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有否可能通过文化启蒙以走向质量社会?

19/01/08

新加坡有否可能通过文化启蒙以走向质量社会?

作者: 高凡

新加坡联合早报在2007年7月27日的言论版上刊登了伟达先生的一篇名为、《通过文化启蒙走向质量社会》的一篇泛谈文化的议论文章。本人对伟达先生的文章一向比较关注,过去两年来有关伟达先生在报上所发表的文章,我几乎都作了剪(简)报。由此可见我对伟达先生思想之追认程度。

曾几何时,我们对“文化”的话题敬而远之,因为在比如新加坡这么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度里,文化的话题实在不好说。可曾几何时,我们又瞪了大眼来审视文化,因为我们终于体会到了我们不能对它视若无睹。于是,伟达先生说:“中国——广泛文化启蒙贯彻不力,将导致中国大众文化中思维、习惯和品行的死角众多,并不断出奇不意地拖中国发展的后腿,甚至将中国引向失败。”值得注意的是,有关这样的话题在较早时候也有学人撰文论述过,他们且都把视角伸向了中国,这其中就包括了刘学敏及周雁鸣先生。

只是不明白,我们的学人为什么总要避开新加坡去谈文化?文化在新加坡,它究竟又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新加坡文化还处在启蒙阶段吗?或是新加坡文化根本就不值一谈?很多人说我们新加坡没有文化,刘学敏先生说:“我们新加坡必须要有一个文化建设的蓝图”,只要一提到艺术,他并一概指向中国的发展,及中国的五千年文化。可见,我们都忽略了新加坡原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我们的文化启蒙必须在多元种族的框架下发展,毕竟是多元种族,多元文化,所以谁竟可以全让中华文化专美?我想,谁要是真想让新加坡人搞“懂”文化、却谁还意图绕开新加坡文化个性而不谈,那是无任如何说不过去的。再者,如果有谁觉得新加坡社会有了病瘤需要切除,却预谋着先拿别人来开刀,那更是不应该。

新加坡有他自己的文化,这是无庸质疑的。那么,新加坡的具体个性文化又是怎么样的一副光景?若说新加坡文化没有个性,那文化从何启蒙?当然的是,如果我们没有从根本上去理清这文化的基本概念,一切尚属空谈,一切高谈阔论无异于空中建楼阁。

显然,新加坡文化“个性”问题目前较之于“启蒙”问题来得更具迫切性,这是个谁也知道却谁也不想去碰触的问题。伟达先生说:“教育普及、科技运用、宗教服务和公民塑造这四大渠道基本涵盖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最后的结果,是把原则、逻辑、质量、理性、人伦等意识和思维转变成文化和习惯的自觉。”就文化概念上说,我基本上是认同这样的说法的。

换言之,文化的范围可以说是极奇深广的,简略计算,即可分为;产业文化、商业文化、政治文化、经济文化、知识文化、叙述文化、饮食文化、玩乐文化、民族文化、地方文化、及新、旧文化。而这种种文化,谁也知道,它们不可能单独存在。

因为,产业文化必然依附在商业文化之中,知识文化必然依附在政治文化之中,玩乐文化必然依附在叙述文化之中,民族文化必然依附在饮食文化之中,地方文化必然依附在经济文化之中,而新文化如果没有旧文化的启迪,你说它凭什么而存在?所以说,这种依附性的思绪整理,原是我们在论述文化以前所必须首先整理的。

那么,这种种文化相互之间到底有没有交集点?如果说,社会是所在文化的根基地,即是什么样的土壤就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答案是肯定的。之所以到了最后,我们无可避免的必须把视线还放在了社会文化上。如此,另一个问号很可能就会浮现,即;我们的社会通过以上方方面面的文化交集、碰撞,它最终会形成怎么样的一种文化个性?

就交集点上而言,我们试把地方文化放在政治文化上去探索,试把商业文化放在知识文化上去探索,再试把民族文化放在饮食文化上去探索,无任如何,这样的探索,绝对有助于我们了解自己。新加坡是一个不自然的国家,他既没有天然资源也没有人力资源。新加坡的生存靠的是旅游业、出口技术和极权政治。旅游业少不了要开拓景点,于是我们讲究发展,讲究建筑审美,讲究市容雅观,讲究吃喝玩乐,必要时,把科学当科技般到处宣染一番,终其一切均以当官的说了算。为了让科技买客高兴,我们必须投其所好,言其所言,见其所见。为了能满足游客的好奇心,我们有耐人寻味的华族地方戏曲,我们有曼德勒娃式的马来舞蹈,我们有历史悠久的印度庙宇,甚至,莱佛士那英伟的塑像,任谁看了不得小看我们。是的,外国人谁不知道我们新加坡拥有无比丰富的、多元的文化。

问题是,新加坡以上种种文化多是刻意做给人看的多,这就像一个做买卖的要把自己的产品以最好的方法进行促销一样。事实是,旅游业的蓬勃开展及其科技的有效出口,终其一切均无可避免的要为他人着想,以客为主。

以客为主,顾名思义,主人就处于次要的地位了。就新加坡的人文生态而言,像这样以客为主的例子,要举出来也是相当可观的,较为显著的例子比如,我们的华族地方戏曲在新加坡演出时,除了少数上了年级的人还给它捧捧场借以怀旧一番以外,四十岁以下的人是绝多数对这玩意儿嗤之以鼻的。同样,马来舞蹈跟印度庙宇也是新时代的马来族和印度族同胞们所不愿意去碰触的。而共处在这个社会里头的多元族群同胞,便是华人对马来人的认识,或马来人对华人的认识,又或印度人对马来人对华人的认识,也大多数只局限在对各别族群同胞们新年时吃什么食物,穿什么衣服而矣。而我们的文人学者们对此现象非但不齿于口,他们其实或也不能准确地说出那是因为我们的诸如此类的民族文化在成为旅游新宠之前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据此,与其说是我们的们文人学者们的学养不足,倒不如说是他们在自己文化中找到了商业文化形态下的平衡点。

必须注意的是,新加坡新人类之所以不愿意接触所谓的文化,纵是跟他们的民族自尊心、及不了解自身文化有关。可我们为什么都不尽早给他们灌输点现代知识,好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文化出身呢?因为没有必要。就民族文化而言,我们的政治文化早就告诉我们;身为新加坡人,你只要学会了何谓待客之道,可以了。与此同时,我们的知识文化也更早就告诉了我们;由于你是在一个不自然、且多元种族的国度里生存,你必要坚持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理念,所以,秉行待客之道与异族共处是没错的。而我们尤其不可忘记的是,李光耀誓要把新加坡建设起来之前,他首先所要放弃的就是中华文化。总之,我们的地方文化终是不忘处处给我们提醒;身为新加坡人,你是这里的主人也是这里的客人,可不管怎样,你是人就要吃饭,不然,等你赚满了钱袋,你大可以自己决定当别人的客人或主人。

实际上,这种种潜意识的文化因素都让我们有理由并向商业文化靠拢。商业文化讲究的是你争我夺,你虞我诈,弱肉强食,利益交换。而我们将知识商品化,把自己的生活物质化,把自身语言当作一种物价标志,这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无不跟商业文化有关。当然你可以说,商业文化是残酷的,尤其是政府把它纵横在国民身上的时候,可这种文化思维不会因此而改变。

总而言之,新加坡文化就是一个“商”字,是“金钱”文化。我们的一切文化包括艺术都只能围绕在这个主体上去发挥。这样说,请不要觉得难为情,因为文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概念,不是智慧,而且它跟面子无关。同时,也请不要遮遮掩掩的给予回避,那可是我们多元文化的“力”,它把我们多元种族给绞合在了一起,它是我们新加坡人切切实实的个性文化。

所以,先生们若想要通过文化启蒙以带领人们走向质量社会,请从这里开始。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