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老人与岛

10/12/01

作者:黄家伟 日期:10-12-2001 来源: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p=1532

据说,他的本名叫做哈里.李 (Harry Lee)。1946年,他还在古老的剑桥。那里有徐志摩笔下如诗如画的康桥,也有过诗人拜伦的踪迹。当然,哈里李从来没有读过〈再别康桥〉,因为那时儒家思想及亚洲价值观还没有市场。他还没有学会汉语及中文,还自豪地在「用英国人的眼光看世界」,把世界看成大英帝国米字旗下的皇天后土。

后来,他回到东南亚的一个小岛,从哪里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用一位英国内阁成员的说法,他是「苏伊士运河以东好得没治的英国人」;按英国文人兼殖民地政客吉普林的说法,苏伊士运河以东,是「圣恩不及,兽性大发的地方」。然而,殖民地主子的光辉逐渐黯淡,而第三世界的独立浪潮正在冲击亚洲,包括马来亚。他的无碍辩才,以及狡狯的政治手段,使他扶摇直上,卅五岁那年便成为岛主。

1965年8月9日,他告别马来西亚,像摩西般带领着一批「来自中国、印度及东印度群岛等地的移民组成一个国家」。从这一分钟开始,他的命运、荣辱、前程…等,都与这方圆640平方公哩的小岛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他的名字,便是岛民的姓氏。

以后,他不再叫哈里.李。大家改叫他另一个汉化的名字。而且,在他关掉岛上一家生产许多左翼青年的大学的若干年后,他突然成为儒家思想推销员,以及「亚洲价值观」的代理商,热烈地在岛上的每一家听话的媒体推销这两种新的政治膏药。许多人都说这是治疗文化乡愁、中华情结及政治阳萎的良方。
 
半岛上的「新儒家」推销员喜欢谈「内圣外王」,而他正是「内圣外王」的样板。他像柏拉图一样,规定他的小岛只能由像他这样的人管理。找遍整个小岛,再也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充满自信与自恋。三百万人居住的小岛上,人们白天对着他的肖像膜拜,暗地里却在说一堆不能见报又不堪入耳的脏话。

在这段期间,很多当年的老同志,都成为岛上监牢及扣留所的嘉宾,其中包括林清洋和赛查哈里。另一个叫做谢太宝的人,却住在另一个更小的岛上,与海浪一起终老。

他还喜欢打官司,直到把敌人整垮为止。虽然受到许多批评,但是,他不管别人的看法,他相信这一切是维持繁荣稳定的不二法门。没有人可以在岛上的法庭挑战他的权威。从惹耶勒南、邓亮洪到徐顺全,都没有例外。而且,另一个前英国殖民地的小岛大学,还忙着将只有「一枚邮票价值」的名誉法学博士学位颁给他,儿孙辈的大学生反对也没有用,因为他们甚至不能够买香口胶。

七十六岁那年,他出版了回忆录,讲起从前种种,只有理直气壮,没有未点懊悔;因为这个岛是他的。他在自已建立的王国里,不允许野孩子在草地上撒点野。不听话的小孩都不允许在岛上游玩,他们不是去了美国及澳洲,就是圣陶沙岛及乌敏岛,而且从此不再回来。

2001年,岛上当然也有选举,而且,他领导的政党战无不胜;他的孩子还做了管理钱财的大官,以及未来的岛主。每一次到达老人的小岛公干,我都提醒自己:不要抽烟、不要嚼香口胶、不要谈政治。我深切的明白岛上野孩子们的痛苦,也庆幸自己没有出生在那一个岛上,对着一个七十七岁的老岛主听他说起建岛的神话。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当然明白哈里.李没有变成哈里波特。 小岛没有回归半岛。

哈里路亚。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