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人民福利反思公共服务

06/08/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说,对方好比是菜刀和砧板,我方则好比是鱼肉;这是用来比喻生杀大权掌握在别人手里,自己是处在被人宰割的地位。

很不幸的,我为鱼肉就是新加坡人民在公共服务领域,尤其是住房和公共交通这两块里,所面对的苦境。这是因为这些公共服务是垄断性的,人民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任人宰割。

一个最好的例子是前不久的建屋局DBSS住房计划。在外包的作业安排下,私营发展商原本把五房式单位的预设价,订在组屋历来最高纪录的88万元。这一个天价在社会引起一片哗然之后,发展商立即把最高售价调低为77万8000元。

这一夜之间的价差竟然可以高达10万元之巨,怎能不叫人瞪目结舌?因为即便是调低了的新价格,发展商还是有利可图;出售租屋利润之丰厚可想而知,但是,公共租屋岂能是一种牟利的商品?

可见,公共服务的定价已经离谱甚远,除了反映承包公共服务的经营商唯利是图之外,是不是更表示了政府已经完全不知道公共服务是什么,所为何事?同样的,公共交通的经营也背离了营运公共服务的原本宗旨。

交通部长在为公交经营者的调高票价做出辩护时指出,营运公司的过半收益是来自商场的租金,言外之意是说,公司并非单靠交通服务的收入来源,所以调高票价并非为了更高利润。

可是,作为一家经营公共服务的企业,为何要节外生枝的经营非公共服务的行业?一家公交公司的服务专长是把人民从一个地点,舒适,安全与准时的载送到另一个地点,而不是经营地产开发,或者其他不相干的业务。

地产开发经济有其起落浮沉的周期性,把这种高风险行业和公共服务摆在一起未必是明智的决定,因为其中有着不必要的风险。理所当然,公司的高利润是会以高分红回报股东,乘客无从分享这些好处,可是,当经济萧条时,作为乘客的人民是否要支付更高的票价,为公司入不敷出的赤字买单?这种经营模式是不是隐藏着劫贫济富的可能性?

迷失了公共服务的宗旨,会带来极其不良的社会后果,而人民利益必定首当其冲受到伤害。这一个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因为警察部队的企业化就有这一种不良后果。这是前车之鉴。

当年,原本的富商可以聘用警察为私人保镖的安排,被政府认为是滥用稀有资源的不妥当做法。于是乎,名正言顺成立CISCO为商界提供专业的保安服务。但是,曾几何时,今时今日的警察部队为了精简组织而把许多原有的交通执法工作外包。‘精益求精’的结果是,警察已经完全停止为人民提供一些基本的人生安全保护。

从新闻得悉,如果有人在公共场所被人殴打,除非被打个半死不活,要不然即便警察应召而来,也不会逮捕肇事者,而是要求受害者通过私人传票到法庭寻求公道。同样的,没有严重伤害的交通事故,也不再是警察部队的公事。

前不久,一个工地发现二战时留下的炸弹,具情报案后警察拒绝受理,因为这不是警察的工作,警方也没有处理这种问题的技术,报案者被告知去寻求私营拆弹公司协助。工地在多次询问不果之后,辗转通过关系上访一名副总理要求解决问题。炸弹现场最终是由武装部队协助清理。

新加坡非常高调的参与国际反恐运动,内政部在大众媒介上日夜提醒人民小心置放在公共场所的可疑包裹,然而,当发现了真正炸弹,警方却没有处理爆炸物的能力。这说明了些什么?这不就是公共服务因为迷失方向,而彻底失败的一个鲜明例子?

如果情况没有改进,或许,往后的日子里,少过万元财物损失的偷窃和打劫也再不是警察部队的公事。又或许,武装部队可以成立雇用兵团出国赚钱?

公共服务之所以如此彻底失败,不单是政府在利益极大化心态下贪得无厌,也是因为公共服务被解读为是一种浪费缺希资源的政府福利。人民行动党政府认为福利制度有害无益,因为按李光耀的说法,贫穷可以激励人们的工作欲望有利经济发展,所以政府没有必要救济贫困。另外,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思维,也否定了帮助贫困人民的必要性。

福利思维下,公共服务是以回收成本或者低于成本为订价的基础,让人们用可以承担的价位享有生活必须的基本服务。没有福利思维的制度,必定是以高于成本,甚至于,带有利润的价格出售公共服务。这应该就是新加坡公共服务的真实情况。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反映出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强弱关系,无反抗能力的弱者任由强者为所欲为。因此,改变官民双方的强弱关系,是改善公共服务素质的关键。

非政府组织可以把身为乘客的人民团结起来,在政府和私营企业之外,形成另一股新兴博弈力量,积极参与公共服务议题的讨论和公共服务方案的制定。人民参与公共服务的政策过程,不仅可以改善当下人民缺席所带来的种种弊病,更可以贴切的反映人民在公共服务方面的种种需求。

回到问题的根本,政府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政府是为了谁的利益服务?如果政府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而存在,那么,政府为人民提供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是一个基本的政治承诺。因此,公共服务是不能够成为政府和企业的牟利经济商品。说白了,公共服务必须以满足人民福利为宗旨。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