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國最大移民輸出國

28/10/11

作者/来源:第一財經日報 http://news.cnyes.com

劉從文(化名)給子女設計的理想生活應當是這樣的:小學在澳大利亞玩得自由自在,中學在歐洲感染藝術氣息,大學在美國接受創新精神。

他喜歡澳大利亞,這是一個讓他第一眼就有“故鄉”感覺的異鄉,2007年,他移民去了那里,從此開始了“雙國記”的生活。

這股移民熱撲面而來,一個“美國房地產市場及海外置業”沙龍活動后,迅速有3個人當場拍板辦理美國移民,在浙商一個小范圍20多人的加拿大考察團歸來后,其中的一半人決定辦理移民。

富豪式的憂慮

在浙江,這樣的移民推介會大概每周都有一次,地點無一例外都放在五星級酒店:“投資50萬美元,全家快速獲綠卡!”

2007年,中國社科院發布《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就曾指出,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大移民輸出國,精英階層流失嚴重。

就是在這一年,劉從文決定從中國的長三角移民到澳大利亞。這一年,他兒子正在讀小學二年級,這個比較調皮的男孩一直讓劉從文頭痛不已,幾乎每個禮拜,都有老師打電話要求劉從文去學校進行“溝通”,小男孩式的調皮花招讓劉從文在老師面前有些抬不起頭。

他是城市里知名的企業家,幾乎每周,都會有訪談出現在各色商業財經類雜志上。

盡管他內心深處并沒有認為兒子這樣的舉動會有多少隱患,老師頻繁打來的電話多少讓他有些心煩意亂。

在一次飯局上,他決定為教育“買單”,他的許多精英同伴都告訴他,綠卡現在已經成為這個群體的必要“配置”時,有一位朋友不經意的一句話打動了他,“澳大利亞的教育最寬松了,小孩子會有一個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

他辦的是澳大利亞商業移民(163類)的申請,這是專門針對企業主的一個移民,隨后,劉從文的老婆和兒子就去了澳洲。

和劉從文一樣,溫州的陳銘福也也是2007年申請移民的,不同的是,他想移民的地方是香港,和大部分做生意的溫州人一樣,陳銘福已經習慣了東奔西走的生活,他想換一個地方生活,“更重要的是想換一種生活方式”。

香港的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在2003年10月27日推出,目的是讓那些把資金帶來香港,但不會在香港參與經營任何業務的人士到香港定居。

“當時條件很簡單,在香港至少投資650萬港元,可投資於房地產、股票、債券、存款證,就可以算移民了。”陳銘福的不少老鄉,都在此后,申請了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

記者了解到,這一計劃從2003年到2007年9月,香港入境處一共收到2863份投資移民的申請,這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房地產投資移民。

“我當時買的房子差不多2000多萬港元,覺得香港沒有文化差異,所以就很快遞交了相關申請。”陳銘福向記者透露。

這些有豐厚家產、以投資移民為主的富豪,通常被業內稱為“商業性移民”。

移民帶動房產熱

2009年,去了澳大利亞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劉從文就在澳洲買了一套別墅,價值在400萬澳元左右,這已經是當地相當不錯的豪宅了。

“我喜歡澳大利亞,這里人口僅超過2000萬人,至今卻有13名澳大利亞人獲諾貝爾獎。”說起來,劉從文如數家珍,他每個月都會飛一次澳洲,在經過12個小時的飛行之后,澳洲和長三角的家距離并不遙遠。

這樣頻繁的飛行帶動了他的房產投資熱,除了在澳大利亞以外,他還在法國投資了一些房產,“這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想象的。”他認為,這是一種“全球生活配置”,比如,偶爾周末的時候,他會邀請這個小圈子里的朋友,去他法國的酒莊度假。

和劉從文的生活相比,陳銘福要更商業一些,他看中的是投資美國的房地產,尤其是在花50萬美元就有可能在美國買房獲得3年居留權的消息出來之后。

事實上,溫州人海外置業的歷史由來已久,這更多是一種“抱團式”的走法,據了解,意大利一個小鎮就有3萬浙江人在打拼。以溫州為例,早期移民的溫州人大多數從事木業,除此之外還有在皮革、印務、理發及建筑行業謀生。從1993年的《新加坡溫州會館70周年紀念特刊》的會員通訊錄中發現,867戶會員中從事木工的會員還有15.45%。

新加坡、歐洲等地都是溫州人比較喜歡的移民目的地,“浙南的華僑很多像溫州的不少華僑都居住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家。”溫州中小企業協會會長周德文曾對記者表示,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溫州人移民熱又開始興起,主要原因是受投資渠道的限制,移民歐洲的溫州人大部分在商業、旅遊和貿易方面有來往。

移民很大一部分體現在海外置業上,這些溫州人同樣也共同進退。除了已眾所周知的迪拜,美國洛杉磯也是浙江人喜歡炒房的地方之一,洛杉磯南艾爾蒙地市“羅什街”至今已聚集數十家溫州公司、商家,成為南加州小區聞名的“溫州街”。這些,都是由於移民帶來的炒房熱。

1999年福布斯富豪榜的中國首富身家僅19億美元,2011年,梁穩根以約590億元人民幣成為新的首富,這筆迅速增長的巨大財富,讓全球各地房地產投資瞬間沒有了距離感。

2011年,當劉從文的生活中遭遇到強拆之后,這位富豪的理想軌跡就發生了重大變化,“有教育的因素,有投資環境的因素,這些都讓我的投資逐漸走向世界各地。”他坦承,在生活中,中國是他的根系所在,但不一定要永遠居住在這里。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