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反驳白里斯葛报告书

20/11/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亚霖主编的《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创办到被关闭重要文献选编》是南洋大学历史的重要文献。其内搜集了5篇有关白里斯葛报告书的评论,反映了华社对报告书的一些意见。

1。〈万众一心,把南大办得更好〉王嘉心,1960年2月1日,发表在《行动周刊》第三期。这一篇文章表态支持白里斯葛报告书:‘评议会报告书的发表,看起来是对南大的声誉有所影响,对南大的发展不利,但我们却不以为然,我们应使不利者化为有利,我们应视报告书的发表为改革南大的催生剂,改革南大的起点。’

‘我们应以一种冷静,谦虚与客观的态度对待这份报告书,千万别意气用事,对报告书中所提的有关南大的缺点,我们应以有则改之,无则勉之的态度去处理。’

2。〈南洋大学全体教职员对《评议会报告书》之意见〉1960年2月1日发表在《南洋文摘》第一卷第二期。这一篇文章反映了南洋大学全体教职员,对报告书的沉重看法:
· 评议会超越调查范围
· 评议会调查方法错误
· 报告书内容缺乏事实根据
· 报告书建议不承认南大学位极不公充
· 报告书对南大的教师肆意侮辱
4。〈予对于《南大评议会报告书》之意见〉发表于1960年2月1日《南洋文摘》第一卷第二期。作者贺光中是当时的马来亚大学中文系高级讲师。

‘按,评议范围规定为调查学术水准及教授程度,所谓水准,自指教学水准而言,关键即在教授之资历,至于组织,管理,用人,考试等,虽多少亦能影响学校之水准,固不如教授之直接重大,乃评议会委员不分轻重,一概加以讨论评击,殊患越权。’

贺光中分三个要点剖析报告书:
一,调查不足
‘夫来星目的,原为调查,乃先与欲调查之对象隔离,不赴南大就地视察,不与各方人士接谈,仅凭受到之函件,环至一室交换意见,以定去取,而收到函件,据洪煨莲君亲称,有攻讦私人者,有迹近疯狂者,凭为信谳,成绩可知。’

‘前此马大亦有评议会之设,除 … 意见书外,并另行规定时间,一一接见 … 白里斯葛当时即为评议会委员之一,对于手续自所深悉 … 乃于马大则慎重若彼,于南大则疏忽若此次 … 另眼相看,仰或报告底稿,早有成竹,不须多事查耶 …’

二,态度不合
‘… 今报告书竟于南大创办以来几百措施,无一不加以诋讥,抹杀其任何优点。衡诸春秋,虽多微词,亦有褒语之态度,无乃勿合 …’

三,事实不符
‘学校水准。决于教授之资历,今报告书谓教授大部份“不够资格”此节最为荒谬 …(详略多名教授之学历与教学经验)… 今竟指其过去同事大部份“不够资格”不知三君(钱思亮,谢玉铭与洪煨莲)固将何以自处耶。推一步言,南大教授中,即便有一二资格较逊者,亦犹五人中有白里斯葛,本为山东任一普通生物学教员向无籍籍之名,又岂可因其一人之资格寻常,而遞判定五人资格均“不够”耶 …’

‘综上三不解,五人报告书对处理中心问题 水准问题 之不能令人满意甚为明显,因之,此一报告书之无甚价值,亦比难断言 …’

贺光中从不平则鸣的正义立场解读了白里斯葛报告书。诚然,白里斯葛等人确实是对南洋大学另眼相看,因为报告书底稿早已胸有成竹,不须多事申查。以白里斯葛 报告书为例,其他后来的三份有关大学的报告书,都是同样的对南洋大学另眼相看,因为报告书底稿早已胸有成竹。
〈走上新阶段的南洋大学 – 我对于《南洋大学评议会报告书》的批评〉发表于1960年2月1日《南洋文摘》第一卷第二期。作者严元章是南洋大学的文学院教授。

作者就评议会工作的变质提出强烈抗议。‘他们的工作是“调查”不是“评议”,而“评议”与“调查”在性质上根本上是两样的 … 他们只随便“看看”(look in)却没有认真“查”(look into)… 他们把“调查”工作真的变为“评议”了 … 他们的“意见书”也称得是一份“意见书的意见书”,却算不得是一份“调查报告书”

‘由于报告书的内容,意见多而事实少,因而里面的主要判词,这便是不建议星洲政府承认南大学位的判词,在主要的理由上没有事实做根据的 … 所以,只是从事实的基础来看那个判词已经站不住了 … 就学校调查的任务来看,“评议会”大体上也是失败了 … ’

作者对承认学位的原则问题提出质疑。‘他们对南大的最大破坏,显然是不建议承认南大的学位的决定。这在他们,并不该做,也不应做 … 换句话说,南大就要在法律上被承认为大学以后,这一间大学的学位也就连带被承认。因此,就法律说,根本上只有大学的承认问题,并没有学位的承认问题。’‘一间大学被承认了,便是这间大学的学位也被承认了。’

‘学位的承认发生问题的大学有两种:第一种是外国的大学,第二种是不合法的本国大学。就星洲来说,南大不属于第一种,在设有〈南洋大学法令〉之后,南大便 不属于第二种大学了。所以,在〈南洋大学法令〉就要三读通过的前夕,在南大学位的承认原则上已经不成问题的时候“评议会”诸公还要发出不承认南大学位的论 调,实在很不应该。’

作者建议政府承认南大学位。‘我以为南大学位的承认,不是原则问题,只是技术问题。所以,要是星洲政府承认南大的学位,在原则上是没有问题的’

严元章的这篇答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文章是写于1959年8月27日。白里斯葛报告书是发表于1959年7月22日。政府在这时候也已经宣布了,成立魏雅聆委员会对白里斯葛报告书做近一步的证实。

严元章的这篇文章就事件的真实情况,清澈的分析与强力的反驳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可靠性。很显然的,白里斯葛报告书是有政治意图的,非学术性报告书。

作者严元章于1960年到南洋大学出任文学院院长。在由王庚武报告书引发的,长达39天学生大罢课事件,在1965年12月6日结束之后,也随着离开大学。

严元章,一名‘捍卫华教的老兵’于1996年7月27日在香港‘撤退了’。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