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反對派領袖被判入獄

04/12/06

作者:Shawn W Crispin 日期:4-12-2006 来源:

http://www.singaporetravellers.com/bbs/simple/index.php?t345.html

日前,新加坡法院以未獲得政府批准而擅自公開演講的罪名,判處新加坡在野民主黨總書記徐順全(Chee Soon Juan)入獄5個星期。受到指控的徐順全,是在今年5月的大選競選期間發表演講的。在5月的大選裡,執政人民行動黨奪得了國會84個席位中的82席、大獲全勝。

這已是新加坡政府第4次以公開發表政見的罪名,監禁徐順全。今年早些時候,徐順全由於質疑司法部門的獨立性,而被判入獄9天。在1999和 2002年,他同樣因為未獲政府批准擅自演講而被判入獄。目前,徐順全還面臨當局的其他刑事起訴,原因是未獲官方許可,而企圖出境參加國際民主會議。

徐順全此前也曾發表言論,暗指新加坡腎臟基金會的管理涉及高級政要的腐敗行為,並將矛頭指向了前總理李光耀和吳作棟。隨後,法院裁定這些言論對兩位前總理構成誹謗罪,勒令徐順全向二人賠償50萬新加坡幣(合約32.2萬美元)。今年較早前,徐順全拒絕繳付這筆法院裁定的賠償金後,新加坡法院即宣告徐本人及民主黨破產。

國際特赦等人權組織,近年已紛紛譴責新加坡領導人利用誹謗罪名來禁止反對派發言,同時在經濟上拖垮反對派。然而目前針對徐順全的一系列訴訟行動,顯然不光是執政人民行動黨擠壓反對派的另一例子那麼簡單,明顯地這是當局在政治上已不顧一切的一種表現。

人民行動黨在年中大選大獲全勝,半年後卻遭遇了執政數十年來最嚴峻的挑戰,儘管英文《海峽時報》等所有由政府控制的媒體,都沒有對事件進行客觀的報道。

這個最嚴峻的挑戰是,人民行動黨政府對國家資金的管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尤其是其近期在泰國和馬來西亞的投資處於尷尬的境地。徐順全所發表的評論文章以及他在民主黨網站上刊登的帖子,都對執政黨提出尖銳的批評。從執政黨政府日前再次把他投入監獄看,似乎徐的言論是切中官方的要害了。

民主黨網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獨立的新聞媒體,但“國父”兼內閣資政李光耀對從來不允許自由媒體在新加坡“落地生根”。但他在網上的文章,卻吸引了一大班懂得使用電腦科技、不滿政府壟斷本地媒體的年輕讀者。

徐順全對國內不斷擴大的收入差距、政府對中央公積金的非透明管理、以及政府秘密使用及投資國家資源,都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另外,他還觸及這個敏感的問題:為何人民行動黨政府一直以來徵收如此高的稅項,但對社會服務的開支,卻又如此之少?

徐順全所面臨的許多指控,似乎頗有洞見能力。新加坡政府的投資機機“淡馬錫控股集團”(Temasek)斥資19億美元,收購泰國電信巨頭、泰國前首相他信家族企業“新集團”(Shin Corporation)股權,被指違反了泰國的外資持股限制法規。受這一不利消息的影響,淡馬錫集團旗下附屬公司紛紛股價下跌,據報導致該集團產生了 13億美元的帳面損失。

另據報道,泰國臨時政府將會起訴ITV電視公司,向該公司追討積欠的特許營業執照費,另加24.3億美元違犯原本執照條例規定的罰款。ITV曾經是新集團屬下的一家子公司,在新集團脫售給淡馬錫後,ITV就轉由淡馬錫控制。

負責利用國家資金進行對外投資的淡馬錫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所控制的未被公開的資產估計超過2300億美元。而最近的投資失誤例子,使得一些人開始擔心被列為高度機密的新加坡國家財政狀況,並且對淡馬錫的投資管理和內部操作提出了懷疑。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曾多次建議新加坡政府向公眾披露更多關於其控股公司和回報率的信息,但李光耀卻一再予以拒絕。李光耀和其子李顯龍(現總理)都是GIC的執行董事,而淡馬錫的行政總裁何晶,正是李顯龍的妻子。

徐順全近期的批評,公然指向了李氏家族跟國家財政大權關係的問題,李氏家族自是相當敏感。早在2004年,《經濟學人》雜誌發表了一篇關於何晶獲任命為淡馬錫總裁的文章,隨後李家以誹謗罪將《經濟學人》推上了被告席,最終獲得了公開道歉及23萬美元的賠償金。

較近期的例子是,香港的《遠東經濟評論》刊登了一篇徐順全專訪,其內容對新加坡當局不無批評,隨即李氏家族不僅控告《遠東經濟評論》誹謗,還申請禁制該期雜誌在新加坡國內發行。十多年來,道瓊斯公司旗下的《遠東經濟評論》及其姐妹刊物《亞洲華爾街日報》,一直避免報道新加坡國內的敏感政治新聞。在李光耀敦促下,《亞洲華爾街日報》甚至還任命了一名相對經驗淺的新加坡人擔任該報的編輯。

據一些道瓊斯前任和現任高層表示,2004年道瓊斯公司出於對財政狀況的考慮,提出把《遠東經濟評論》出售給新加坡政府,數月後,該報章的全體員工就遭到了解僱,此事可說是跟道瓊斯新聞自由立場形成了對比。

徐順全針對人民行動黨政府的批評,以及對李氏家族權力的分析,都屬十分大膽。這些問題就連一些頗有影響力的國際傳媒,也鑒於財政原因而避開。李家認為徐順全的評論十分具有冒犯性;事實上,徐的言論對新加坡的民主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

對較早時期望李顯龍總理能夠放寬政治環境的人來說,反對派領袖徐順全的再度入獄實在代表了一個不少的打擊。在2004年8月就任總理後,李顯龍在一次重要演講中承諾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更表示希望培育出一種鼓勵創造力的“X因素(X-factor)”,增強新加坡釋放更多創造力,讓新加坡在區域成為更突出的一員。

除了容許更多公娼外,李顯龍並沒有採取更多的行動來實施他的“X因素”理論,而且也沒有走出父親李光耀統治的陰影。一些接近新加坡政府的消息人士稱,李顯龍的領導作風以及政策提案,完全無法激發全體公務員的動力。一名因為害怕政治報復而拒絕透露姓名的分析家表示,李顯龍只是“其父的基因稀釋版本”。

跟其父親作風相類,目前李顯龍政府可能會立法加緊對互聯網和群眾集會的監管,包括定義了19種新的罪名,以及擴大了另外19種現有罪名的適用範圍。這些立法提議一旦通過,將會大大增加政府打擊政治異見和網路民主活動的法制手段。相對不少地區而言,新加坡的立法已屬頗為嚴厲。

據報道,日前在新加坡舉行的 “數碼恐怖活動 (Digital Terror)”國際會議上,有政府官員辯稱,提交加強網路監管立法草案,是旨在防止恐怖分子利用互聯網發動襲擊,也是為了政府防範網路恐怖主義的需要。但事實上,這些嚴格的法律的真實目的是利用刑罰防止徐順全的評論在網路上激發政治討論。

對一些新加坡人來說,上述的跡象表明,從李光耀到李顯龍的權力移交,並沒有如計劃般順利,甚至令一些人懷疑,如果現年83歲的李光耀一旦去世,當下安排嚴密的政治轉型進程,是否會停滯不前。

據最新的經濟資料顯示,迅速擴大的貧富差距,正在影響公眾對政府政策的信心,從而威脅到作為新加坡自由經濟模式之基礎的政治和社會穩定。從當局近期的行為自,李顯龍上台後沒有積極推進民主和鼓勵公眾就經濟挑戰等問題進行討論,而是步上了父親的後塵,繼續其越來越為人深惡痛絕的壓制路線上來。

11 月底,一小群徐順全的支持者在徐和另外兩名政治犯被關押的監獄門前,舉行了連續一星期的燭光守夜集會。因為當局有關公眾集會的法例相對嚴厲,因此無疑不少人會害怕觸犯群眾集會法令而沒有參加守夜行動。當李光耀步入殘燭之年,而李顯龍尚未能發光發熱之際,此時正在獄中的徐順全也許才是新加坡民主前景的一座 “指明燈”。

讓我們為備受限制的新加坡反對派祈禱吧。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