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什么亚洲流行世袭政治?

06/11/11

作者/来源:凤凰网专稿(13-6-2011) http://phtv.ifeng.com

核心提示:新加坡的开国之父、87岁的内阁资政李光耀宣布退休,这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他带领着新加坡独立,并且走向繁荣,他创造了新加坡模式。然而5月8日新加坡国会选举结果出炉,执政人民行动党得票率创历史最低,并丢失了一个集选区,这在新加坡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而选举前后新加坡网民一面倒的炮轰执政党更是让人始料未及。

凤凰卫视6月11日《环球人物周刊》,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琛:好,这我们就要继续讨论一下李光耀模式了,他所谓的新加坡模式究竟是什么概念,他党内的元老这样评价,认为这个模式指的是经济上走资本主义,政治上走社会主义,用资本主义来创造经济的繁荣,用社会主义来保证社会的稳定,吕先生的解读是这样吗?

吕元礼:可以这样说,另外我自己有个解读,就是说,我讲,新加坡模式约等于英国的制度加东方的传统。

卢琛:怎么解读?

吕元礼:那么英国制度,比如它议会民主,它的特点是让民做主,有一人一票,人民去投票,但新加坡可能是,在过去很多年,在一定程度(是这样),慢慢的,现在也更多了一些了。那么东方传统呢,给了它一种叫“托管式民主”,就是接受人民的委托,但是代表人民来管理,它的精神就是为民作主。

卢琛:杜先生认同吗?是给民很大的空间吗?是民作主吗?杜先生在新加坡生活那么多年,十多年,您的感觉是这样吗?

杜平:我觉得新加坡执政者一个最大的目标,并非是我把自己,在新加坡,就是人民行动党本身来讲,我是觉得考虑最多的,或者从李光耀本身来讲,考虑应该最多的,就是自己权力的稳定,国家权力的稳定以后,我才能够为人民做事情,他并非是把第一个,把人民放在最前面。他曾经讲过这样的话,很明显,就是说,你们不要,喜欢和不喜欢什么我不管,你们也不要管,我只要能够为你的利益,给你们制造很多的机会,让你们生活的好、有房子住等等,这就够了。国家的议程,就是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都是政府来决定的,政府领导人来决定的,但是你可以对某一项政策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你没有任何一个资格或者权利来把我整个这个议程给改变了,这是不可以的。

卢琛:但我很好奇这样的专制的作风为什么能保证非常好的廉洁?

吕元礼:这也是个谜嘛,就是说,刚才我看那个片子,李光耀那个说话的形象,我感到像谁,像那个李小龙的样子,抹一下鼻子然后指指谁,然后我也一种好像对他挺崇拜的感觉,我一想起李光耀他说“华人不喜欢弱势领导人”,那么可能在我身上也看到一点点,就是说看到那种强权的人,一方面我现在也喜欢民主,但是呢对他还是有点崇拜的。

卢琛:华人喜欢强权的领导吗?

吕元礼:强势领导人。

卢琛:喜欢强势的领导吗?杜先生。

杜平:李光耀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但是你的想法不能够取代我,这就是一般老百姓是这样(想)的,你不管再怎么强,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的决定,是这样的,所以新加坡目前这次选举所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也恰恰就在这个方面,就是李光耀认为他自己强硬了,大家都喜欢他、大家都服从他,所以他敢于说那些很威胁性的话,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个判断是非常错误的,所以最后就失败了。

卢琛:好,我想问一下现场的观众,其实对于李光耀,他爱新加坡用再多的语言都不为过,因为他作为国父,对于新加坡的整个发展功不可没,李光耀的退休对于新加坡来说,究竟是祸是福呢?

观众:对于新加坡的未来来讲,走向民主、共和和法制,这是必由之路,那么李资政他早退休,也许新加坡早一点会有这样的契机。

观众:我觉得新加坡的民主,他的强权政治是一种整个的大环境,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种环境,不是说他一个人退下去以后整个国家就会一下子就会发展的很民主。

观众:新加坡人享有的这种高度的民主,还有这种物质生活,我觉得就是对李光耀先生最好的一个评价的依据。

卢琛:大家在检讨说亚洲为什么有那么的世袭的政治,新加坡当时也是一个例子,有媒体说李光耀他的“李氏王朝”,当然,他儿子李显龙是总理,但是他自己对这样的提法非常的愤怒,并且打官司,打了20多场全部他都赢,但毕竟客观事实是这样的,他儿子儿媳都是在重要的高官要位和重要国企的高管的位置,如何能保障这样一种裙带关系又不出现腐败,大家有很大的问号,为什么?

吕元礼:就是李光耀他这样说,他说你可以骂我独裁、骂我不民主,如果你骂我在个人品质上有问题,我一定把你告上法庭。那么如果说,“李氏王朝”那个说法的话,他会认为你是在说他个人品质有问题,因为这是搞裙带作风嘛。

杜平:对这样的问题呢?就是说你可以想,但你说的时候一定要谨慎,为什么要谨慎?不是说怕他告你,不是这样的,就是新加坡在这方面做的有一个值得大家可以探讨的地方,就是任何一个事情它就是合法的、合程序的,对不对,他的政治表述会说服你,会让你“噢,他就是这样的”,那曾经讲过就是,他的儿子是因为他当上总理的,对不对,他就讲,他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他早就可以当总理了,这就是政治表述,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东西。

吕元礼:另外李光耀他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我的所有的决策或者说政策都有可被尊重的理由,比如说,他现在是把英文作为一种行政语言,那么李光耀本身是受英文教育的,那么反对他也可以说,你因为自己讲英文,所以你要把英文作为国家行政语言,但是客观上目前好像,这个英语对新加坡好像是有好处。再比如说李显龙当总理了,那么你也可以说他是裙带关系,但是呢,话说回来,李显龙好像他这个资历学历、他的能力,也是当的挺好的。

卢琛:好,究竟李光耀有怎样的成长经历,什么影响他之后从政的作风,稍候我们一起讨论。

李光耀:日军侵略新加坡时期险些遭枪杀

解说:李光耀,1923年出生于新加坡,祖籍广东梅州,是个客家人,他的爷爷非常崇尚西方文化,因此李光耀从小就接受英式教育,马来文和英文要比中文懂得更多。12岁时,李光耀考入当地顶尖的英国学校莱佛士学院,之后又赴英国留学。他从小就展露出领导才能,懂得控制周边的人和事,他的老师就曾对他有这样的评语,“他决心出人头地,他很可能一生中身居高位”。在李光耀的成长过程中,日军侵占新加坡的历史对他的影响尤为深远。1942年,日军侵略英国殖民地新加坡,谁也没有想到英军竟然溃不成军、弃械投降,当时的李光耀只有19岁。

李光耀:我不知道要向他们深深鞠躬,我只是悄悄的走过,但他把我叫回来,命令我跪下,我就跪了下来,他就从后面重重的踢了我一脚。

解说:日军占领新加坡时期,对华侨非常残暴,他们选择年轻力壮的人带去海边,命令他们双手挖掘自己的坟墓,然后在背后将他们枪杀,而李光耀险些成为其中的一个。

李光耀:他们专挑个子高大的,(你也很高大),是,在华人当中我算高大,所以他们叫我去,但我推说遗下了外衣,我感到不妙,于是他们让我回去拿,我一走便躲起来,两天后再出去,日军已经换了班,新的一批没有选中我,我很幸运,那些人上了货车,原来是送去沙滩枪毙的,我本来是其中的一个,就好像抽奖一样。

解说:日军的残酷让李光耀看清了政治的本质,在痛恨日本的同时,争取独立,反英国殖民的思想在他心中萌芽。

李光耀:我们做了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我们一定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和政治的关系就从那时开始。

卢琛:英国殖民统治,日军的占领,在这样的一种屈辱的心态当中,他度过了青年时期,这对于之后他的从政的一些影响究竟是什么?

吕元礼:日本人的统治,李光耀认为对他影响很大的,他说,他从政并不是他自己主动从政的,是日本人侵略新加坡之后让他从政的,那么,日本人给他上了很生动的政治一课,什么叫政治,他说,政治就是通过权力来改变现实。他说,英国人教会我用制度来治理国家,但是呢,日本人告诉我,怎么通过权力(来治理国家)。那么什么是权力,他这样讲,他说,在日本人统治的时候,其实是吃不饱饭,然后很饿,但是社会秩序很好,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为什么?他说日本人把那些小偷啊,抓到之后杀头,然后把那个头挂在街上,所以不敢动的。

那么由此李光耀感觉感觉到就是说,人类的那种劣根性或者说脆弱之处吧,只要有那种权力的压制的话,是可以做很多事的,因为有人老讲,李光耀到底是儒家还是法家,是不是,他本身没读什么儒家和法家的着作,但他确实搞严刑峻法,他那个从哪来的,那我找来找去好像,日本人统治那个时候那种东西给他有印象。

杜平:英国的一个首相叫詹姆斯·布朗,见李光耀的时候,他说,你是苏伊士运河之东的最好的英国人,这个话后来被很多他的对手,政治对手给拿住了,为什么,就是说,新加坡在亲西方嘛,说他亲西方的时候都会用这句话来说他,说他是苏伊士运河东边的唯一一个英国人。也就是说他受英国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他整个的这种思维模式、他整个的治国的模式,当然他也借鉴了一些,不知道是儒家还是法家,反正都是,只要是实用的就拿过来用,他不管什么分别。现在我们大家争很多意识形态方面,我是这个派、那个派,事实上新加坡,特别李光耀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什么派都不讲,我只要对新加坡有利就可以了,这就是新加坡的法、新加坡的模式。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