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战略重心东移

01/07/11

作者/来源:李大光 新民晚报 http://news.xinhuanet.com

亚太地区近来出现一些新变化都与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调整有关。刚刚出席第十届亚洲安全会议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表示,美国将深化和提升其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和军力。帕内塔也表示,美国准备全面审查亚太地区的兵力部署态势,以应对“正在崛起的新大国”。

五角大楼两任掌门人的表态似乎表明美国介入亚洲事务的态度。从美国的一系列布局,可以看出美军亚太新战略的基本雏形已经形成。

战略重心东移 强化盟国合作

盖茨在香格里拉对话会时明确表明,未来美国将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包括与澳大利亚加强海军合作;在新加坡部署濒海战斗舰;增加美军同亚太地区盟国和伙伴国的联合演习和训练次数等。盖茨强调,尽管美国面临军费削减的压力,但诸如隐形战机、无人侦察机、战舰、太空及网络武器等关键项目的研发投入必须得到保证,因为“具有破坏作用的新技术和武器可能被用来拒绝美国力量进入关键海上交通线”,美国需要作出回应。

盖茨还指出,美海空军目前正合力发展新的“空海战斗概念”,确保美军能通过遥远的地域来实施部署、机动并发动打击,以保卫盟友和关键的利益。

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报道,被提名为新任国防部长的帕内塔在为美参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准备的书面备询中披露,美国准备全面审查亚太地区的兵力部署态势,以应对“正在崛起的新大国”。在被问及针对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是否已制定特定的兵力增强计划时,帕内塔称“未来将重新审视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并将就兵力增强问题提出建议”。

帕内塔强调,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兵力部署必须得到增强,美国的地区盟友“必须对我们能够慑止全面威胁的能力保持足够信心。”帕内塔还宣称,“五角大楼必须做好准备,应对装备有防空系统、远程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的潜在敌人”。

帕内塔和盖茨有关强化美军在亚太地区军事存在的言论,旨在向亚洲盟友保证:美国不会退出亚太地区,不会“推卸责任”。同时,帕内塔和盖茨的言论也对外表明,美军战略重心东移的进程将持续推进。

调整亚太兵力 部署新锐兵器

自从奥巴马总统上台后,美国就表现出急于重返东南亚的态势。许多美国军方高级官员也纷纷老调重弹。美国海军陆战队詹姆斯·F·阿莫斯上将表示,美国军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太过投入,未能使更多美国部队与东南和西南太平洋的军事力量进行合作。阿莫斯说:“我们想更多地介入太平洋,特别是西南太平洋中去。我们在那个地区的扩展能力目前受到挑战,因为我们专注于世界另一个地区。”阿莫斯5月24日还表示,他正考虑向西南太平洋派遣更多海军陆战队。

事实上,目前美海军陆战队的一半兵力已部署在亚太,美海军11艘航母中有6艘部署在太平洋。6月11日,美国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钟云”号已部署在南海和菲律宾苏禄海海域,目的是为“确保航海自由”。6月12日上午,美国核动力航母“乔治·华盛顿”号驶离美国海军横须贺基地。该航母预计将在未来数月内,在西太平洋海域与各国合作执行警戒任务。在航母离港前,舰长劳斯曼虽未点名特定国家,但也表示:“我们的使命是与太平洋地区的各同盟国共同作战以稳定地区局势。”不过,美国在亚太的基地调整计划受日本政坛混乱和美国财政压力的干扰,迟迟未能有效推动。

此外,五角大楼还正在积极向东亚地区部署新锐战力。美国五角大楼6月9日宣布准备在日本部署“鱼鹰”垂直起降运输机;韩国《中央日报》6月10日披露,美方很可能向韩国部署目前世界上唯一服役的第五代战斗机——“猛禽”。

“鱼鹰”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主力兵员运输机。如果说在日本部署“鱼鹰”只是增强美军的特种作战能力,在韩国部署F-22“猛禽”战机,更能引起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的警惕。因为这种新锐战机能将东亚大部分地区纳入打击范围,而且目前的防空雷达还难以有效应对。

拓展区域盟友 巩固领导地位

目前亚太地区的许多国家间存在许多领土(边界)争端,朝鲜半岛等热点问题很难在短期内获得解决,各国还面临着恐怖主义、海上安全、自然灾害、跨国犯罪等日益严峻的非传统安全挑战。因此,地区安全结构主要是不同国家间的松散安全合作。随着奥巴马执政后对亚太地区的一系列政策调整,美国的新亚太战略已经基本形成。

一是进一步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领导地位。美国始终强调其领导地位是建立在军事和经济优势基础上的。在亚太地区,美国同样凭借其军事和经济实力,通过深入参与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区域合作,一方面借力实现美国经济的尽快复苏,另一方面恢复并巩固美国在亚太的战略领导地位。

二是将“回归亚太”作为美国军事关注的重点。奥巴马执政后将“回归亚洲”作为他的政策要点,新政府很快加入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并通过国务卿希拉里和国防部长盖茨的穿梭访问、拉拢军事演练、密切防务合作等手段强化了美国在该区域的存在。可以预计,随着美军撤离伊拉克和阿富汗,奥巴马政府会将更多资源用于亚太事务。

三是夯实和拓展与亚太地区盟友的关系。在亚太地区,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是美国的传统盟友。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国务卿希拉里打破50多年来美国国务卿上任后首访“先欧后亚”的惯例,将亚洲作为首访目的地,并发表演讲阐述美国的亚洲接触政策。美国与日本、韩国、泰国等亚洲国家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也变得日益频繁。此外,美国还在进一步拓展与新加坡、越南等国家的战略伙伴或战略合作关系。

四是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和政治影响力。美军不仅在亚太地区密集参与联合军演,更是大力强化打击能力,增强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其所作所为很难让人感受到“善意”。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