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中国人的咖喱战

18/08/11

作者/来源:南洋視界 http://www.nanyangpost.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日前以《新加坡的“反中国人的咖喱战”》为题报道,新加坡媒体日前报道的咖喱菜风波,引发了一些新加坡人不满。他们将在本星期天举行一场“煮咖喱”的行动,有四万人响应。

每日电讯报说,一个家庭厨房飘出的刺鼻香味引发的争吵,激起了新加坡人的泼辣的抗议运动,4万人打算在本周末以用咖喱做菜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国民自豪感。

咖喱是新加坡的国民菜肴之一,这是一种无论是新加坡的英国人、华族、印度族还是马来族,都喜欢的菜肴。

所以,当新加坡当地报纸报道说,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家庭投诉印度族邻居的饮食习惯时,立即引发了哗然。

今日报报道说:“这户家庭因为不能忍受咖喱的味道而寻求调解。”

报道说,这户印度族家庭后来在烹饪咖喱时,将门和窗户统统关上,但却还是不够。于是,中国人家庭将这户印度族邻居带上了新加坡社区调解中心,寻求仲裁。

调解员Marcellina Giam最后裁决,印度族家庭只有在华族家庭家里没人的时候,才能烹饪咖喱。而中国人家庭则承诺试试咖喱菜肴。

这项裁决让新加坡人不满,很多新加坡人对最近大量的中国大陆的新移民的到来颇有微词。

每日电讯报说,近年来,近100万中国大陆人来到新加坡,占据了新加坡人口的20%。新加坡本土的华族人口对这些新来者尤其不满,很多大陆人并非来自福建和广东,福建广东在战前曾有大量移民来到新加坡。来自中国大陆的大多数人也不讲英语。

在今日报网站上,数百名留言者之一的 Rosalind Lee 写道:“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告诉我的同胞不要煮咖喱,我感到怒火中烧。”

“几乎所有的新加坡人的家庭都煮咖喱。这位调解员应该告诉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作出调整,接受新加坡人的生活方式,不要让本地人调整成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她说。

不过,今日报昨天刊登一篇读者来信,反对人们将矛头对准所有来自中国的新移民。

这篇题为《让我们用咖喱来教育……》的读者来信说,截止星期一,超过4万人在社交媒体上同意,这个星期天煮咖喱菜,作为我们和谐与相互尊重的国民价值下的团结一致。我也参加这次的煮咖喱,并参加一个咖喱聚餐,这是我建议一群朋友的。

但是,她说,我感到不安的是,在facebook上所表达的反中国人和外国人的一些情绪。我懂得的一个事实是,并非所有在新加坡的中国人,像那个走进社区调解中心要求邻居不要煮咖喱的中国人家庭一样。

作为一个新加坡人,当然对这样的事件不悦,但我知道我不能用它来判断所有在本地的外国人,无论是来自中国还是其他地方。

那个印度族家庭同意在他们的邻居不在家的时候才煮咖喱,而邻居则必须尝试一下咖喱菜。我要说,让我们用咖喱团结而不是分化。

她呼吁说,让我们用咖喱来教育。让我们在星期天“煮一锅咖喱”,邀请新加坡还是非新加坡朋友以及邻居来拥抱我们的咖喱——印族、华族、马来族和欧亚人士——让我们用咖喱进行积极的改变。

其实,今日报早在8月11日刊登了调解中心负责人的来信,信中澄清,调解员并没有在当时作出裁决,而是作为中立的第三方协助双方的讨论。而最终的结果,是其中一方提出的建议,另一方表示同意。

针对这起事件,新加坡律政部昨天举行记者会,就有关不实之处作出澄清。

新传媒新闻报道,新加坡人最近在网上热烈讨论一起经社区调解中心调解的“咖喱风波”,律政部长尚穆根表示,这属于一起孤立的邻里纠纷,解决方案是由纠纷双方主动提出的。

报道说,“咖喱风波”发生在六、七年前,起因是一个中国新移民家庭不满邻居印度家庭烹煮咖喱,双方发生纠纷,经过调解,印度家庭提出愿意在邻居不在家时,才烹煮咖喱。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网民热烈讨论,甚至有网民要发起,在来临的星期天,大家都煮咖喱的活动。

律政部长尚穆根告诉记者,“咖喱风波“的解决方案是纠纷双方经过协商,自愿达致的协议,调解员没有提出建议或强制任何一方接受调解方案。

尚穆根说,“所谓“不公平“的情绪不断延烧,似乎人们认为调解过程中,调解员有所谓“法律建议“,这是完全不准确的。”

尚穆根表示“咖喱风波”是孤立的邻里纠纷,国人不应该有排外情绪。

律政部属下的社区调解中心自1998年成立以来,每年处理约300起邻里纠纷,调解员都受过专业受训,工作属义务性质。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