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白里斯葛报告书

03/11/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白里斯葛报告书是为南洋大学盖棺的第一根大钉子。别有用心者把白里斯葛报告书,对草创南洋大学的建校设备评估,转移为对南洋大学学术的评价。报告书被广泛的利用来贬低南洋大学的学术形象,从基础上挖掘南洋大学的根基。

报告书的原来目的是要就大学的学术水准进行调查,但是除了对大学课程编排与教师资格提出一些看法之外,并没有直接针对南洋大学学生的学习与学术能力提出任何的意见。实际上,白里斯葛等人即没有与学生接触,也没有就学生作业进行审查。因此,白里斯葛是不可能针对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提出意见。

报告书的的最关键处是第8章的调查结果,内容只有4项条文。

第8.1条文有6小分点:1,发展的太快,缺乏一个专业的计划。(指从建校到开课的过程)2,组织与行政不符合现代教育机构的模式。3,实验室的设计不足于应付学习的需要。4,师资学历不足,聘书条件不足吸引人才。5,缺乏学术研究。6,学生与教师的课程过重,而且课程的编排不理想。

首先,在评介上把在草创中的民办南洋大学,和具有长久历史的政府大学相提并论是一个极大的认知错误。其二,这些专家意见仅仅反映了民办大学缺乏资源的特性。在东南亚民办教育的经验里,这些困难是司空见惯的现象。

对南洋大学的客观现实困境提出批评,体现了白里斯葛等人对东南亚华人办学的困境一无所知,即否定了他们的评审资格,更否定了报告书的评审价值。

从华人办学的经验来看,这些是完全可以克服的困难,也不会影响学习成果。华校生已经习惯于在缺乏资源的恶劣环境中逆流而上,并不会受到这些外在环境对学习的干扰。这一结论可以从南洋大学第一届毕业生的社会成就获得证实。

第8.2条文是‘Following from the above findings, we regret that we must report adversely on the academic standards of Nanyang University; we further regret that we cannot at present in good conscience recommend that the degree of Nanyang University should be automatically recognised by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as being comparable with the degrees awarded by other universities which are now so recognised.’

其大意是:根据以上的意见,我们遗憾的要报告对南洋大学学术水准的不利评价,更遗憾的是我们在此刻不能心安理得的向新加坡政府推荐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给于与其他受承认的大学文凭同等的地位。

这是一个草率与不负责任的评语。白里斯葛等人没有对学生素质与学习作业进行审定,却能够对南洋大学学术水准,提出不利的评价是匪夷所思的做法。白里斯葛报告书的司马昭之心是显然的。

在政治上以及语言文化上反对南洋大学的一批人,就是利用103项条文中的仅仅一条文,来质疑与全盘否定南洋大学的学术地位。这条文在实质上,并不是一个心安理得的公正结论,是别有居心者用来打垮南洋大学的政治结论。一个能够坦然自若接受非心安理得的政治结论的社会,也就是一个缺乏良知正道的社会。

第8.3条文表明白里斯葛等人,并没有查验过学生的学术作业,但却通过与学生接触与面谈,对学生的智慧,敏锐,热忱,以及上进心留下深刻的印象。第8.4条文表白赞扬南洋大学的创校办学精神。肯定的,第8.3条文有效的证实了,报告书在实质上,并不是一个对南洋大学的学术评价。

由此可见,后两项条文皆是有意反射,报告书内容是被他人操纵的无奈处境。这一伏笔也是对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政治背景的证实。

明显的,白里斯葛等人已经意识到他们的报告书,将会成为打击南洋大学的政治工具。于是焉,希望通过这最后两项条文的表白来保护自己的声誉,试图摆脱作为五奸跪忠的小铁人而遗臭万年的历史包袱。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