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东南亚地区的华文教育

07/08/11

作者/来源:夏诚华*编撰 oc.hcu.edu.tw

壹、多样性

早在18世纪,东南亚已出现华侨创办的少数义学和私塾,19世纪这种义学、私塾、书室、书院等明显增加。 1901年3月17日印尼巴城中华学校的成立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之后东南亚各地的华侨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至20世纪40年代初期已遍地开花,广及穷乡僻壤。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变化,即东南亚华校在40年代末至50年代出获得空前发展,5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期遭到限制、排斥甚至取缔而「一落千丈」,80年代中期以来又得到恢复和发展。

一、从规模方面来看,东南亚的华校不但占了全世界华校的绝大多数,而且其规模在世界各地的华校中是最大的,几百人的学校相当普遍,上千人甚至几千人的学校也为数不少,个别学校上万人。例如,菲律宾的中正学院,已有61年历史,现包括幼稚园至大学部(两年制),1995-1996学年度的学生人数达6,465人(幼稚园1235人,小学2,507人,中学1,625人,大学702人,师资培训班60人,其他336人),教职员人术525人。柬埔寨的端华学校,已有86年的历史,二次大战以前该校本部及一分校、二分校的学生共约4,000人。目前因校舍不足改为一间教室上下午两班轮流上课,睌上还办华文补习班。现在端华学校本部及其他分校的学生达12,000人。

二、办学形式方面来看,东南亚地区的华校以全日制为主,属正规的学校教育,已形成从幼稚园到大学的一整套教育体系,也有不少业余华文班、华文家庭班。还有在马来西亚槟城、吉隆坡、印尼雅加达、泗水泰国曼谷、越南胡志明市建有6所专收台商子女的台湾侨校。从师资力量方面来看,东南亚地区的华校教师多数为专职,低学历者多,师资来源缺乏。

东南亚国家的华文教育现状都存在着程度不同的差异。例如,马来西亚与印尼,前者拥有完整的、全日制的从小学到大学的华文教育体系,至1998年年底有1283所华文小学、60所华文独中(1998年11月16日60所华文独力中学全部获得该国教育部颁发的永久注册证,而不再需要每年更新注册证)、3所华文学院(1988年8月23日获准开办的3年制大专「南方学院」、1997年9月24日获准开办的「新纪元学院」、1988年创办的「韩江新闻传播学院」),2001年,马来西亚教育部批准马华公会建立私立华文大学─拉曼大学。还有马来西亚华校董事会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西亚华校教师联合会总会(教总),马来西亚华文教育节(每年12月18日),从而使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在世界华文教育中处于一个特殊地位。马来西亚华人因而自豪地说本国是除中国大陆、台湾、港澳地区以外唯一保留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相比之下,曾经是东南亚华侨教育最发达国家之一的印尼,自政府于1967年关闭所有华校之后,该国华文教育一落千丈。苏哈托执政时期禁用中文给印尼带来严重后果,不但使当今45岁以下的华人大多不懂中文,甚至「由于缺乏会华语的印尼人,印尼和中国官员会谈时,通常需靠通晓印尼文的中方议员作翻译」。 1998年5月苏哈托下台以来,3届印尼政府对华文教育政策进行了程度不同的调整,如哈比比总统于1999年5月5日颁布了批准复办华文教育的第4号总统令,瓦希德总统在1999年12月又一次表示印尼政府已经不再禁止国内设立华校,同时他指出「全球华人必须效忠地主国,但绝对不能放弃中华文化」等。目前该国的华文教育重现生机(如至2001年3月雅加达的华文补习班有130个多个;印尼教育部以决定把学习华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作为高初中的选修外语课程等)。越南目前没有正规的华文学校,只有补习性质的华文培训中心(如「华文普及中心」、「华文外语中心」),办下午班或夜学,这些中心主要在胡志明市,不是华人社团办学,而是在政府调控下由群众组织(如华文教学辅助会,华文教师俱乐部)出面或由私人办学。柬埔寨至2001年年底,全国共有华文学校70多所(均为华人社团办学),学生超过5万人,柬埔寨有关人士因此认为,该国的华文教育已进入一个新的黄金时代。

贰、多样性的原因

一、海外华人最早移民东南亚

东南亚的华人教育与美洲、欧洲、澳洲等地区不同的原因,是中国人移居海外最早到达的地区是东南亚,因此这一地区的华文教育历史最为悠久。中国人移居东南亚始于汉代,宋元至明代中叶移居这一地区的众多,出现了聚居地,形成了早期的华侨社会。二是东南亚地区的华侨华人数量最多,约占世界华侨华人总数的80%。人口是教育的基础因素,东南亚的华文学校因而相应最多,是海外发展华文教育的主要地区。

二、各国对华文教育的政策不同:

东南亚华文教育的大起大落,其原因既有各国所采取的政策是否妥当,也有华文教育本身存在的弊端,但前者是主要原因。印尼与马来西亚、越南与柬埔寨的华文教育的处境不同,主要是当局的政策造成的。印尼苏哈托执政期间,采取的是通过长期封闭华校实施强迫同化的政策,结果没有成功,使该国的华文教育断层达30多年之久。在马来西亚,政府施压使全部华文小学和部份华文中学接受改制,变成国民型学校,并采取了控制华校的不少措施。但是,马来西亚不同于印尼:一是华侨华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3(1991至1999年8年间华人人口比例减少1.4个百分点。1991年为49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28%。

1999年为56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26.6%)二是由华人组成的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简称马华公会)是执政的国民阵线的重要成员。三是华校有全国性的联合组织「董总」和「教总」,它们以代表全国各华校董事会与政府商讨有关华校一切事宜、争取华文教育在本国的平等地位为其宗旨之ㄧ 。四是印支三国在70年代后半期对华校都实行过封闭政策,但在80年代中期开始改革开放以后均调整了华侨华人政策,其中以柬埔寨、老挝较为宽松,因而华校恢复迅速;越南对华人仍有戒心,因而与柬、老两国不同,没有正规的华校,只有补习性质的华文培训中心,华人社团不管理学校。

参、发展阶段

近年来,我们从报刊杂志上发现关于海外华文教育的报导,如:「汉语热」、「中文热」、「华文教育全球升温」、「华文教育的春天」、「华文教育热」、「华文教育的振兴」、「华文教育的复兴」、「华文教育重现生机」等等。目前的海外华文教育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相比,的确是出现了「热潮」,海外华文教育兴起与发展,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海外华文教育的兴起与初步发展(17世纪末─20世纪20年代)。 17世纪起,荷兰殖民者占领了今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当时称为巴达维亚,荷兰殖民者还占领了马来半岛的马六甲等地。由于商业的发达和中国人增多,17世纪末在巴达维亚创建了第一所华文私塾,称为明城书院。 19世纪后,在东南亚地区的一些大城市建立了华文学校,如新加坡1854年创建的萃英书院和槟榔屿华商于1819年创建的五福书院。

现代华文学院的成立是20世纪初期。 1901年3月17日,在巴达维亚成立了第一所正规的华文学校。现代华文学校与华文私塾不同的是它的课程设置,现代华文学校除了有文史以外,还有算术、地理、英文和体操等,采用汉语普通话教学。有的华文学校以中华学校为校名,表明华侨民族意识萌发。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各地先后创见的新式华文学校将近100所。

第二阶段:海外华文教育发展鼎盛时期(20世纪20-30年代)。这一阶段,应从两方面来看。华文学校和学生数量增多,教学质量明显提高,在抗日救国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一方面。 1933年,泰国有华文学校600多所。 1935年,马来亚有华文学校658所。由于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知识份子移居东南亚,使原有的师资得到了增强。教育思想与国内的同类学校一致,教科书以中国国内出版的教科书为蓝本。由于日本加紧对中国的侵略,使海外华侨的民族意识增强,在抗日救国运动中海外华文学校发挥了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华文学校教学内容中渗透着爱国主义精神,使之日益成为华侨抗日救国的重要阵地,这样一种情况使得华侨所在国当局感到担忧,所以采取了限制华文学校发展的政策。如1920年英属海峡殖民地政府颁布「学校注册条例」,规定教科书要经当局审查方能使用,没有注册的学校和教师要受到惩罚。泰国1932年以后开始执行「强制教育条例」,规定华文课的教学时数,到1935年封闭了200多所华文学校。

第三阶段:海外华文教育的衰落(20世纪5.60年代-70年末)。二战后东南亚华文教育潜伏着危机,到60-70年代全面走向衰落。衰落的标志是华文学校数量大为减少,质量下降。 1965年全世界华校共有5074所,但其中印尼的学校1344所已被封闭,缅甸223所华校停办,实际上仅存3507所。 70年代后半期印度支那局势的急剧变化使越南、柬埔寨、老挝的430所华校未能幸存,实际上,华文学校只剩3,000所,比1954年的4,376所,减少了约1,300所。菲律宾1960年有华校163所,1975年所剩不到90所。马来西亚的是东南亚唯一保留了华文教育体系的地区,但华文中学也只是居于无足轻重的地位。新加坡到1985年读华校的小学生仅占2%。上述情况被人们称为「华文夕阳教育」。这一阶段华文教育的衰落,主要原因是华侨华人所在国对华侨华人有一种疑惧心理和不信任态度,对华侨华人采取同化政策。

第四阶段:海外华文教育的振兴(20世纪80年代以后到现在)。由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港台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国际形势的发展变化,20是继80年代中期以来,世界上掀起了一股「汉语热」,有人幽默地说中文有「钱途」,华文教育在海外得到长足发展,这种发展覆盖地区广,遍及五大洲。在不少国家,不但老一辈华侨华人创办的华校得到恢复和发展,而且一大批新移民积极创办中文学校,使国外学习汉语的人数不断增加,海外华文教育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肆、影响

一、促进了华文教育与华人的生存与发展相结合。二次大战前的海外华侨教育,其宗旨是培养具有中华民族意识和祖国观念的中国公民,以便「落叶归根」。当时世界各地的华侨学校大多数是以中国学校为模式创办的,从教学内容到教学方式、甚至教科书基本上是搬用中国的。因此,华侨教育的地区差异虽然也有,但不明显。二次大战后的海外华人教育,其宗旨与物件都发生了质变,已从中国的侨民教育转变为居住国华侨华人的民族文化教育或多元民族教育,因而地区差异日益明显。这种差异反映了华文教育不能脱离社会实际需要,而必须从各地区得实际情况出发,必须同居住国的国情、政情、社情、侨情紧密联系在一起,才能不断发展。华文教育必须适应形式的变化,必须交给学生谋生的知识与技能,必须对华侨华人的生存与发展产生实际效果,促进他们在居住国「落地生根」,这样的华文教育才能有凝聚力与生命力。因此,近10多年以来世界华文教育再恢复与发展的过程中注意涉取过去衰落时期的教训,注意逐渐解决华文教育本身存在的问题,注意从实际出发确定办学形式。东南亚的华校虽然已全日制为主,但教学内容也是多样化,学生既学中文,也学居住国语言。既受中华文化教育,也受技术知识教育。

二、促进了华文教育向民族融合的方向发展。海外华文教育的地区差异表明,华文教育不仅仅是面对华侨华人,而且还应面对当地、面对其他民族的人民。华校的大门不只是向着华裔子女开放,还应向各族子女开放。华文教育不单具有民族性,而且要有社会性。华文教育要走出唐人街,要跳出华社的圈子向社会开放,把民族性与社会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各种文化互相吸收,而不是互相排斥。这样可以让其他民族的人民了解中华文化,将有助文化于增进相互之间的交流,减少对华裔的歧视,有利于华侨华人在当地争取平等地位,有利于促进民族融合和多元文化的发展,在东南亚的一些华校,非华人子女就读的不少。如马来西亚的华文小学,至1998年有学生约62万人,其中非华裔学生五万余人(马来族学生有4万人)。老最大的华校万象寮都学校,1995年5月在校学生的国籍是:中国籍337人,老籍704人(包括华裔子女),越南籍5人,泰国籍4人,法国籍2人,加拿大籍2人,美国籍1人,日本籍1人,柬埔寨籍1人,比利时籍1人。在菲律宾,「华文学校中之非华族子弟很多……由于华校水准比公立学校好些,有些菲人喜欢将子弟送到华校就学」。华校大门向社会开放还体现在教材方面,如目前在柬埔寨华校使用小学的<华文>、<数学>课本、练习册和教学参考书,是柬华理事总会与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签订合约,由暨南大学华文学院与柬华理事总会合作编写的,这套教材的内容注意结合柬埔寨国情,编入一定份量的有关柬埔寨的材料,采用规范的简化自和中文注音(1-4册<华文>课文每个字都加中文注音=,但每册之后也列出同册生自的简繁对照,达到「教简识繁」,以简为主,符合柬埔寨华人社会目前繁简字并用的实际状况。

三、促进了新华人社团的产生。华人社团、学校、报刊被称为华社的三大支柱,它们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华文教育的发展及其多样性,必然对新的华人社团产生起着促进作用,首先是直接促进了一大批华文学校、华文教师联合团体的产生,其次是对近年新成立的华人经济社团、文化社团、科技社团、参政社团等也起着间接的促进作用。新的华文教育社团的产生是以当地的实际情况为前提的,也呈现出多样性。例如,在东南亚地区,华校是一脱华社举办和生存的,许多华人社团承担着华校的领导任务,包括筹资建校,维持教学经费,参加董会,进行监督管理等。

如1979年成立的泰国华文教师公会、1988年成立的泰国授课华文民笑联谊会、1989年成立的越南胡志民市华文教学辅助会──华语教学培训中心以及该市华语教师俱乐部、1991年成立的菲律宾华教育研究中心、1993年成立的菲律宾华文学校联合会等。

四、促进海外华文教育深入研究。近年来召开有关华文教育的研讨会增多,如中国大陆多次召开「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国际华文教育研讨会」、「海外华文教育交流会」、「东南亚地区华文教育研讨会」;台湾多次召开「世界华语文教学研讨会」、「东南亚华人教育研讨会」;东南亚国家多次召开「孻雅华文教学研讨会」;欧美的中文学校近年来也已多种形式不时进行研讨,大家就华文教学与汉与教学的关系、华文教育的师资培训、教材编写、针对学生的年龄与背景不同进行分层次教学、以生动活泼的教学方法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如何处理简繁体、普通话与方言、中文拼音与注音符号的关系、发展网路中文教学等问题发表了意见;再如,关于今后华文教育的发展方向,不少学者提出华文教学要「本地化」,发展华文教育要立足当地,要主动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当地的需要,要争取把它纳入本国的教育体系,成为多元文化的一部份,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居住国政府的理解和支援,华文教育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从而获得良好、持久的发展等等。

伍、现况

一、新加坡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的最南端,为一略椭圆形的岛国,面积约322平方公里,人口约310万人。

新加坡华人面对的问题与东南亚其他地区的华人问题有所不同,期因素是新加坡华人的人口一直占全新加坡人口的绝对多数及77.6%,而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及历史因素使新加坡是位于被广义马来人和回教徒所居住之地区围绕的一个小岛,此项态势迫使新加坡政府在处理当地种族问题时,除了内部因素如认同本土加强各民族对新加坡向心力,增进各民族的融合,使各民族有存异求同之观念外更要考虑到外界因素,毕竟以东南亚作为腹地及依赖邻国资源的新加坡,在水电及民生必需品必须俯仰由人之下,做好睦邻政策才是最高目的,新加坡要以东南亚的眼光来看国际问题,而不是以华人的眼光来做价值判断,因而尊重回教及马来人,并提高马来文和马来语的地位等等,列为新政府必要的手段。

新加坡政府是透过三大理念,实施其语文政策,达到存异求同。
1. 为尊重马来族在马来半岛的地位,因此承认马来语为国语,马来文为国文。
2. 承认马来语、英语、华语汉淡米尔与为公共行政和教育施行的官方语文。
3. 小学采取强迫性的双语教育。

所谓1966年实施的双语教学也就是由家长在四种官方语文中选择两种,其一为「第一语文」,另一为「第二语文」通常家长选择英语为第一语文,母语为第二语文(例:华人选华语为第二语文,马来人选马来语为第二语文)其结果造成年满1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中绝大多数的华人、巫人、印度人都通晓英语(不含1966年实施双语教学之前的民众)。虽然发现双语教育以及以新加坡历史、地理、文化、政经、社会为题材的新教科书之采用,虽有利于消除各族纷歧,塑造新加坡国家意识,但也产生三项缺点:一、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留级、落第、弃学的人数激增。二、双语教育造成学生只精通英文,而对母语逐渐生疏。三、西方文化冲击青少年盲目地接受西方物质文明和功利思想,从而追求个人私利,罔顾公共道德,产生严重的代沟。尤其第二、三的缺点,迫使李光耀于1979年11月提倡「华人讲华语(北平语)运动」其目的为讲语言的同时并吸收儒家思想及亚洲价值,并因中国大陆及台湾在国际地位的日益重要,所以推动「华人讲华语」,但其副作用为,造成马来族、印度族等少数民族不断意识到他们是少数民族,持续在主要民族的阴影下过日子,心生疑虑不安,并再产生新加坡为海外中国的疑虑,对那些接受英语教育的华人而言,并没有能利用华语表达情感,因而造成压力。在1990人口普查显示,从1980年至1990年,华人在家讲华语从13%增加到32.8%,而讲方言的家庭则从52%降到46%,但同时讲英语的华人家庭却由10.2%增加一倍到达20.6%,显示讲华语的家庭数目和讲英语的家庭数目同时增加。

新加坡,教育部长曾士生曾表示,新加坡正从多角度、多层次制定与推行一系列措施,以改进华文教学和培养华文精英。这些措施包括:成立华文课程与教学法检讨委员会,对华文课程、教学方法、师资培训等进行全面检讨;邀请语言与课程方面的专家对华文课程、教学法测试提供专业意见;举办华文教学研讨会,让学有专长的专家学者发表论文,以提升华文教师的专业水平;与«联合早报»合作,增设了华文创意教案设计奖,以鼓励老师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益;放宽修读高级华文的条件,让更多语言能力较强的学生修读高级华文;增设华文特别课程,让在小学六年级会考中没有报考华文的学生,包括马来族和印度族的学生,修读华文第三语文;在初级学院开办「中国通识」课程,让学生们对当代中国的发展状况有比较透彻的了解;拟定培养华文精英的计画,每年培养一批精通双语、双文化的人才,以应付新加坡未来发展的需求;积极扩大新中两国学生的交流专案,以扩展学生的视野,强化母语以及中华文化的学习;发放更多奖学金,让更多的学生和官员到中国的大学留学深造;举办更多高层次的比赛与活动,如华语戏剧比赛或华语歌唱赛、华文网页创作比赛等。

二、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包括由砂劳越、沙巴、纳闽联邦直辖区组成的东马来西亚,及由马来半岛11州、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组成的西马来西亚。总人口有2,271万人,华人560万人,占25%。华人是第二大民族,仅次于马来人,由于官方语文是马来语及英文,对于华语文的推行自然产生不利影响。另一方面,马来西亚宪法中明文规定「不得禁止或阻止任何人使用、传授或学习任何其他语言」,因此华语文成为当地国民教育(小学)的三种语文之一。但是到了中学阶段,马国政府对与华文中学就采取不补助、不承认、也不禁止的政策,来限制华文教学的发展;以「一个民族、一种语言、一种文化」政策来阻止华裔母族语言文化上的认同。更严峻的是「1996年教育法令」,其赋予教育部长对所有教育机构的豁免权,如果没有得到部长的豁免,华文学校一夜之间将被连根拔起。目前有华文小学1,286间,列入国民教育体制,另独立华文中学60所,独立学院3所。马国政府不承认学历。马来西亚华语教育由于华人的争取非常发达,除台湾、大陆外,居世界第三位。

(一) 国民型华小

大马华人被公认为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台湾、港澳之外,华文教育办得最出色的族群,华语的流行不逊于港台或中国大陆,大约85%的大马华人把儿女送入华小获得好评。华小的三语教学及数学程度比国小更高,已赢得友族的的赞许。近年来巫裔子女念华小的约有16,000名,而印裔大约有6,000名,共22,000名左右,占华小学生总人数大约有4%-5%。必须继续维持华小,使它永不变质为当前的目标,目前的问题是向政府争取大量培训师资的机会,并在华人居民众多地区开办新的华小。

(二) 华文独中(独中)

华裔必须继续努力在独中的初中阶段除国英文科除外,全部采用华文课本以让华裔子女巩固母语教育的基础,共具基本知识,同时探讨以母语教育辅导生活技能科的可行性,若正课时间不够,也可用每周几节课补充教学的办法作选择性高中的那一组就别读,因为高中毕业之后,文科和理科是准备升上综合大学的;而商职或工职科的高中毕业生如不就业也会有机会深造,学习一技之长,一方面毕业后即可就业,免于从学徒做起的苦恼;二来也同样可以让成绩较佳而有经济能力或获得奖助学金者,不论文、理、工、商任何一组的高中毕业生都有机会升入大专院校深造。

(三)国民型中学(国中)

华人已开始重视国中教育,因为即使独中学生愈来愈多,但仍然会有很多华小毕业生进入免费教育的国民型中学就读,同时华小的师资也多数来自国中,因此,国中毕业国中华裔学生的家长们多加入所属学校的家教协会,以便推动校方改进教育。

(四)独中统一考试

华文独中以统考为主,政府及其他公共考试为辅。照目前的情形,独中统考文凭持有者,成绩好的已有机会进入各国著名大学的理工科学系深造,独中高中阶段的商科课程,其中的簿记为会计学,商业概论为商业学,并增加经济学一科以便让高中毕业具备了直升大专商学院就读的资格,而同时也向世界各大学要求,承认统考高中文凭。

(五)南方学院

南方学院目前有学生大约300名,入学资格是以高中统考或SPM文凭的一些科目成绩符合规定者,可免试或经或升学考试而被录取,对于大马华裔及其他友族独中生或国中生提供了升学的管道。南院的开办费与60间独中一样,是由马华所捐献。同时它也设立一笔教育资金,存本用息以补贴扣除学费收入后不敷的20%到30%的经常费,借以减轻学生家长的负担。

(六)新纪元学院

开办于1998年3月1日,是「董教总」支持的专科学校,受到华人社会及我国政府等各界的赞助,并与世界各国定有双联课程的契约,发展性甚大,目前有华文等四科,学生约有200名,该学院的情形与南方学院大致相同,但在获得政府承认及华社后援方面南方学院更具优厚条件。

(七)韩江学院

开办于1999年3月1日,是北马唯一的专科学校,由原有之韩江中学扩大而成,目前有华文等四科,学生百余名,该学院与新纪元学校及南方学院大致相同,有其一定之发展性。

近年来,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展现了令人兴奋的情景;首先是马国前首相马哈迪于其任内所提出「2020宏愿」,要使马来西亚20年后发展成为一个工业先进国。因此,中小学必须重视数理及工职科教学,大多数政府中的主干政党年轻一代领袖,主张马来人要学习英语,走向国际,面向未来。

这样一来,马政府对华文中小学政策就开始松动,何况华小数学及珠算教学极强,均有助于马来人掌握现代科技及国际贸易知能。

其次,近十余年来,中国大陆及我国的经济能力均不可忽视;尤其我国政府近年来采取南向政策,重视东南亚地区的经济是我国施政的目标之一,不仅如此,当前的世界经济重心逐渐移向亚太地区,使华文有日形重要的趋势,也因此马来人对华文开始重视,其多位领袖也曾有促请马来人好好学习华语的指示。

三、菲律宾

菲律宾目前人口约6,700万人,华人约100万人,占全宾人口1.5%。

二次大战后菲国独立,对华文学校并无故固定政策,未加任华文学校大体采用我国学制、教科书、教材,1960年以前,教师大多从台湾聘请,1955年六月,我国政府向菲建议创办「华侨师专」,培养华文学校师资,1965年7月,「中正中学」与「华师师专」合并扩升为「中正学院」,并经中菲两国政府正式立案。初创时,为两年至初级学院,1966年改为四年制独立学院,至此,菲国华文教育,下自小学起上至大学止,建立成完整之系统,有中、小学159所,女子职业学校2所、学校1所,合计162所学校,学生约6万人,1972年6月15日,菲律宾教育部宣布共有华文学校151所,包刮学院1所﹑高中50所,学生合计6万8905人,1974年,华文学校有154所,学生68500人,教师4000人,1980年代初期,华文学校有140所,但根据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统计,至1991年底止,全菲华文学校有212所,包刮学院1所﹑完全中学所﹑初级中学28所﹑职业学校1所﹑小学154所,十余年来菲律宾政府实施国家化政策,华文教学时报﹑华文教材受菲政府教育当局的限制,加上菲国经济困难,部粉规模较小芝华笑,因经济以及地方环境的影响而陆续关闭。

目前全菲共有华笑130所,分布在马尼拉地区42所,中北吕宋20所,南吕宋10所,米骨地区13所,米狮耶地区28所,南岛地区17所﹔华文教师约2500余位,学生约10万人左右,各华为学校均教授国与亟闽南语,参用国内华文教材或采用菲律宾地区出板之华文教材。

1976年夏天,全菲华文学校都按照总统第176号命令完成菲化,华文学校自此停止向我国立案,停唱我国国歌、禁挂国旗及中国伟人相片,但孔子与孙中山先生的相片仍可悬挂;学制改为幼稚园2年、小学6年、中学4年;在课程方面,每天最多有两节华文,共100分钟,其他华文科目一律取消;学校的主持人、校长、校董及各部主任都必须由菲人担任,课本必须经由菲国教育部批准,除中国语文一科外,一律禁用其他华文教材。且菲国政府在全面菲化华文学校的同时,又放宽了入籍序,大多数的华人加了菲籍,入籍后的华人对学习中文及中华文化传统,受到影响,而老一辈侨社人士对华文教育的支持也渐不如5、60年代,因此使华文教育水准下降。且华文学校菲化以后,由于华文授课的时间减少,以及学生在家庭和社会中几乎没有讲华语的机会,华文学校中学毕业能讲华语者越来越少。而由于很多学生无法阅读华文书报,只能阅读学校规定的课本,平时只看英文报者高达66.67%,英、华文报纸都看者只有31.67%,菲国华人80%以上从商,子女入学的主要目的是培养谋生的本领,但目前华文学校无法满足此项目的,许多人从华文学校中学毕业以后,往往无法觅得合适的工作,所以家长大多送子女入菲校就读。

四、印尼

印尼于2000年时人口约1亿8千6百万人,华人为706万6千人。 1957年,侨校发展最盛,约有2,000多所,学生总数42万余人。 1966年印尼政府下令关闭所有侨校,禁止所有中文书刊流通,华文教育因而式微。 1986年由于华人赴印尼投资者日益增多,台商子女教育问题引起关切,印尼政府于是同意设立「台北学校」,然而仅供台商子女就读,华裔子女仍不许进入台北学校,印尼为目前少数严禁华文的国家。但在1999年颁布<列269/U/1999号决定书>,废除对民间开设华语文补习班的限制性条例,容许民间文教团体自行举办华语文业余成人教育,显示松绑的迹象。但印尼宪法上所例,歧视华语文条文均未删除。

1980年,印尼政府对华侨华人归化加入印尼及采取敞开大门的政策以来,现在约600万多印尼及华侨华人中,已有95%的人选择加入了印尼国籍,成了印尼籍民,尚保留中国籍的华侨大约有30万人。华人为了求生存谋发展,以极大的幅度「修正」自己,在教育方面,他们圆满解决了子女接受大学教育的问题,并通过此途径「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然而华裔子女报考大学时必须再报名单上注明族裔身份,他们的考试成绩既使十分优秀,也不一定被国立大学录取,因为国立大学通常只招收华裔报考生的2%~5%。所以,只要家境许可的家庭其子女多送往外国求学,或者选择前往台湾升读大学,进年来前往中国大陆就读大学的印尼华人,其人数已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

2001年3月印尼宣布撤销禁止输入与发行华文书刊及印刷品的政令。

印尼日惹穆罕迪亚大学于2001年10月10日正式成立汉语中心,成为印尼首问设立汉语中心的回教大学。虽然汉语中心仍属于起步阶段,面临师资及教材不足,但该大学已立下宏愿,要在2006年完成设立中文及中华文化学院的大计。
印尼教育部长表示全力支持中文教育,建议学校列中文为外语选修课和成立中文系,也有不少大学已陆续设有中文系及汉语中心。华社则盼当局撤销中文学校的禁令、寻找中文教育的春天。对于印尼当局愿意支持各大学开办中文系及汉语研究中心的报导,虽然具体成果还不得而知,但这是一项大家都乐观其成的喜讯,有更多非华裔人士来选修中文绝对有正面的意义。

五、泰国

泰国于1997年时,全国人口为5,870万人,华人约有635万8千人。

曼谷市的金行、布店几乎是华人的天下,潮州方言及华语亦为强势语言,仅次于泰语。 1938年泰国政府首次明令限制华文教育,许多侨校勒令停办。因此华文教育一度呈现断层现象。从1939 年迄1990年的50于年间,华文教育在泰国几乎无法生存,只有在零星的私人补习班教华语班来推动华文教育,泰国华文教育经过50多年的禁止,幸而于1991年再度开放,准许教授华文,目前华文学校自幼稚园至小学六年级,每周授课5至10小时,商业学校设有华文科、华侨崇圣大学设有中文系,供学生选修。曼谷及内地多家课授华文学校相继开设夜学部,让社会青年补习华文会话以利就业之用,教授中文之语文中心,家教中心亦逐渐设立,较具规模的中华语文研究中心,由中华会馆前任理事长张明立向泰国政府教育部申请,为泰国第一家得到批准开办之语文中心,目前学生有1540人,利用周六、周日及傍晚上课。现在,在曼谷计有华文学校27所,学生约9,000人,内地有98所,学生约4万,每周一至周五,授课1至2小时,采用侨委会教材或当地教育部出版之华语课本。

泰北清迈、清莱、密丰颂省难民村约有6万5千余人,分布于清莱区有46个村,约3万7千余人;清迈区33个村(包刮清迈省24个村、夜丰省7个村、哒省1个村、北碧省1个村),约有2万8千余人。泰北难民学校的分布简列如下:
初中 小学
清莱省 639
清迈省 910
夜丰省 16
哒省 1
合计 1656

因侨校设备简陋,未经泰国政府立案,白天不准教授华文,只能利用清晨及晚上约2至3小时上中文课,课程与国内相同,包刮国语(文)、数学、英文、地理、历史、公民、美劳等,而文化事业有全国性华文日报计世界、星暹、京华中原、新中原、中华、亚洲等六家,中文杂志则有「泰国旅游」一家。

所谓泰北的华文学校,实际上就是华文及传递中华文化的补习学校。早期华人有自己完整的校舍,尽管很简陋,但一切操纵在自己。自从泰国政府对华人实施「泰化」政策后,具有规模的华文学校,如热水塘的一新中学、万养村的忠贞中学被没收了,学生也被迫进入泰文学校就读,使得一些有远见且心向祖国的华人士绅,只好另起炉灶,或借用庙宇、私宅或另盖简章房舍,利用泰文学校不上课的时段召集华人子弟,授予华文及有关中国的伦理道德等,因此形成华文学校上课的时间都安排在清晨5点半至7点,晚上6点到8点,星期日上午6点至8点,由此可见在泰北的华人子弟几乎整天都在上课,且要跑2个学校,国立编译馆的国定本,然而衡量教学时数,设有师资、学生的程度,实在很难达成教学目标,在极有限的时数下,可表又排有社会科(历史、地理)、自然、公民与道德、英文(中学部)等科目,笔者认为形同虚设,何况教师的教学方法仍停留在领读,抄黑板的教学方式,而学生在身心疲惫的情况下,多半是被迫来读的,没有时间消化教材,无法增强知识,据笔者的观察,在华文学校的青少年,大部分都不够积极,有待加强。
在华校任教的教师多半白天要靠打工或从事副业,如养猪、养鸡、种水果才能维持家计,因为资薪所得每个月区区1千5百元至3千元泰铢(折台币1,600元至3,240元),虽然泰北地区物价指数较低,但在1、2千元的收入,其生活水准是可想而知的。

一般所谓泰北是指清迈、清莱、密丰颂三省而言。据救总的统计,泰北有91个难民村,目前有16所中学,56所小学,大的学校班及多到30班,也有只有4般的小学校。多年来我政府大力支助,辅导之下,实际上有些村装以闻不到难民的气息,大多数的难民都是当年打游击,战后经过缅甸逃到泰北地区,在从山上慢慢移到较平地的地方定居的,如清迈省的热水塘,大各地、迈养等村,清莱省的满堂,这几个地区的华人住所,有的非常讲究,不亚于台湾中上人家,当然仍居住在山里或平原的贫民户,则三餐糊口困难,无法缴纳学费,过着一天算一天者亦大有人在,十在职的怜悯。台湾不少慈善团体,如慈济功德会、天主教普爱会、一贯道以及一些慈善团体,多年来常做雪中送炭,帮助泰北华人自立更生,功不可没,尤其我国政府透过中国难民救济总会(简称救总)在泰北地区所作的努力,如开辟公路、迁村筑房、水电设施等及侨委会则在华人社区盖校舍,添购桌椅,提供课本教材等,充分了表现同胞爱。本人两度在泰北地区与难胞接触,他们异口同声地道出感谢我国政府,多年来为他们所作的一切,尤其近年来侨委会在学校教育的协助,使他们重视教育,传递中华文化,足见我们的心血是没有白费的。

泰北地区的华文学校,名称未能统一,如有称XX中学的,有的是叫XX中小学,或XX学校,XX小学,甚至也有称XX中小学校的,称中学或中小学的学校,都包含初中部、小学部以及幼稚园,而称小学者,则仅有小学部和幼稚园,各校规模的大小,端视社区的大小及交通的便利与否而定。比较有归模的是清迈区热水塘一新中学、大各地华兴中学、迈养村忠贞中学、清莱区满堂村建华中学、茶房村光复中学等。

华文学校的上课时间是利用泰文学校白天上课以外的时间来教学的,在十年泰国政府排华时代,没收了所有华文学校,被逼着偷偷摸摸地在庙宇或私宅实施华文教育,近年来泰国政府已体会到华文的功能,所以不再取缔了,可是又不把华文纳入泰文学校课程内,所以华人只好选在泰文学校课余时间来实施,因此华人子弟一天不但要跑两所学校,上课时间也格外长,清迈区的华校上课时间是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下午6时至8时,星期六、日则为清晨五时至7时30分,全年如此,没有寒暑假;而清莱区的学校则采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清晨5时30分至6时45分,下午5时30分到7时,星期六为上午8时至下午2时,星期日不上课,配合泰文学校,有寒暑假(泰文学校上课时间为上午8时至下午4时,星期六不上课),清迈区的幼稚园学童清晨课可免,清莱区幼童清晨5时30分照常到校上课,实在可怜。

学校设备极为简陋,有些学校仅为一间教室,却容纳五、六个年级学生,当然每个年级的学生仅为十来个,故采二部制且是复式教学。

六、越南

越南于2000年时,仅存120万华,80%集中在越南南部。 1975年4月,南越(及越南共和国)被北越攻陷之前,南越乃是我国海外华文学校最多的国度之一,单就当时南越首都所在地西贡(今为胡志明市),各级华文学校就多达200余所,然而,统一之后的越南,先后推行强迫同化、排斥华人的政策,华侨财产被剥夺、华文学校尽收国有或遭停摆、华人大规模逃离越南,造成世界罕见的难民潮。

近几年由于越南实施经济开放改革,华人已有逐渐回流向成市集中之趋势,加以我国近年在越南的投资额高居外商第2(1972年11月设立驻胡志明市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使得中华语文因而特别吃香。越南政府看在经济利益,市场亟需华语人才,特准在胡志民市各郡的文化中心之外语部加开华语班,于是华文教学便重获半合法化。现在,在胡志明市,半公半私的华文学校以及成人华语补习班正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1989年案胡志明市人民委员会655/QH-UB号决定,首次成立的市华文教育辅助会,接着,在华人子弟众多的郡、坊也成立了地方性的华文教育辅助会,这些都是群众的组织。城市及各地方的华文教育辅助会,集合到众多有经济能力及热心教育的华人,并由华人调度,主要是提供物资支助,如装修学校、购置桌椅、学习用具、给清贫学生发助学金。动员及协助教学……..在成立华文教育辅助会的同时,市教育厅所属的市华语教师俱乐部也是宣告面世,目的旨在集合所有为自己民族子弟教授华文的华人教育工作者,以便有利作专门业务之教材,另外,有些热心的侨教人士则向越南政府提出申请,将原先收为国有的华校环给华人接办,但越方只许另行拨租公地,让华人兴建学校(可能于多少年后归政府所有)。总体观察,可以看见近年来在南越地区的华侨,正积极筹资兴建学校,或向政府暂租原校来办学,截至目前已有堤岸区的团结学校、志灵学校、守德的大成学校,从义的中山学校及定馆与继交的两所越华学校,此外,华人可在原是侨校的越文学校内设立「华文普及中心」,每周上课5天,每天3小时。

然而看似华文学校一片蓬勃发展中却存在着若干问题。兹分述如下:

1、在长达10多年间,华文教育不能兴办的情形之下,今日已受断层之害的新生代华人子弟,又将如何承接中华文化之薪传?
2、现今旅越华人的财力、物力大不如前。
3、越南政权转换后,原有华教精英大多数以投奔欧美国家栖身,或幸获我国政府以「仁德专案」接运来台定居,其于随着无情岁月而老成凋谢,硕果仅存着寥寥无几,所以纵使全力重起炉灶,师资亦十分难求。
4、依照越南目前的学制,华裔子弟每周的华文节数,按小学、中学、高中之分,依序明5、4、3节,在大学,目前只有六所学校设立了中国语文系或中国语文组,此亦是越南华文师资的来源。至于研究所,目前则尚无中文研究之课程。
5、华文普及中心亦有着经费、师资和教材严重不足的问题。
6、虽然只需约3元美金即可到华文普及中心上课,但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华人子弟能全额缴付,三分之一的学生只能缴一部份,其余三分之一学生则完全无力缴费,需靠该中心的董事会负责替他们缴足才能上课,艰困情形十分严重。

七、寮国

寮国的华文教育环境,在1975年中南半岛政局转变前,可谓十分发达普及,不仅当地华人子弟可普遍接受华文教育,其比邻的越南及高棉、泰国若因政局、战乱等因素,亦将子弟送至寮国华文学校,甚而寮国人亦有以送子弟入华校为幸事,当时永珍寮都中学全校近5,000名学生,有200名是寮人子弟。当时寮国教育当局指定两所公立高中「华孔」和「力赛」教授中文课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寮国并不因为政治上邦交问题而影响对华文教育的实施和推广。华校的一切教学与行政,完全与国内学制相同,且皆用中文教学。 1975年以后大陆与寮国建立外交关系后,侨校虽仍存在,现已完全亲中国大陆。

八、柬埔寨

柬埔寨华文教育有百余年历史,50-60年代是柬埔寨的黄金时代,华文学校发展有200多所,学生5万多人;金边华文学校有50所。后历经20多年战火洗劫,历经沧桑,所有华校被迫停办。由于华人坚忍不拔、顽强不屈,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终于在1990年12月26日成立了柬华理事总会,领导全柬华侨胞,恢复断层了20多年的华文教育。目前已有78所华校已复课教学,在校学生5万人,其中有20多间华校开办了初中和高中学历专修班。

九、汶莱

汶莱的第一间华校创立于1918年。全国目前共有八间学校,分别于1918年至1953年间创校。所有华校皆为私立学校,由热心教育的华人社团创办。

汶莱华教发展迄今已有八十一年历史,八间华校(三间中学、五间小学)学生总人数约有七千人,教职员工共四百余人,校舍也由原先的简陋茅舍发展至今天的现代化建筑物,皆有赖于热心教育的华裔社会人士的支持与慷慨解囊任捐、赞助,方有今天的成就。

华校办校宗旨:为配合环境需要,施行国(马来语)、华、英三种语文教育;并灌输国家意识,教导成为忠君爱国、奉公守法之国民。注重德、智、体、群、美五育之普遍发展,以培育国家社会所需之人才。

………
事实上,缅甸的华文学校各有其经营的策略,兹华校较多的腊戌地区、瓦城地区、眉苗地区、东枝地区、仰光地区等分述如下:

(一)腊戌地区
腊戌地区的华文学校大部分系以果敢族文化之延伸而办理,均由果敢文化会统一辅导。

果敢文化会,是腊戌地区掌管华文文化教育的机构。在缅甸,华文称为果敢文,「果」是指云南少数民族─果敢族。明末清初时,桂王的部属及部分百姓为逃避满清的追杀,自云南翻山越岭、流离异城,宁为遗民也不为亡臣,辗转流徙到缅北,成为缅甸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使用的文字,其实就是汉文汉字,只是与北平音调稍微不一样而已。

腊戌地区的华人,多数都是果敢人。依据缅甸于1948年脱离英国独立后的宪法规定,少数民族的语文应受尊重与保护,果敢语文因此获得保障。缅甸政府对教育并不重视,果敢人仍为维护自己的文化而努力,华人领袖罗星汉、何绍昌不断与政府当局周旋交涉,获得当地政府同意,兴办果文学校,因此,果敢子弟除了学习缅文外,还要学习华文。果敢文化会的主要业务及服务对象如下:

1. 设置果文文教会

近年来,华文教育蒸蒸日上,为了使华文的推广能上轨道,于是在文化会之指导下,成立果文文教会,统筹办理华文教育一切事宜,并由腊戌市内的八所学校─果文、圣光、双龙、果民、果邦、明德、果强、黑猛龙等学校之校长轮流负责华文文教相关活动,如举办书法、演讲、作文、歌唱比赛或篮球、桌球、舞蹈比赛等,或于教师节举办教师联谊活动,促进校际教师与学生的联谊。

2. 在腊戌地区广设华文学校

腊戌地区的华文学校包括腊戌市、南崁、木姐、大猛宜、贵概、南帕嘎、皎脉、当阳、昔卜、木邦、南渡、南蚌等地之华文学校,共计已达63所。

(二)瓦城地区

瓦城地区的华文教育由宗教加以掩护,在儒释道三家一体的原则下,瓦城地区以「孔教」为名来延续华文教育,获得缅甸政府的许可,因为缅甸政府虽为军人专政,但该国人民大都仍为佛教徒之故,因能容忍有佛教色彩的中国孔学。

拥有5,167位学生的瓦城孔教学校,共分为四个校区,占地相当广大,与国内之中小学相比,可说毫不逊色。该校的创办人吴中庸先生,过去四分之ㄧ世纪致力华文教育的推动,被誉为缅甸华文教育界的奇葩。

(三)眉苗地区

眉苗地区的华文学校及东枝地区的华文学校均以佛经学校为名,进行华文教育。

其中眉苗佛经学校不但为华文与侨社推动华文教育的另一典范,而且校舍巍峨,均为英国殖民时期之建筑,具有一百多年历史,大殿佛寺雄伟庄严,平日用来作为教室。

眉苗佛经学校目前学生人数约有1,30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区,因此学生赴台北升学率相当理想。

东枝地区之佛经学校亦不少,由于气候温和适中,华人居住此地者甚多,其中兴华中学有学生1,426人,共28班,极有规模,校长为尹培友先生,为我国师范学校毕业之高材生。

(四)仰光地区

至于仰光地区则较为困难,华文教育重镇的中正中学虽有1,100人,于1946年即已成立,为因位在首都,相当敏感而缅甸政府亦特别予以注意,故此发展受到相当的限制。

陆、面临的问题

一、师资方面

东南亚华文师资普遍缺乏。如印尼华文教育中断了30年,面临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其中最大的困难是师资匮乏。 40岁以下的印尼华人普便不会华语,华文教师更加缺乏。除了补习班和华文学校,一些大学和国民学校也有意开办中文课程,向华人社团和教育机构请求派出教师却不能如愿。印尼教育部门估计,全国至少需要3万名中文教师,需求数量之大可想而知。同时,现有的华文教师大多已经60多岁,他们有极大的热情,也有一定的教学经验,但长此以往则难以为继。并且,这些老教师不太熟系现代汉语的教学。培训大批合格的中文教师是印尼华文教育最迫切的问题。马来西亚缺华小教师3000多人。泰国华文师资缺乏问题,由来已久,近年来各大学及职业学校纷纷设立中文系,其他中文补习班也相继成立,致使原已缺乏的师资更形严重。

缅甸于1965年以后,经几次巨变华文教育失去盲点,原有教师一部分离境他往,一部分就地改业,一部分年老病亡,继续从事教育工作者已寥寥无几,并且当地现制移民入境,补充师资成为重大问题,目前各华校教师一部分由1965前各华校高初中毕业者充任外,大部分均已近十多年来各学校初中毕业者填补真空,因此华文教育重点师资一项已成当今刻不容缓待解决的严重课题。事实上,教师大部分没有上过师范课程,完全「凭着感觉走」,部分教师发音不准,还有写误别字者。

二、教材方面

各国华文教育所采用的教材情况复杂多样。 「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用自编教材,但也存在不断更新的问题,其他的华文学校有的采用中国大陆的,有的采用台湾的,有的用新加坡的,有的采用香港的,内容不统一,且不够切合当地实际情况。」像印尼就缺乏适应印尼国情的教材。现在各地、各学校和培训班基本上是各自为政,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找到什么样的就用什么。在八厘文桥学校,幼稚园的识字图片上有「春、夏、秋、冬」,这对生长在热带的孩子来说是难以理解的。有鉴如此,一些华人社团正在积极联系中国有关机关编写一套适合国情的汉语教材。在泰国,各校也是根据自身的需要选择教材,有的学校参照大陆出版的教科书,以简体字与中文拼音为准,有的采用台湾侨务委员会编篡的教材,并以正体字与注意符号为主,也有的教材是由教师自己编写的。

缅甸华文教育主要教材之各科课本,自由派学校一向以来都采用中华民国国内教科书,从前因当地现制进口,除极少部分由侨务委员会赠送外,只能重复使用回收的旧书,尚幸近年来瓦城与眉苗各有一所印书局翻印中华民国教科书后再售予各地华校来供应学生普便使用,教材可说基本上就地解决了。只须有关单位不时将最新版本送来由印书局换版印制新教材便可。因此全缅各地采用大陆课本的学校已渐趋减少。

缅甸华文教学所用的教材,可分为下列三类:

(1)中华民国国编本
自从果文文教会成立以后,大部分的国小用书,都是由文教会决定,在腊戌地区,绝大部分的学校都是采用中华民国国编本,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如此。

(2)南洋版
腊戌部分郊区学校,低年级的课本采用南洋本,也就是新加坡的旧版书,以认字为主的课本,文字简单,没有注音,图画很多的影印本,是一种直接念读的课本,如和平学校和圣光公卡分校,教会学校多采用南洋版。

(3)大陆版
有几所接近中国云南边境地区的学校,采用大陆版的教材,这或许是碍于地理环境的原因。

(4)四书
腊戌市内的明德学校,因为是接受一贯道的补助,特别重视中华文化,所以这些学校采用四书为教材,教学生背诵。

至于教材内容,如果是采用中华民国国编本,则完全按照台湾的小学教材,所交的科目包括国语、数学、生活与伦理、健康教育、社会和自然,此外还多一科「尺牍」,让学生学习书信之写法。

在国语科方面,特别重视书法,并要求学生每天要写一页,大约二十个大字,至于教导国语时,一般而言是采用注音符号教学识字,不过也有一些学校采用注音符号和汉语拼音同时采用,如缅北边境附近贵概县的大孟宜学校,就二者兼采。

在社会教材方面,低年级上常识,高年级才上社会,因为教师之反应,低年级的社会课本文字太少,又没有教学指引及指导手册之类的参考书,不知如何教,故已改教南洋版教材。此外,台湾版的社会科,在地理知识方面,已与实际的情况不合,无法使用,顾大多采用大陆版,一方面教读,一方面让学生认字。

八、海外华文教育的存在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要的。因为海外华文教育是促进文化多样性进而推动社会发展的需要;海外华文推行华文教育与其认同所在国并不矛盾;推进华文教育,是构建多元文化桥梁的需要。目前的海外华文教育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相比,的确是出现了「热潮」或称「发展的春天」,主要表现为:华文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同;全球使用华语日渐广泛;海外华文教育多元化。海外华文教育振兴的原因在于:华人所在国政府实行多元文化政策,允许并鼓励华文教育的存在;台海两岸经济崛起,中国大陆国际地位提高,华文地位也随之提高,加上中国政府和各高校为华文教育的拓展做了大量而有益的工作;新的华侨社会成分构成和华人强烈的民族意识,促进了华文教育再成熟点。海外华人教育发展有四个趋势,即华文教育在华人居住国将日益普及和受到重视,呈蓬勃发展的趋势;海外华人教授呈多元发展趋势;海外华文教育数位化趋势;海外华文教育社会化趋势。虽然海外华文教育逐渐发展略有成效,但海外华文教育还面临不少问题和困难,如:华文师资、教材,此外,还有资金问题,教学方法问题,中文学校与所在国教育体制接轨等问题。当前迫切需要是,从海外华人来说,应该把发展华文教育看成自身生存发展的需要,在学好当地国的语言、文化的同时,也要学好中华文化,利用文化加强华社竞争力,为整合、传承与发扬中华文化,为所在国多元文化的建设与发展参与贡献。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