠,令人恍然,令人愤怒,令人绝望。

二战前后,除中国香港以外,那5个国家摆脱了殖民地地位,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获得了独立,并全部建立了民主政体。虽然这民主有多党制以及各式各样的投票,却颇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不仅产生了马科斯和苏加诺这样的独裁者,还产生了新加坡这种“权力父子相传”的令人哭笑不得的“选举”。

嘲讽的是,迄今为止,上述6个国家或地区最接近公平和公开的投票发生于1995年的中国香港。别忘了,那时的香港还是英国的殖民地。按照英国人古怪的选举办法,60个立法委名额被分为两个部分:30个名额按地域划分的选区进行普选,另30个名额来自所谓的“功能选区”,由商人和名流独享。这看上去像寡头制和民主制的混合。但是考虑到特区首脑并非普选,而是由800多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即可明白这样的选举制度实在是披着民主外衣的寡头制了。彭定康作为末任港督,于1995年靠“耍花招”进行了一次最民主的选举,其措施就是扩大“功能选区”这30个名额的选举与被选举权范围。当时他成功了。但是97回归后,英国人撤离前送给港人的“民主礼物”又被收回。由800人间接选举特首意味着什么?我不妨举个小小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蜚声海内外的船王包玉刚,是靠从大陆拿到建筑用砂的垄断权发的家。对于财富和声望位于香港前800位的名流们,北京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有民主之名而无民主之实,这便是东南亚国家政治体制的根本现状。于是,在经济层面,它也必将延续殖民统治时的逻辑,因为权力游戏的规则没有变,变的只是玩家。民选也好,政变也罢,政治新霸主取代了殖民主子之后,仍然要依赖买办阶层来将其政治优势变现,或维系其统治,或中饱私囊,或二者兼而有之。规则很简单:统治者在经济领域设置种种壁垒,然后将五花八门的经营特许权交给新买办,即教父,以达成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的联盟。比如得到赌博许可的何鸿燊、独占高达85%马来西亚蔗糖进口配额的郭鹤年、垄断印尼面粉和丁香的林绍良。

我们很难相信,香港特区政府将数码港和九龙仓两块最大最肥的土地给了李嘉诚和李泽楷父子竟然没有经过招投标,甚至连交易细节也特许李家向公众保密。李家成为首富,还因为李嘉诚最擅长的把戏是成立金字塔型的控股公司,恒生指数里就有5家他名下的公司。他赚钱的公式是:将一家子公司打包上市,圈完第一轮钱之后再把这家公司做亏,这样就可以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再把这家公司买回来完成“私有化”。然后——你当然想得到——再把这家公司以一个“肥厚的价格”与自己的另一个上市公司“实行重组”。郎咸平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在亚洲交易所上市的所有公司,有10%属于23个大亨,即教父。他们玩弄IPO、私有化和“资产重组”的把戏,就像在菜市场买菜。李家旗下的鸿富产业信托和电讯盈科[2.87 -1.03%]都是经典案例。其中,后者股票最低的时候,只有其峰值的3%。摩根士丹利的亚洲总裁邱吉浩对李嘉诚的评价是:“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一种玩世不恭的剥削市场的做法,市民们敬慕他,但却不了解他。”

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教父们抢起钱来更加干脆利索:他们成立银行,将储户的钱大部分投资于自己的项目,赚了归自己,亏了就倒闭,债务由国家埋单。1997年金融风暴,印尼纸业大王黄奕聪银行欠贷高达139亿美元,股票跌得只剩下发行价的1%,被勒令退市。他只还了银行12亿美元的欠款,然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印尼最大的国际债务人。那些借给印尼央行的美元,当然是他早就转移到国外的赖账。危机过后,他反而因为汇率的原因比以前更富了。

当教父们积累了数额惊人的财富之后,他们实际上也就操纵了东南亚的政治。政治统治者们唯一需要操心的事情就是维持与教父们的关系、以及维护好教父与教父间的均势。菲律宾的马科斯家族为了自己多贪一些,刻意清洗了以前的教父,“从街头”选了一些新的代理人,结果最先垮台;印尼的苏哈托家族没能熬过金融风暴这一关,也正是因为他那些不争气的子女切蛋糕时给自己的那一份实在大得过分;泰国的他信上台后,把曾经的盟友正大集团的谢国民当抹布扔掉了,铸下大错。

行业垄断、特许经营、证券市场的上下其手、国有资产的倒买倒卖、特权阶级把国有银行当成私家提款机……把这本东南亚版的政治经济学教材翻开之后,我们发现对其中的内容并不陌生。难怪本书作者史塔威尔意味深长地说:“相比之下,中国大陆更像东南亚,而不是更像以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为代表的东北亚。”

现实之所以令人悲观是在于:即便今天我们实现了一人一票的直选,似乎也难以避免选出一个埃斯特拉达的命运,那是东南亚政治游戏中唯一的一次例外—— 一个二流演员,靠演技和煽动民粹上了台,却因贪污和丑闻而让菲律宾的政坛蒙羞。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