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温故知新说空白选票

16/07/11

作者/来源: 新加坡文献馆

温故知新是从旧知识中得到新理解和体会,也可以说是从历史知识的回忆中更好地重新认识现在的时事。换言之,要解决当下的社会问题是可以从历史的经验中,吸取与借鉴旧经验中用以解决类似问题的方法。

回顾新加坡政治历史,空白选票策略曾经一度出现在1963年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合并公投事件。简单的说,空白选票是选民在没有可行选择的情况下,投下的一张没有划格的空白废票。

近年来,台湾和香港的政坛都出现过变相公投的事件,这是一种在政治对立的僵局中,一个可以让人民以选票来表态的政治行动。这并非一个正常的政治行为,不过,在不正常的情况下,使用不正常的手段,应该也是无可奈何,以及无可厚非的政治行为。同样的,空白选票也应该合理的看成是弱势群体发出的政治声音。

新加坡的空白选票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策略,当年,为何以及如何的发生?有什么可以值得借鉴的经验?

1960年代初,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合并事宜上,朝野双方对是否要合并的观点并没有太大的争议,关键问题是在以何种方式进行合并。李光耀选择一个部分合并的方式,林清祥则选择一个全面合并的方式;前者是从政党利益着想,后者是从整体利益着想;从新马分家的历史来看,不难知道哪一个方案才是正确的选择。

由李光耀制定的公投有三个选择。A,新加坡保留教育和劳工的自主权,新加坡国民可以成为马来西亚公民。B,以和其他州同等的地位加入马来西亚。C,以和婆罗洲同等的条件加入马来西亚。公投并没有提供反对加入马来西亚的选择。

C是一个不可能的选择因为有关条件尚未决定。因此,实际上只有两个可能的选择。B选择意味有近40万名中国出生的华人没有资格成为大马国民;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林清祥提出的新加坡人自动成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条件被拒绝。

在排除了B和C之后,A是唯一可行的选择。然而,新加坡国民可以成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承诺并非必然,因为这不是一个自动的程序和必然的结果;谁可以成为马来西亚公民是中央政府的权力。这凸显了一个重大的问题:人民只知道一个选择的表面解释,但是,却无从了解这一个选择的真实后果。

形象的来说,这一种公投的选择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有如人民要买猫山榴莲却拿到了番薯榴莲的货不对版。

就是在这一种刻意设计的公投选择下,一个明显的公投结果,在投票之前已经相当的清楚。为了应对这一个对新加坡人民不利的政治结果,林清祥呼吁选民投空白选票,以表示拒绝这些有害新加坡利益的公投选择。

从史册上可以知道,当年的空白选票表达了人们对新加坡如何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有所不满。事实上,空白选票并没有反对加入马来西亚,只是反对李光耀所提出的合并方案。

在了解了新加坡历史上的空白选票经验,或许,可以用来检验一下当下的民选总统制度。

民选总统制度有两个根本性的问题,一,王鼎昌事件显示了民选总统制度的内在缺陷:总统和政府之间的冲突。事后,李光耀慎重声明,新加坡只有一个权力中心,那就是人民行动党。Rose Worthington (2003)认为,从此之后,政府或许已经不再重视民选总统,至少在人民行动党执政的时候。换言之,在人民行动党执政的大环境下,民选总统已经回复到原本的礼仪工作。

那么,新加坡又何必如此劳师动众,以及耗费如此巨额的年薪,去维持一个没有实质功能的民选总统?

制约政府的机制是国会反对党的功能,何必节外生枝?一个健全的政治体制必然会有一个健全的反对党足于抗衡执政党。此外,和平政权转移更是民主社会中,不可或缺的社会稳定元素。

二,民选总统不应该,更不可以,只能够由人民行动党认可的候选人去竞选。在现今的制度下,再清楚不过,人民的任何一个选择都只是人民行动党政府的选择。

这一个选择模式和缺乏公正的新马合并公投情况是不是没有两样?明显的,这一种强人所难的选择策略只对人民行动党有利,却对新加坡整体有害。

然而,在这一种没有选择的被选择情况下,人民还是有其选择的空间,但是,如何寻觅这一个自由的,不受规范的选择空间呢?

温故可以知新,那么,不妨回头看看新加坡历史,答案不就尽在不言中?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