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决定建赌场的争吵

25/05/05

龙应台说决定建赌场的争吵

作者: 韩咏红 日期: 22-5-2005 来源: http://www.thefreemedia.com/
index.php/bbs/printtopic/1044?theme=print

决定建赌场,是以开放的态度来重新面对和定位自身的未来。然而,在政府辩论的过程中,她只看到经济的思维,却看不到从文化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严肃、深刻与激烈的辩论。

此外,她也看不到学界、企业界、教育界、建筑界、美术界、媒体界、城市建设的研究组织积极发声,引起应有的巨大公共辩论。龙应台说:“在一个公民社会里,这种‘争吵’是非常必要的,我却没有看到。”

龙应台是在昨天由本报和新加坡美术馆联办的一场双语文化论坛上发表演讲。论坛以《美术馆的社会功能》为题,龙应台发言时,从现代美术馆产业化、娱乐化的演变趋势,谈到美术馆与赌场的结合。

我国政府上个月宣布兴建两座附设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这消息一经报道,即引起国内外的高度关注。

龙应台说,一向在道德上比较纯粹的新加坡政府,能够做出引进赌场的决定,这叫国外人士颇为惊讶。这也显示出新加坡政府正以开放的态度来重新面对和定位未来。

她以假设性的语气说,想像内阁进行激烈辩论:贸工部长可能提出旅游收益剧烈减少的数据,来说明兴建优质景点的必要性;文化部长则可能从虎豹别墅、唐城和亚洲村等投资的失败,来辩论新加坡欠缺的不是旅游硬件,而是文化主体性和深厚的人文内涵。

文化部长还可能会向部长据理力争,美术馆现阶段的核心任务是艺术教育,培育本土艺术家。如果要在赌场旁引进美国古根汉美术馆,那“只是插枝,而不是生根”。

论坛结束后,龙应台接受本报专访时,更直接地阐明看法。她说,建赌场这样重大的课题,不单政府,社会各界都应该展开非常深入的追踪与辩论,应该看到文化的压力团体检验每份赌场招标书,招标内容、招标过程,以及利益分配等问题。

“如果这些过程都没有,它反映了一、这是不健康的社会;二、这是闭门造车的结果,它很可能是失败的。”

她期待看到,建赌场的课题能像香港的“西九龙”一样,成为一个社会各界参与公共辩论的个案,带动新加坡公民社会的成长。

“西九龙”是香港拟议中的文娱艺术区,计划中包括3个表演厅、4个博物馆,以及广场、酒店、住宅、餐厅、商店、大型文化娱乐设施等等,建筑费估计50亿新元。这项计划在香港引起极大辩论,却也引起热烈的公民社会讨论。

不过,关于兴建赌场,龙应台个人并不反对。她受访时说:“其他很多社会都有,他们也不见得是什么道德沦丧的社会。如果其他健康正常的社会都有,新加坡是哪条筋不对就认为不能有,有了以后会怎么样怎么样,这是一个可笑的逻辑。”

她说,新加坡人最应该深刻思索的是,国家常年以内部安定、去除杂音的方式达到效率的目的。步伐整齐的代价是国民失去创造力和想像力。在当今国际激烈的竞争之下,没有想像力与创造力,等于没有竞争力。

因此,建不建赌场,只是上述大问题下一个很小的题目。国民需要创造力和想像力,才能发展出成熟的自制能力,到时建赌场与否根本不成为问题。

她说:“赌场会给新加坡带来什么影响,那是一个假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新加坡要不要想像力跟创造力的开发。要做医院消毒病房,又要充满活泼而爆炸的创意,那是不可能的。要原创力,一定要忍受某个程度的犯罪、无纪律或对权威的挑战。”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