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问题陪读妈妈难道不是新加坡的社会问题吗?

21/11/06

作者: 陈俐颖 日期: 21-7-2006 来源: http://www.zaobao.com/
special/forum/pages3/forum_lx060721e.html

陪读妈妈大量出现在新加坡是这十年来的一个“暂时移居”现象。在九十年代之前,有谁听说过“陪读妈妈”这个人物身份吗? 九十年代之前报章上没涌现陪读妈妈的现象和问题,但并不代表九十年代之前,新加坡没有外国学生在国内上学。

笔者和姐妹在六十年代末到新加坡上小学。当年我的母亲在印尼有她的任务,她必需当个尽孝的媳妇,尽责的妻子,她无法推卸责任而只身来新加坡照顾年仅七、八、九岁的三个女儿。为了让子女能受中文教育,我的母亲有她的“孟母三迁”,她让女儿们迁到更理想的学习环境里去。她牺牲了她的女儿们的童年亲情幸福,自己夜里流过多少泪水,日里怀过多少思念;而她的女儿们,从七岁起被逼面对自理起居卫生、学业功课和每天面对亲戚要求的各种繁重家务,面对漫长的亲情思念的缺憾生活,接受生离的痛苦,也象她们的母亲一样,夜里流过多少泪水,日里怀过多少思念。

笔者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周转于不同家庭,任私人补习教师。间中碰过不少外国学生,其中计有一对姐妹缅甸学生、七个泰国学生、十余个印尼学生、一户马来西亚学生。缅甸学生是整户迁居新加坡的逃难家庭,她们那经营钻石生意的父亲用许多钻石换取举家外迁的机会。而马来西亚学生的妈妈则是名符其实是陪读妈妈,他们的律师父亲必需留在吉隆坡照顾他的律师楼生意。至于其他的外国学生的父母亲都留在自己的故乡,都是每个月支付昂贵的寄宿费,把孩子交托给监督人照顾。我的那些泰国学生和印尼学生,其中有排名前三名的印尼首富的子女,有供应半个城市的米粮的生意人子女,也有小康之家的子女。这些太太都像我的母亲一样,为子女的学习环境让子女“迁”,同时坚持自己尽为人媳为人妻的责任,不曾想过要借子女在新加坡上学而抛夫弃家到新加坡来当陪读妈妈。

由此可见,九十年代前的陪读妈妈几乎是不必为金钱烦恼的妇女,而现代的许多陪读妈妈则捉襟见肘,是新加坡需要播精神、时间和人力去为她们在不触犯新加坡法律条规的情况下,解决生存问题。

为什么21世纪初的中国陪读妈妈大量涌现到新加坡?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历史,教育儿童的经验比新加坡更为丰富,我国教育部每年都让许多教师到中国取经。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中国妈妈愿意舍弃在国内的优差高薪,远离丈夫,把大叠钞票捧给中介公司,让子女千里迢迢到小岛上来求学?为什么她们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教育制度?如果说只为了更好的环境让子女学习英文英语,这是很牵强的。在电脑时代各种优质软件里,要接触英文英语还怕没机会吗?

当不富裕的陪读妈妈在新加坡发生经济困难时,她们首先指责的是中介公司。中介公司为了赚取佣金在游说她们时,没有告诉她们她们只能陪读,不准工作。我国要解决陪读妈妈的问题,是不是应该彻底粉碎这些不诚实的中介公司,以截断更多的问题源头?部分陪读妈妈借子女在新加坡上学的机会,在此出卖色相赚取金钱,这些害群之马造成许多中国陪读妈妈形象下流,同时也衍生了一些社会问题。不管是关门做按摩的还是站在街边招客卖淫,这些女人对子女的尊严造成严重伤害以外,对本土色鬼嫖客的家庭幸福造成打击崩溃。

俗话说,物离乡贵,人离乡贱。人在异乡,一些陪读妈妈受到歧视的目光,受到歧视的待遇。四年前在新加坡移民厅办事处,我亲眼看到地面层接待处一个中年女职员在用华语回答一个询问办理移民的条件的中国妇女,其轻蔑态度全写在脸上。当时我望着中国妇女的背影,一个劳苦妇女的背影,心里难受,很想问她:“还没办移民已经受此待遇,何苦?”

这几年发生好几次陪读妈妈不满新加坡的静坐抗议行动,让新加坡人都大开眼界。我们觉得她们很幸运,静坐抗议行动没受到干扰,还引起国人关怀,讨论她们的问题。至少,陪读妈妈比那些穿着褐色衣服的新加坡年轻人幸运,那些静站抗议的年轻人却遭遇不同。十年前,没人敢在街上的灯柱和巴士车站贴租房补习广告,这些年来中文广告到处贴,也叫人开了眼界。

新加坡的薪水比中国高,这无疑引发陪读妈妈想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的梦想。可是,开门七件事加上水电房租交通,生活的负担往往不如想象中美好。就象我曾有个巴基斯坦同学想方设法要到英国赚取英镑,去了那里,才发现原来英国也有许多穷光蛋。对于那些还在中国国内而蠢蠢欲动想带子女到新加坡上学并自己当陪读妈妈的女人,首先得考虑自己的经济情况,不是我们新加坡人势利,新加坡的生活水平不低,这是一个事实。何苦放弃国内高薪,来当个苦头苦脸受人白眼的陪读妈妈?这不会令你的孩子快乐。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