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可不是儒家

13/01/05

作者:许博渊 日期:13-1-2005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5-01/13/content_2450507.htm

主张弘扬儒学的人常常喜欢拿新加坡的例子来证明儒学如何好,说新加坡崇尚儒学,不是搞得很好吗?

我请教了几位在那里工作过的朋友,也查了一些资料,发现我们一些主张尊孔读经的人其实对新加坡一无所知,不过人云亦云而已。

我了解的结果是:做了新加坡31年总理的李光耀根本不是什么儒家。他小学曾学过两三个月的华文,因为老师只让学生背词汇,不讲解意思,他死活不肯学。他在家讲英语或者夹杂着福建话的马来语,连汉语都不会说。

直到32岁,因为从政的需要,才开始学习华语华文。

至于是否熟读四书五经,他自己没有说,想来不大可能。他当政后确实曾经提倡儒学和亚洲价值观,儒家经典也确实进了学生课本。但是,他的施政手法表明,他与儒家没有任何瓜葛。

他从小在英语学校上学,教材都是宗主国英国的,老师也都是西方或印度的,成年后又去了剑桥,攻读法律,并取得律师资格,回国后做了律师。说他接受的是西方文化,并不为过。

他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没有照搬英国的法律观念,而是结合新加坡的实际,采用了严刑峻法。他认为,新加坡人文明程度低,法必须严厉。他把人民比作宠物,说一只狗训练好了,到时候它自己就知道到外边去排泄,就不需要用严厉的惩罚去规范它的行为了。

他这个观念,套用中国的老话,叫“治乱世要用重典“。有台湾学者比较了他的法治理念,认为与我国古时候的法家如出一辙。不过,以他的中国文化底蕴,既然不甚了解儒家,对法家也不会有太深的了解。他自己也没有谈论过法家。他实际上是无师自通地做了个现代法家。

他的法律观是西方的,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官员不能置身于法外。不但如此,他还矫枉过正。新加坡法律规定,犯罪的职务越高,受处罚越重。这与儒家“刑不上大夫“完全对立。

他是一个精明务实的政治家,有很敏锐的观察力。1965年马来西亚分家的时候,新加坡前途未卜。他说,新加坡是英国在东南亚的行政和商业的心脏地带,但自身土地狭窄,没有工业,连淡水也要从外边进口,是个“没有躯体的心脏“。

他当时说,新加坡只有用严明的法律,廉洁高效的行政来维护社会稳定,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发展经济。他成功了,把一个原本腐败横行、经济破败的弹丸之地建设成了一个环境优美、政治清明、经济发达、人民富庶的袖珍福地。

对于儒学,他原本也只知道忠孝之类的常识。他在2001年就公开说过,在信息时代,儒家理论过时了。那是在他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时对美国记者说的。有感于信息产业的迅猛发展,他说,在东方,老年人的影响太大,其实不比年轻人知道得多。从这里可以看出李光耀的求实精神。如果按照儒家的孝道标准“三年不改父之道“,在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三年后连黄花菜都凉了。

令人感慨的是,直到现在,我们有些人还误以为新加坡是靠儒学起飞的。

新加坡的成功之处,也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不是什么崇尚儒学,而是要进一步加强法治,严密法制,以维护社会的公平和稳定,创造一个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对比新加坡,我们的差距还不小。当然,无论是反贪反腐,还是打击商业欺诈以及其他种种犯罪行为方面,各级政府都做了不少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无论是法律的严峻,还是执法的严格,都远远赶不上新加坡,也不能满足自身现实的需要。我们的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还相当乱,腐败问题非常突出,贫富差距迅速拉大,道德滑坡未能制止,人民群众有意见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既然已经相当严重,法律就应该严些,再严些;执法应该狠些,再狠些。不这样,恐怕难以扭转局面,弄得不好,还会栽跟斗。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