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徐顺全因发表政见四度判监

05/12/06

作者: 肖恩•克里斯平 日期: 5-12-2006 来源: 亚洲时报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3096

日前,新加坡法院以未获得政府批准而擅自公开演讲的罪名,判处新加坡在野民主党总书记徐顺全入狱五个星期。受到指控的徐顺全,是在今年五月的大选竞选期间发表演讲的。在五月的大选里,执政人民行动党夺得了国会84个席位中的82席、大获全胜。

这已是新加坡政府第四次以公开发表政见的罪名,监禁徐顺全。今年早些时候,徐顺全由于质疑司法部门的独立性,而被判入狱九天。在1999和2002年,他同样因为未获政府批准擅自演讲而被判入狱。目前,徐顺全还面临当局的其他刑事起诉,原因是未获官方许可,而企图出境参加国际民主会议。

徐顺全此前也曾发表言论,暗指新加坡肾脏基金会的管理涉及高级政要的腐败行为,并将矛头指向了前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随后,法院裁定这些言论对两位前总理构成诽谤罪,勒令徐顺全向二人赔偿50万新加坡元(合约32.2万美元)。今年较早前,徐顺全拒绝缴付这笔法院裁定的赔偿金后,新加坡法院即宣告徐本人及民主党破产。

国际特赦等人权组织,近年已纷纷谴责新加坡领导人利用诽谤罪名来禁止反对派发言,同时在经济上拖垮反对派。然而目前针对徐顺全的一系列诉讼行动,显然不光是执政人民行动党挤压反对派的另一例子那么简单,明显地这是当局在政治上已不顾一切的一种表现。

国家资金管理遭前所未有的质疑

人民行动党在年中大选大获全胜,半年后却遭遇了执政数十年来最严峻的挑战,尽管英文《海峡时报》等所有由政府控制的媒体,都没有如实地对事件报道。

这个最严峻的挑战是,人民行动党政府对国家资金的管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尤其是其近期在泰国和马来西亚的投资处于尴尬的境地。徐顺全所发表的评论文章以及他在民主党网站上刊登的帖子,都对执政党提出尖锐的批评。从执政党政府日前再次把他投入监狱看,似乎徐的言论是切中官方的要害了。

民主党网站给人的感觉,就象是独立的新闻媒体,但“国父”兼内阁资政李光耀对从来不允许这样的媒体在新加坡“落地生根”。但徐在网上的文章,却吸引了一大班懂得使用电脑科技、不满政府完全控制本地新闻的年轻读者。

徐顺全对国内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政府对中央公积金的非透明管理、以及政府秘密使用及投资国家资源,都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另外,他还触及这个敏感的问题:为何人民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征收如此高的税项,但对社会服务的开支,却又如此之少?

徐顺全所面临的许多指控,似乎颇有洞见能力。新加坡政府的投资机机“淡马锡控股集团”(Temasek)斥资19亿美元,收购泰国电信巨头、泰国前首相他信家族企业“新集团”(Shin Corporation)股权,被指违反了泰国的外资持股限制法规。受这一不利消息的影响,淡马锡集团旗下附属公司纷纷股价下跌,据报导致该集团产生了13亿美元的帐面损失。

另据报道,泰国临时政府将会起诉ITV电视公司,向该公司追讨积欠的特许营业执照费,另加24.3亿美元违犯原本执照条例规定的罚款。ITV曾经是新集团属下的一家子公司,在新集团脱售给淡马锡后,ITV就转由淡马锡控制。

负责利用国家资金进行对外投资的淡马锡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所控制的未被公开的资产估计超过2300亿美元。而最近的投资失误例子,使得一些人开始担心被列为高度机密的新加坡国家财政状况,并且对淡马锡的投资管理和内部操作提出了怀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多次建议新加坡政府向公众披露更多关于其控股公司和回报率的信息,但李光耀却一再予以拒绝。李光耀和其子李显龙(现总理)都是GIC的执行董事,而淡马锡的行政总裁何晶,正是李显龙的妻子。

李家起诉《经济学人》

徐顺全近期的批评,公然指向了李氏家族跟国家财政大权关系的问题,李氏家族自是相当敏感。早在2004年,《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何晶获任命为淡马锡总裁的文章,随后李家以诽谤罪将《经济学人》推上了被告席,最终获得了公开道歉及23万美元的赔偿金。

较近期的例子是,香港的《远东经济评论》刊登了一篇徐顺全专访,其内容对新加坡当局不无批评,随即李氏家族不仅控告《远东经济评论》诽谤,还申请禁制该期杂志在新加坡国内发行。十多年来,道琼斯公司旗下的《远东经济评论》及其姐妹刊物《亚洲华尔街日报》,一直避免报道新加坡国内的敏感政治新闻。在李光耀敦促下,《亚洲华尔街日报》甚至还任命了一名相对经验浅的新加坡人担任该报的编辑。

据一些道琼斯前任和现任高层表示,2004年道琼斯公司出于对财政状况的考虑,提出把《远东经济评论》出售给新加坡政府,数月后,该报章的全体员工就遭到了解雇,此事可说是跟道琼斯新闻自由立场形成了对比。

徐顺全针对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批评,以及对李氏家族权力的分析,都属十分大胆。这些问题就连一些颇有影响力的国际传媒,也鉴于财政原因而避开。李家认为徐顺全的评论十分具有冒犯性;事实上,徐的言论对新加坡的民主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对较早时期望李显龙总理能够放宽政治环境的人来说,反对派领袖徐顺全的再度入狱实在代表了一个不少的打击。在2004年8月就任总理后,李显龙在一次重要演讲中承诺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更表示希望培育出一种鼓励创造力的“X因素(X-factor)”,增强新加坡释放更多创造力,让新加坡在区域成为更突出的一员。

李显龙没有走出李光耀的阴影

除了容许更多公娼外,李显龙并没有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实施他的“X因素”理论,而且也没有走出父亲李光耀统治的阴影。一些接近新加坡政府的消息人士称,李显龙的领导作风以及政策提案,完全无法激发全体公务员的动力。一名因为害怕政治报复而拒绝透露姓名的分析家表示,李显龙只是“其父的基因稀释版本”。

跟其父亲作风相类,目前李显龙政府可能会立法加紧对互联网和群众集会的监管,包括定义了19种新的罪名,以及扩大了另外19种现有罪名的适用范围。这些立法提议一旦通过,将会大大增加政府打击政治异见和网络民主活动的法制手段。相对不少地区而言,新加坡的立法已属颇为严厉。

据报道,日前在新加坡举行的“数码恐怖活动(Digital Terror)”国际会议上,有政府官员辩称,提交加强网络监管立法草案,是旨在防止恐怖分子利用互联网发动袭击,也是为了政府防范网络恐怖主义的需要。但事实上,这些严格的法律的真实目的是利用刑罚防止徐顺全的评论在网络上激发政治讨论。

对一些新加坡人来说,上述的迹象表明,从李光耀到李显龙的权力移交,并没有如计划般顺利,甚至令一些人怀疑,如果现年83岁的李光耀一旦去世,当下安排严密的政治转型进程,是否会停滞不前。

据最新的经济资料显示,迅速扩大的贫富差距,正在影响公众对政府政策的信心,从而威胁到作为新加坡自由经济模式之基础的政治和社会稳定。从当局近期的行为自,李显龙上台后没有积极推进民主和鼓励公众就经济挑战等问题进行讨论,而是步上了父亲的后尘,继续其越来越为人深恶痛绝的压制路在线来。

11月底,一小群徐顺全的支持者在徐和另外两名政治犯被关押的监狱门前,举行了连续一星期的烛光守夜集会。因为当局有关公众集会的法例相对严厉,因此无疑不少人会害怕触犯群众集会法令而没有参加守夜行动。当李光耀步入残烛之年,而李显龙尚未能发光发热之际,此时正在狱中的徐顺全也许才是新加坡民主前景的一座“指明灯”。

让我们为备受限制的新加坡反对派祈祷吧。

肖恩•克里斯平(Shawn W Crispin)是《亚洲时报在线》的东南亚编辑。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