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博客推动政治生态演变?

13/03/07

作者:Alex Au 日期:13-3-2007 来源:http://gb.atimes.com.hk:82/
gate/gb/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0590&Itemid=47

新加坡 —- 去年,《时代》杂志选出全球网民成为全年的风云人物,这一动作对新加坡而言,格外显得合适。新加坡的一众博客及网络作家,已证明了他们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在这个政府实质上控制主流媒体长达40多年的国家,自由博客的兴起无疑具有很大的政治和社会意义。

据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去年一次民调显示,年龄15-19岁的新加坡少年中,一半有自己的博客;20-24岁组别的博客拥有率则约46%。新加坡大多数博客都是一些个人日记之类,像知名度颇高的“下雪”(xiaxue.blogspot.com)。但其它的,如“王先生这样说” (mrwangsaysso.blogspot.com) ,还有独立摄片人施忠明 (Martyn See)的 “我们是新加坡人,请不要拍政治电影”(singaporerebel.blogspot.com) ,就触及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互联网在新加坡的发展方向仍有待观察。新加坡依法保护网络作家的举措很少,但另一方面,在从传统媒体转向电子媒介的读者群,却有越来越庞大之趋势,而官方尚未有正式彻底取缔博客的迹象。在邻国马来西亚,网上言论自由面临考验,受当地政府影响的《新海峡时报》正在起诉两名博客作家;但相比下,新加坡当局采用的手法就隐蔽得多。

新加坡一些老博客对所谓的2001年Sintercom事件,仍然心有余悸。在当年大选前几个月,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坚持要网上政治论坛 Sintercom注册为政治网页,原因是它“从事宣传、推广或讨论新加坡政治问题”。但一旦注册,如果碰巧得罪了政府或高级政客,Sintercom的编辑就可能因网页上的内容受刑事处罚。

Sintercom 最初没有服从指令,但考虑到政客经常采取刑事和涉及巨额赔偿的民事诉讼来对付批评的声音,它最终选择了关闭。

很多人都曾怀疑,2006年的选举期间会否重复上述历史,或者比之前更糟,尤其是监于最近政治性网站和博客急剧膨胀。去年4月,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这样对半官方媒体《海峡时报》说,“为了给这个混乱的环境带来一些秩序,我们要求那些利用网络来宣传或推广政治问题的政治党派和个人,必须在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注册”。这是给所有博客的警告。

几周后,竞选活动拉开帷幕。此时政治类博客不但没有自我检查内容,相反还上载了更多的文章。最勇敢的要数那些为选举专设的博客,竟然公开挑衅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在国外匿名开网站。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没有强迫任何网站在选举期间注册,一些人认为这是政府默认,面对这股越来越大的潮流它已无可奈何。

反政府情绪

很多博客上的政治内容完全是反政府的。一如往常在选举中大获全胜的执政人民行动党(PAP),其政客在选举后就承认这样一个事实。。

人民行动党成员潘丽萍(Denise Phua)在一公共论坛上说,“超过85%(的博客)对人民行动党持批评态度,我知道是有问题了”。她还说,政府应找出如何“管理这一沟通渠道”。此话本身就立刻招致网上铺天盖地的批评之声。

两个月后,网上言论自由受到控制。事缘知名博客写手“布朗先生”(Mr.Brown)本来于一份日报定期刊登文章,其中一篇讽刺政府在选举期间隐瞒负面经济数据,选举结束后才予以公开。新加坡政府大力驳斥这篇评论,之后该报就迅速弃用“布朗先生”专栏。博客们认为这是一次铁碗惩罚。

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乔治 (Cherian George) 等媒体观察人士认为,事件应该从窄义角度来看。笔名为 “布朗先生” 的李健敏 (Lee Kin Mun) ,毕竟还可以在贴有那篇冒犯性文章的博客上继续自由写他爱写的东西,被封杀的只是他在日报上的专栏。

这进一步证明,政府对待大众媒体(印刷及广播)和电子媒体(包括浏览者相对少的博客及网页),有两套不同的做法。对主流大众媒体管得紧,害怕他们学习网上那些做法,但对网络作者却给以相当宽的容忍度。

原因可能仅仅是因为大众媒体的可用控制手段更精密可靠。新加坡政府不会预先检查筛选媒体内容,但它可以确保编辑们很清楚哪里些该报哪里些不该报。《海峡时报》或政府的新传媒公司(MediaCorp)经营的各种电视频道里面,有很多报道和评论都可以说是自我审查的结果。

新加坡政府对外国知名媒体也实施同样的控制。去年8月,新加坡相关当局要求《时代》、《新闻周刊》、《国际先驱论坛报》以及《金融时报》各存20万新币(13.1万美元)准备金,并任命一位法人代表在新加坡,以备日后政府部长起诉他们之用。《远东经济评论》拒绝这么做,结果该杂志被禁止进口和销售。该刊物目前还正被起诉,原因是其2006年刊登的一篇有关反对派政治家徐顺全(Chee Soon Juan)的文章。

事实上,按新加坡国家媒体发展管理局规定,对网页和博客也有类似控制措施。如果注册了,一个网站的所有者和编辑就要对政府视为反动的任何内容负刑事责任。就像Sintercom 2001年在夭折谈判最后阶段所发现的,当它要求政府明确说出什么是反动的东西时,就遭到当局拒绝。如同主流媒体,政府要Sintercom编辑自己去揣摸,政府则保留秋后算帐的权利。

然而,博客的分散性决定了执法难度很高,因为那意味著要追踪无数网站,关掉后又可以匿名重来。正如选举时期表明的,网上政治评论人士对政府已是不满声一片,任何政府取缔举措只会让火势更旺。

不过,历史已经证明,这些东西随著时间推移会发生变化。如果某个问题(如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对政府来说很棘手,采取严厉法规或起诉少量批判性博客的政治代价,也许是值得的。同样,如果某博客浏览量庞大,政府可能还是想出手干涉。

可预测的影响

事实上,网络的影响力已变得颇容易预测。新加坡理工学院商学院最近对新加坡15-29岁的年轻人做了一次调查(这个群体平均网络使用率最高),发现相比他们的前辈,这代人的社会观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当中46%的人认同婚前性行为(不认同的占45%),50%的人认为同性恋“可以接受”(不同意的有 42%)。

讲师柯丽萍(音译)认为,这是网络的广泛普及和网上观点的多元性造成的。她说,“他们上网后,比网络时代以前的青年人,会接触到更多更开放展示非传统生活方式的东西”。

理工学院商学系主任马鸿达(V Maheantharan)也同意上述观点。“不过我不感到吃惊,因为他们处在跟我那时有天壤之别的影响环境中。他们能看100个电影频道,又有互联网”。

当然,前提是政府不干预。尽管只是偶尔使用,但当局控制政治评论的法规并未消失。因此,任何网站如发展为靠广告生存并出工资请编辑的电子报纸,仍有可能遭政府压制,如传统媒体那样。

所以,新加坡网站自由只是在博客和网上读者群小而分散状态下的一种奢侈品。值得注意的是,马来西亚有批判性的新闻网站 “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com ,韩国也有广为浏览的电子报ohmynews.com。而新加坡,尽管博客空间够大,又是亚洲网络普及率第3高的国家,到现在还没有类似的网站存在。

这就引起了另一个重要问题:保持对网络的这种不确定而具惩罚性的法律环境,新加坡是否在扼杀一个高附加值产业的未来? 新加坡主流媒体都太小了,不足以发展成地区或世界级大公司,但这终究无法阻止国外媒体进军本地的步伐。

新加坡声称要成为一个领先知识型经济强国,那么它怎能眼看着自己没有一个发达电子新闻产业? 尽管很多网上论坛都有激烈讨论,但国家领导层是否考虑到这个问题还暂未知。

监于去年只有一起高调取缔博客的行动,新加坡政府下一步会怎么做还不好说。从某些官方声明来看,政府很可能只是在试水,尚在观察信息技术、审查工具和阅读习惯会出现哪里些变化。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