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和徐順全終於見面了

01/07/08

作者: 康世人 日期: 1-7-2008 来源: http://times.hinet.net/times/magazine.do?magid=3024&newsid=1600260

「李先生,我們終於見面了,你一直躲著我。」

2008年5月27日,在新加坡高等法庭上,新加坡反對黨民主黨祕書長徐順全以這樣的開場白,為他與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接下來的激烈言辭交鋒,揭開了序幕。

律師出身,但仍牢牢掌握新加坡政權的84歲老人李光耀,向來善於利用控告對手誹謗的方式,把法庭當作打擊政治對手、剷除異議者的戰場。他也似乎對此樂此不疲,利用新加坡的法庭在國內對付反對黨人,在國外對付批評他的國際媒體,並拿來證明別人都是錯的,只有他是對的。

法庭成對付政敵的戰場

這次與徐順全的戰場,又是李光耀開闢的。

此事起因於2006年新加坡舉行大選期間,徐順全領導的民主黨發行黨報中,指稱由李光耀之子、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領導的內閣,早就知道全國腎臟基金 (NKF)的貪污醜聞,卻怕醜聞影響內閣聲譽,故意隱匿,直到新加坡《海峽時報》揭露,並與NKF執行理事長杜萊對簿公堂,終於引爆社會不滿,進而導致新加坡人對慈善團體喪失信心。

執政黨善於利用司法程序

由於NKF貪污醜聞影響執政的人民行動黨聲譽,對來臨的大選不利,就在選舉前,新加坡當局立即讓NKF 進入司法程序,而被反對黨人形容為「躲入司法保護傘」。因為根據新加坡法律,一旦進入司法程序,就不得針對案情進行討論,讓反對黨喪失攻擊的機會。

但向來走體制外抗爭的徐順全根本不管體制內的規定,仍在民主黨黨報上刊登抨擊政府在NKF事件扮演角色的文章,還扯到李光耀父子。

喜歡直接挑戰政敵的李光耀,當然不會放過徐順全,隨後與長子李顯龍,委託辯護律師控告徐順全及包括他妹妹徐淑真在內民主黨的所有中央執行委員會成員涉及誹謗,限時被告道歉,否則將索求鉅額賠償。

和統治階層打官司 勝算幾等於零

李氏父子的控告行動,導致民主黨在大選期間內鬨。許多民主黨領導階層了解,在新加坡過往的訴訟歷史中,沒有人可以在法庭上打贏與統治階層的官司,因此紛紛道歉了事。只有徐順全兄妹,拒絕道歉,最後遭法官判決有罪,必須對李光耀父子做出賠償。

徐順全是何許人?為何敢與這樣的當權者對抗?

今年48歲的徐順全,擁有喬治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原本是所謂的新加坡菁英,返國後在1993年任教於新加坡國立大學心理系。如果不走向反對黨道 路,徐順全可以像其他新加坡菁英一樣,在新加坡這所最頂尖的學府成為一位傑出學者,最後也許還能學而優則仕,接受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徵召參政。

不過,徐順全卻沒有選擇這條坦途,反而希望把他在美國所看到的民主政治,引入他的祖國,因而加入反對黨民主黨。
就在徐順全加入民主黨不久,校方指控徐順全使用系上的136新元(新台幣3,000多元)作為郵費,把學術論文寄往美國,構成侵吞研究資金,而對徐順全進行處分,把這個擁有高薪的博士控上法庭。徐順全認為這是侮辱,當然無法忍受,發起絕食抗議。

徐順全對統治階層 從事體制外抗爭

從此,徐順全開始採取較激進的體制外抗爭行動,以對抗他眼中的專制政權,從此展開「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政治生涯,也導致原本提拔他的反對黨領袖詹時中離開自己所創立的民主黨,另外創黨。

由於採取體制外抗爭行動,發起戶外遊行、戶外演說等為新加坡法令禁止的政治活動,徐順全和隨他投身政治反對運動的妹妹徐淑真,因而不斷遭當局與統治者控告、入獄,成為家常便飯。

兄妹被告誹謗終致破產

2001年,徐順全指控前總理、現任國務資政吳作棟及李光耀兩人隱瞞國會,向印尼 前總統蘇哈托提供總值170億新元(新台幣3, 808億元) 貸款,遭吳、李二人控告涉及誹謗,最後被判有罪,並須分別向吳、李賠償20萬新元(新台幣 448萬元)及30萬新元(新台幣672萬元),至2006年,徐順全因無力支付賠償而宣告破產。

也由於徐順全衝撞體制,經常撰文抨擊李光耀父子,雙方的積怨已久,李光耀、李顯龍曾數度公開批評徐順全,並指「他想要成為烈士,我不會給他機會」。

因此,當徐順全領導的民主黨黨報影射李光耀父子與NKF案之間的關連後,戰爭再度引爆,徐順全也再度敗訴,需要支付李氏父子名譽賠償。

李光耀、徐順全 法庭言辭激烈交鋒

就在法庭開庭審理徐順全需要賠償李光耀父子多少金額時,面對這個如芒在背的政敵,李光耀和李顯龍破天荒選擇親自出庭和徐順全進行交叉詰問,而非一如過往僅由律師出面,似乎想要親自當面修理一下這個政敵,也終於讓徐順全和長期對抗的這個老人,有機會面對面交手。

在交叉詰問時,面對徐順全一再質疑新加坡在李光耀父子統治下缺乏政治自由和法治,李光耀除引述國際組織頒給新加坡和他的獎項,以及新加坡的經濟成就、擁有世界級設施和鮮少貪污等作為反駁外,也毫不客氣地在法庭上痛罵徐順全是「說謊專家、騙子,根本是狂妄之徒」。

李光耀又進一步引述沒有姓名的醫師意見稱,「我有認識幾名醫師很了解這些行為,他們告訴我,他(徐順全)已經幾近精神病了。」

這位生氣的老人,完全忘記他過去當過律師的專業,也忘記這些人身攻擊的言辭,其實也可能構成誹謗。

不過,已經背上多條誹謗罪名的徐順全,也不在乎是不是又多一條誹謗罪名,而在法庭上當面對李光耀還擊說:「我並不恨你,我替你感到可憐,我認為你就是一副可悲相。」

徐順全又說:「不論你使出什麼花招,我都能應付。」

但就在徐順全希望藉法庭交叉詰問,凸顯李光耀父子治理下的新加坡「不民主」、「粉碎新聞自由」之際,李氏父子的委任律師向審理本案的法官洪素燕申請,要求制止被告談論與本案無關的言論,並限制盤問李氏父子的時間,獲得法官裁准。

徐順全控訴 政權嚴重干預司法

法官的裁決,引發徐順全兄妹的抗議。徐順全聲嘶力竭地控訴新加坡的司法已經遭到「政權嚴重干預」,他在法庭上表示,「即便我想要,我也無法充分形容司法如何遭箝口、縛綁、腳踹、強姦、肢解,而後在最後一刻以利劍刺穿。」

但是,這樣的作為,再度換來法官裁定徐順全、徐淑真兄妹藐視法庭,分別必須監禁12天和10天,最後兩人在無力支付上訴費用下放棄上訴,已經於6月4日入獄服刑,並於月中刑滿出獄。

小蝦米對大鯨魚之戰 何時已

可以想見的是,徐順全出獄後,又會繼續他的「公民抗命運動」,為爭取新加坡的言論、集會自由,繼續與他眼中的專制統治者抗爭。

不過,向來對敵人不會留情的李光耀,也一定會持續對徐順全的言行提出控告,透過司法打擊徐順全。

這場「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戰爭,相信還會繼續在新加坡上演許多年。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