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向社理会寻求援助的一个个案

25/06/11

个案背景:2006年10月18日,散工陈如川(得年46岁)因为经济陷入困境,在裕华园地铁站跳轨自杀,留下遗孀林仙花和两个儿子,案件轰动一时。林仙花(47岁)陷入窘境,牵动许多人恻隐之心。

作者/来源:多话(22/10/2006)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1. 主题: 求人不如求己

人死为尊,本来不应该把铁轨分尸做个话题。但是对于我们这个一流国家的一流政府,所透露出的极端诡异的、违反人性的做为和政策,却是如此不可思议兼且让人感觉伤心、气愤难平。陈如川事件如果发生在第三世界,在那些极端穷困潦倒的国度,天灾人祸,兼之官员贪污腐败,经济不振百业萧条的地方,我们虽然也为彼等的苦难引起人性的恻隐之心,为此一声叹息或在慈善捐款上稍尽绵力。却绝对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情绪反应。

我们的一流政府常以自己的良政为豪,并且也时常针对国内的贫困人士提起拯救的措施。官员夸夸其谈,每一个政策的施行,总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其实是好高骛远,把目标都定在一些世界一流的标准,样样都想拿个第一,结果就出现了很多白象工程。足球走进世界杯是一项,文雅社会看来也是幻想。陈如川的鲜血,更是戮破了政府要照顾穷人的骗话。

在发生饥荒的时候,吃草根、啃树皮、咽观音土、甚至达到人吃人的地步,每天都有好多饿死的人,情况虽然凄凉残忍,但这些都是恶劣环境的局势下的逻辑,断粮时的必然结果。陈如川就不一样了,对于只有区区400万人口的新加坡来说,以个人的比例来计算,我们拥有世界第一的储备金,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如川的家庭绝境,就好像一个人竟然饿死在一栋装满新鲜美食的屋子里那般荒唐可笑。

陈如川的鲜血是否能够唤醒某些人的良知,在良政上稍微修正,我们拭目以待。然而同时,在我们这等嬉笑怒骂的行为之中,总也希望有心人能够从这里得到一些灵感。费言兄说得对,我忘了陈家还有一栋没有家具因而显得宽敞的三房组屋,陈如川在走投无路之下,其实卖掉房子然后是租屋子甚至搬到漳宜海边永远露营都可以。这绝对不是风凉话,因为我认为蝼蚁尚且贪生,人命关天,卖屋子是陈如川求生的最后生机。在印尼,大沟边、天桥下、铁轨两旁、店屋走廊、只要能有个空隙,莫不住得有人。相比之下,新加坡人实在是太脆弱了。

对陈如川来说,他就是被眷养而遗弃的金丝鸟,没有人喂食就是死路一条。他的死能够唤醒一般像他处在这种恶劣的环境的人吗?希望是的。社会上的舆论应该为这个话题辩论,陈如川死得如此冤枉,因为比起在中国、在印度、在印尼、在世界上好多国家区域里的无可想象的坎坷凄凉的人,陈如川起码还有一栋价值10几万的屋子,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必须寻死,那么世界上的人口最少就去了四分之一。

好死不如赖活、蝼蚁尚且贪生,有生命才能够发出火花,有坚强的求生意志才是万物之灵的本分。就算是上面的人,把你当成一只蚂蚁、一只工蜂,把陈如川的死当成踩死一只蚂蚁般的轻松,新加坡人,都应该能够坚持并顽强的生活下去!

2. 跳轨男子山穷水尽走绝路

作者/来源:费言 (11/03/20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前年,他曾因家庭经济拮据,而向社理会寻求并得到援助。今年,他再度向社理会申请援助。不过,由于他和妻子的总收入约有1400元,因此,社理会的评估显示,他们还是有能力维持生计。

这4个月来,他失业在家,一家4口依靠妻子500多元微薄的收入过活。他们的三餐开始成问题,近日来常以快熟面充饥。

眼见水电费、杂费和大儿子的学费越欠越多,累积超过1000多元,妻子心急如焚,嘱咐他得尽快找份工作,否则他们肯定会陷入困境。

前天早上,他答应给妻子一笔钱,缴付所拖欠的款项。

傍晚,他递了9元给小儿子,当作给大儿子填补车资卡和他们母子3人晚餐的费用,然后外出。临走前,他交代小儿子:“爸爸出去工作了,你要好好照顾妈妈,你们要保重。”

当天晚上10时左右,他跳入裕华园站的地铁轨道,被西向列车碾成三截,当场丧命。在场的目击者说,他是在地铁列车进站时,突然跳下轨道的。

死者是46岁的陈如川,生前和家人住在文礼一带一个没有布置可言的三房式组屋,他和妻子育有两名13岁及15岁的儿子。

他是个散工,之前当餐厅助手养家糊口。不过,他后来失业,至今已有三四个月没工作了。

他的遗孀林仙花(43岁,电子厂女工)从上门的警员接获噩号后,欲哭无泪,只怨叹丈夫竟自私得将他们留下。  

警员叫她隔天早上到殓尸房认领尸体,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我连搭车的钱都没有,要怎样去殓尸房?”后来,查案人员自掏腰包,给了她5元的车费。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文礼)何玉珠昨晚与基层领袖到陈如川的停柩处慰问,并递交1000元支票给陈如川的家属,让他们先应付眼前的难关。

何玉珠受访时说,陈如川一家不曾通过基层组织寻求援助,如果他们早点寻求援助的话,这场家庭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何玉珠说:“政府其实为需要帮忙的民众提供许多援助的管道,但遗憾的是,许多人在遇到困难时,往往都不愿意或不懂如何寻求援助。”

何玉珠表示死者家属办完葬礼后,将会与基层领袖探讨拟定更详细的援助配套来协助他们。

她说:“除了经济上的援助,我们也将为死者的两个孩子提供所需的心理辅导,确保他们的学业不会因为丧父而受到干扰。”

陈如川的停柩处是新民通道第37座。他的遗体将在今天下午四时送往万礼火化场进行火化。

热心公众捐3万余元帛金

许多和陈家素昧平生的公众在听闻他因为经济拮据而自寻短见的消息后,昨晚不但前往停柩处致哀、慰问家属,也慷慨送上帛金。据知,除了一名魏姓商人捐出1万元外,多个好心人也捐几十元至千元不等的帛金,到昨晚为止,总数估计超过3万元。

散工陈如川跳轨自尽的事件,牵动了许多读者的恻隐之心。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