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馬來前鋒報的政治旋渦

06/09/01

馬來前鋒報的政治旋渦
—— 二評賽扎哈利政治回憶錄

作者:飛揚 日期:6-9-2001 来源:星洲互動

http://mag.sinchew-i.com/feiyang/index.phtml?sec=583&artid=200108300464&data=

作為一名資深報人和政治工作者,賽扎哈利在五六十年代是響噹噹的人物。他不但在馬來前鋒報掌控編務大權,而且風頭甚健,經常周旋在大人物之間。由於思想偏左,他很快與左派政治人物走在一起。

從他的政治回憶錄《人間正道》 中,我們得悉一些鮮為人知的史料,而且是從馬來人的角度揭開高層的政治鬥爭。

作者提及日本在1942年成功侵佔馬來亞和印尼後,並沒有打算讓馬來亞取得獨立,而是要將馬來亞變成日本帝國的一部份。反之,日本則在印尼釋放被荷蘭政府扣捕的蘇卡諾後,答應支持蘇卡諾領導的解放運動,以建立一個親日本的印尼國家。但在馬來亞,日軍虛假地支持以依布拉欣耶谷為首的馬來青年同盟搞解放運動。

當這個同盟發展成馬來左派運動時,日本進行壓制。為了安撫依布拉欣耶谷,日軍組織由馬來青年組成的志願軍,交由耶谷領導,目的是利用這支軍隊對抗馬共領導的抗日軍。

賽扎哈利並沒有深一層分析當時的政局,但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日本對亞洲的大侵略起於1937年的七七蘆溝橋,企圖通過對中國的侵略戰事全面佔有亞洲。

1937年日本對中國的侵略和展開殘暴的軍事行動,激發全中國人民上下一致抗日,即使連一向對敵的國民黨也不得不與共產黨合作抗日,一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為止。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八年抗戰”。

日本痛恨華人

由於中國的全面反侵略,促使東南亞的華人群起響應,日本對華人的痛恨更加深化。當日本於1941年將戰火燒到東南亞時,它首先要對付的是華人,尤其是抗日份子。

1942年日本佔領馬來亞,包括新加坡所實行的恐怖統治,莫不針對華人。寧可殺錯,也不放過。它把華人視為中國的同路人,特別仇視左派運動。因為它認定中國共產黨與東南亞共黨的抗日行動是同出一轍的,非得消滅不可。

可是在另一方面,狡猾的日軍巧妙地利用其他種族來打壓共產勢力。賽扎哈利的書中有一部份是揭開日本搞種族政策的真面目。結果馬來人也受騙。因為日本並未承諾支持馬來人的解放(或爭取獨立)的運動,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賽扎哈利發現捲土重來的英軍,同樣不放棄對馬來亞的統治。這造成當時的馬來民族主義者很容易與印尼的蘇卡諾走在一道(印尼在1945年即取得獨立,成為馬來民族解放鬥爭的大後方)。

賽扎哈利毫不諱言地道出當時馬來民族主義者的心態。他們不否定組成一個大印尼或大馬來由國家的可行性,即馬來亞和印尼加上北婆羅洲組成一個統一的國家,以取得獨立。

可是馬來民族的這一心態在1946年有了明顯的轉變。這一年,由拿督翁領導的馬來人大集會就是反對英國要在馬來亞推行馬來邦聯(Malayan Union)政制,並組成巫統來爭取英國的讓步。

結果英國作出讓步,同意放棄Malayan Union,改與巫統及馬來統治者簽署“馬來亞聯合邦協定”。這意味著馬來亞的馬來民族集中在爭取馬來亞的獨立,不再重視所謂大印尼或大馬來由國家的概念。

不過,作者並沒有特別歌頌拿督翁在這方面的成就(但他激賞拿督翁的貢獻)。他說,他感到迷惑,為甚麼拿督翁要喊出“馬來人萬歲”的口號,而不像其他馬來政團領導人喊出“默迪卡”(獨立)的口號。反之,作者似乎認為巴哈魯丁醫生(後來成為回教黨主席)、依薩(後來成為勞工黨主席)及布達斯曼(後來成為人民黨主席)的默迪卡口號更能吸引人。由此顯示出作者從年輕時起,就具有左的思想,而且很欣賞蘇卡諾領導印尼人民取得獨立的大無畏精神。

雖然對政治感到興趣,作者卻被家人敦促先好好讀書,待日後才來談政治。大概是與生俱來的政治在血液中流動,賽扎哈利在1951年嘗試改變自己的一生。他加入馬來前鋒報,作為他人生鬥爭的一個地盤。

馬來前鋒報創刊於1939年,先在新加坡出版,老板之一是依薩尤索夫。賽扎哈利就是被依薩錄用的。賽扎哈利說:“從1939年5月29日馬來前鋒報在新加坡創刊,創刊號的社論用以下的承諾,保證為‘宗教、民族和祖國’的戰鬥口號。”

依薩尤索夫是新加坡人。他自任總經理兼總編輯,把一份在新加坡刊行的報紙發揚光大,成為馬來人的喉舌。由於深受馬來人的歡迎,這份報紙在50年代在吉隆坡設辦事處。

賽扎哈利於1954年被派調到吉隆坡,以接替行將離職的阿都亞茲,成為駐吉隆坡代表。

被派駐吉隆坡

阿都亞茲是依薩尤索夫的弟弟。他們倆人不但是報人出身,後來也投身政治中。

先說阿都亞茲,他之所以離職是因為受到東姑的感召,代表巫統參加1955年的普選(在這之前他曾隨拿督翁於1951年離開巫統,參加後者領導的國家黨,1952年又重回巫統)。在選舉勝利後,東姑順利出任自治邦的首席部長,而阿都亞茲被委為內閣部長。

阿都亞茲平步青雲後,1960年在巫統內也晉升為副主席,勢力逐漸膨脹,尤其是擔任農業合作社部長,使他幾乎成為馬來農民的英雄。可是東姑不同意他所走的群眾路線,腰斬他的肥料廠計劃,指他仿傚蘇聯模式,導致他與東姑失和。

因此,他於1962年競選巫統副主席不獲蟬聯,又於1963年被迫辭部長職。一怒之下,率支持者組成國民議會黨。原本具有左派思想的他,公開與東姑抗衡。1964年他領導這個黨加入社陣,並參加大選,不幸在選舉中失敗。後於1965年被指涉及在海外設流亡政府被逮捕拘留。

出獄之後,從茲消失政壇,由燦爛歸趨平淡,阿都亞茲的政途也就劃上句號。

至於其兄弟依薩尤索夫就比他幸運,依薩在1958年不甘馬來前鋒報變成巫統的喉舌,一氣之下把股份賣掉,也辭掉一切職務走人,回到新加坡。

故事沒有就此終結。1965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成為一個獨立國。李光耀邀請依薩尤索夫出任這個島國的第一任總統,以顯示新加坡仍然重視馬來人扮演的角色。

從報人而晉身成為政治人物的,依薩尤索夫和阿都亞茲兩兄弟也留下一段政治佳話,但賽扎哈利的命運則像後者一樣嚐盡苦頭。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