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孙中山三度入住晚晴园

29/10/11

作者/来源:张冬冬 田军 中新社 http://www.chinanews.com

  27日,新加坡晚晴园。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注视着一张孙中山先生与新加坡同盟会正、副会长陈楚楠、张永福的合影,久久不愿离开。这座历时一年、修缮一新的居家式纪念馆,正免费向新加坡公众开放。

  “访客数量之多,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馆长潘宣辉向到访的中新社记者透露,从10月9日晚晴园重新开放至今,访客数量已经超过5万人次,单昨天一天就接待了6000名参观者。据统计,来访者以本地40岁以上人士和学生为主,还有来自大陆和台湾的团体。助理研究员叶舒瑜说,她自己就接待过两个来自台湾的团体,每团约30人。

  在拥有众多文化古迹的马里士他路上,晚晴园红顶白墙的二层小楼,优雅地隐没在周围的高楼大厦和热带绿茵之中。晚晴园的前身是“明珍庐”,当年侨商张永福将之买下供其母安享晚年,并改名“晚晴园”。

  1906年4月,孙中山来到新加坡,张永福将晚晴园提供给他作下榻之所。潘宣辉说,晚晴园所在地,一百年前是甘蔗种植园区,离市区不远,但有老虎出没。“张永福之所以安排孙中山先生居住在这个地方,就是因为它比较隐秘,是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孙中山为了革命事业而奔走南洋各地,至少8次到访新加坡,其中3次就住在晚晴园。”

  纪念馆大门旁的围墙上刻着三个金色大字:“晚晴园”。走进大门,一条长长的通道伸向小楼,沿途植有多种热带树木。小路旁的石碑上刻着“孙中山,一个改变中国命运的人”。院子中央,一座孙中山塑像端坐于小楼前,目光温和,神态沉静而又刚毅。

  在院子一侧大门旁,有一棵高耸、树龄上百年的青龙木,树下立着一块石碑,上有汪道涵先生题写的“烈士树”三个红色大字。在园中的另一个角落,矗立着一棵酸仔树,旁有辜振甫手书“仁心果”。据馆方介绍,这种又名“人心果”的水果,是孙中山在南洋从事革命活动时最爱吃的六种水果之一。

  “晚晴园能够留存至今,新加坡的华社尤其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功不可没。”据潘宣辉介绍,辛亥革命成功后,屋主张永福因支持革命生意亏蚀,遂将晚晴园变卖给印裔商人。后来印度商人迁往他处,晚晴园一度荒芜破落。直到1937年,新加坡6位有远见的华社领导人合力将其赎回,经修缮后开放给公众参观。

  潘宣辉表示,作为新加坡乃至东南亚地区罕有的与辛亥革命紧密相关的历史建筑之一,晚晴园也引得新加坡政府的重视,并在1994年8月被列为国家古迹。2001年,修复后的晚晴园开始被称为“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

  两年前,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从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获得纪念馆管理权,并耗资560万新加坡元对晚晴园进行修缮并重新策划了展览内容。据介绍,目前纪念馆两层楼的旧式土生华人建筑共设五个展厅,展出450件展品,以新加坡革命志士为切入点,再现了本地先驱人物张永福、陈楚楠、林义顺等人对辛亥革命的贡献。

  “百战故人今健在,白头重话晚晴园。”在展厅内,潘宣辉指着中山先生与陈楚楠、张永福的合影,向中新社记者讲述了10月8日孙家、张家和陈家后人第一次聚首晚晴园的情景:这些辛亥革命先贤后人,在晚晴园内第一次碰面,他们还在孙中山、张永福和陈楚楠的历史性照片前合影。“他们中的一些人,如张永福的后人,分散世界各地,此系生平第一次见面,场面相当感人。”

  潘宣辉说,晚晴园接下来将加强及展开两项工作,首先将着重教育工作,通过举办活动,让年轻人对当年支援革命的先驱人物及其历史有所了解。与此同时,晚晴园也将积极展开研究工作,目前正在编撰一本孙中山新加坡足迹的著作。他认为,目前晚晴园与本地革命志士相关的研究还存在很大空间,通过研究可发掘更多过去被遗忘的历史。

  “晚晴园也计划与各地孙中山、宋庆龄纪念馆展开交流及合作,收集辛亥革命在南洋的史料和档案。”潘宣辉透露,下月3日至5日,晚晴园将联合台北“国父纪念馆”、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在新加坡主办“辛亥革命:孙中山、革命志士与新世纪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大陆、台湾等地的40余位知名学者出席。

  另据介绍,在晚晴园及马里士他路之间一块占地0.46公顷的中山公园,已经自今年7月底正式向公众开放,这是东南亚第一个以孙中山先生命名的公园。

  “孙中山先生的思想,将全世界华人从情感上凝聚在一起。”潘宣辉说,辛亥革命这一历史事件,则在一百年前,就使得新加坡这个南洋岛国,与中国结下了深厚的渊源,“我们希望通过陈设的方式及居家式纪念馆模式,能够使得展品、房子与访客取得非常近的交流,将这段历史加以记录和传承。”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