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对冲基金日益重视亚洲

04/08/11

作者/来源:汉妮•桑德尔 英国《金融时报》
http://www.ftchinese.com

6月底,韩国国民年金公团(NPS)举行了一场招待会,庆祝其纽约办事处开业。出席捧场的嘉宾除金融界的显赫人物之外,还有许多来自对冲基金的人士。到场嘉宾包括花旗集团(Citigroup)的潘伟迪(Vikram Pandit)、高盛(Goldman Sachs)的盖瑞•柯恩(Gary Cohn)以及凯雷(Carlyle)联合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

这样的嘉宾阵容丝毫不令人意外。NPS拥有全球最大的资金池之一,掌管资金近3000亿美元,而且还在快速增长。

NPS已经不满足于在本国市场发展。它占到首尔股市5%以上的市值,拥有韩国债券市场17%的份额。“我们是在小池塘里游弋的一条大鲸鱼,这对我们很不利,”NP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全光宇(Jun Kwang-woo)对在场嘉宾表示。“我们需要加大对韩国以外地区的投资。”

NPS还未投资过韩国国内外的对冲基金,但情况可能很快会改变。在招待会次日,NPS又举行了一次早餐会,各对冲基金的代表蜂拥而至。

NPS这次早餐会只不过再一次证明了,对冲基金对亚洲的关注度已升温到何种程度。

对冲基金追逐财富,而如今全球财富多集中在亚洲。新加坡几家大型投资基金都是对冲基金的大手笔投资者,中投公司(CIC)、以及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养老基金也是如此。

尽管美国一些州的养老基金正慢慢将更多资金配置给对冲基金(在这个低利率盛行的世界里,除了对冲基金,还有谁能为它们提供诱人的回报率?),但太平洋彼岸同行们的资金实力立刻令它们相形见绌。

与此同时,对冲基金在亚洲投资格局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譬如,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新加坡政府投资基金淡马锡(Temasek)打算减持它在中国两家银行的股份时,沽售的股份有相当一部分都由对冲基金接手——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负责了这起大宗交易的安排。

已经在亚洲设立办事处的对冲基金阵营包括Citadel、城堡(Fortress)和SAC等许多著名的美国基金。它们认识到,若要在亚洲进行投资,就必须亲自在亚洲设立业务机构。这一阵营还包括第二代准本土基金——此类基金的创始人曾在亚洲以外地区为高盛等公司管理内部对冲基金,目前已自立门户。

此外,有些本土基金也在扩大业务规模,比如管理资金规模达26亿美元的香港本地宏观对冲基金Ortus。据一些大宗经纪商预计,随着宏观基金和亚洲的信贷基金纷纷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办事处,未来几个月将有更多资金规模逾1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问世,投资策略也将呈现更加多样化的趋势。

Eurekahedge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至今年5月,亚洲对冲基金的数量由202家增至1271家。同期,亚洲对冲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由190亿美元飙升至1340亿美元。

对冲基金在亚洲扩大业务规模再次提醒人们,亚洲经济增长前景比其它任何地区都要乐观。

在追逐亚洲增长带来的更高回报率的同时,对冲基金也将向亚洲各市场注入更大的流动性。它们将帮助欠发达的资本市场加快发展速度。亚洲的信贷基金,例如对冲基金MatlinPatterson正在设立的一家信贷基金,可望将资金引入被当地大型银行所忽视的中小企业。

在近期内,亚洲各央行也许会将资金流入视为一件坏事。此时,出于对通胀压力的担忧,它们正竭力阻止热钱流入,并打压飞涨的资产价格。但从长期来看,对冲基金在亚洲开展业务不失为一件好事。

眼下,尽管由于美国和欧洲的政府无节制地开动了印钞机,世界上看起来资金很充足,但流动性正在慢慢减少。资金成本将不可避免地上升。

世界投资格局已出现了两级分化:发达国家增长乏力,资金匮乏;而在亚洲,流动性仍很充沛,各公司坐拥大量现金,有足够的信心进行投资。对冲基金将流动性带到亚洲,将不可避免地抽走其它地区的流动性,使欧洲和美国潜在的资金匮乏情况雪上加霜。

虽然官员们喜欢妖魔化对冲基金,但可能唯一比对冲基金的存在更糟糕的,就是不存在对冲基金。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