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草民暴力个案的三则评论

25/06/11

1. 主题: 为替权力的傲慢,着实地挨了一拳

作者/来源:费言(25/07/2006)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首先,作为文明的新加坡人,我们要学我国外交部经常“谴责恐怖分子攻击”那样,要爱恨分明,对于动手动脚乱打人这种不文明的暴力举动,表示万二分的厌恶和谴责。

【不应老把问题泛政治化 】

作为一个知识与智慧型社会,同时秉承着崇尚凡事通过沟通和协商精神解决问题的理念,对于这起百年不遇的议员被打事件,国人不应只抱着社会八卦和幸灾乐祸的心态去等闲视之,应该追根究底去查看,了解出一个为什么。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世界级国际型的上流社会,我们也不要学台湾那样的三流社会,凡事都要搞泛政治化。例如,把执政党议员被打,解读成人民对执政政府不满的反映,或者,更荒唐地把“政府人被打,工会领袖被打”,跨大成:“人民在水深火热中的正义反抗与爆发。。。”或者渲染成什么:“政联公司欺压职工,工会领袖无能申冤保护,劳资政铁三角联盟濒临破产”等等的什么乱七八糟猜测??

无论是谁被打,我们都应该公允地看待问题,如果有那一天,反对党议员也办事无能,救民无力,也被选民打得头破血流了,那时,你又要解释成什么?

另外,其他的无聊联想也是不必要和没有意义的。就如那些网上的好事之徒,甚至把这小事牵强与什么“快乐指数”挂钩,非要让新加坡排名为世界最不快乐的国家不可。

例如,德示佬作为交通工会的会员,成汉通作为维护交通工友利益的工会领袖,还贵为职总代秘书长,他自己竟然无法替自己的工友,向职总就是后台老板的康福德示公司管理层讨个公道?这内幕如果让其他工会会员知道了,岂不是对工会彻底失去信心,跑到光光?

就此而解读为工会无能和威信丧尽,这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应该是个很个别的特殊案例,何况,德示佬是在被开除的4年后,才来找职总的代秘书长协助的。

又例如,德示佬作为成汉通选区的选民,其实可以在最近大选的时候,趁机找执政的国会议员成汉通帮他申冤并找回工作。难道他对自己的国会议员解决问题的能力没信心?难道他对执政党为民服务接见选民的作法和诚意毫无好感?毫无信心?

这猜测,看来更加没有意义。可能他听到成汉通对他说“我已经无法度啦。。爱莫能助啦。。”的时候,就一拳打去。这已经不是信心问题了,而是申冤者自己对不公平的政联德示公司,无能的工会领袖,还有失望国会议员的关联积怨有多深的问题了。

【 当你手握生杀大权的时候 】

在我看来,成汉通议员这一拳,是在替着康福德示公司的“权力傲慢”而白白挨打的。正如成汉通议员或我们老潮州俗话所常说的:“好心给雷劈”!真是冤枉不值。

就如成汉通事后表示的,他要求康福德示,把他们开除德示司机辜通发的前因后果透明公诸于世。

根据康福公司公开的开除辜通发的理由,这德示佬被搭客投诉后,不但不知悔改,或者向搭客认真道歉,还火上加油写了一封“天诛地灭,不得好报”的恶毒信,要德示公司交给搭客,向搭客示威威胁。

公然威胁搭客,罪名大矣,如此恶毒的服务DNA,岂能容忍,当然被德示公司开除啦。至于这“铁齿”的老兄会不会因此饿死路边,还是家破人亡?这是他自找的,这不在我们德示公司的考虑范围,也不是我们能力所能协助和解决的。

事发当天,那位提着一蓝子滴着臭水的鱼虾而坐上辜通发德示的阿嫂,她一点都没想到,从辜通发的无礼待客,到双方言语争执,到她向德示公司投诉,会害得德示佬被开除,而因此让他一家陷入严重经济困境,差点没去跳楼。更没想到,她这一投诉,会害到尊敬的执政党成汉通议员被人家打了一拳。还有,这殴打“公务人员”的德示老汉,可能得去坐牢五年?他坐牢出来的时候,应该是80岁了。

当你掌握权力和手握生杀大权的时候,当你一念之差,大笔一挥,胶印一盖,大可令人头落地,小可令人丢官失业,弄得人家一家走投无路,家败人亡,一辈子沦亡痛苦不堪。投诉人家的阿嫂应该不会想到这些,但是,康福德示里面,决定开除辜通发的那几个人,他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脑海里有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

【 傲慢权力泛滥的后遗症 】

从事实经过的观察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德示公司处理这问题的不专业和粗糙恶劣。

德示公司经常为了维护公司的服务形象和声誉,维持高水平和良好服务态度,在面对搭客投诉的时候,处理的态度上往往难免都有向搭客倾斜的习惯,这本是无可厚非的,这是服务生意嘛。绝大多数德示司机都很清楚,无论谁是谁非,真相何在,一被投诉,他们就得乖乖把那死猫硬硬吞下去。遇上如辜通发这种“铁齿”,不知死活,不识时务的家伙,不但公然抗辩,还要公然惹事为自己申张正义,以“态度恶劣,不知悔改”终于被解雇开除收场,他应该不是第一个。

对德示公司而言,他们从不缺司机,现在,年长工人失业满街是,等着开德示的人从裕廊排到樟宜机场。对被开除的德示佬而言,他无法忍受搭客和公司的鸟气,他还是尽早离开这个行业为妙。

德示公司把不称职的“驾车工人”开除,这本来是个平常不过的常态,打议员问题的发生,是有一定的特殊背景的。

首先,这德示佬的家庭状况相当恶劣,年纪超大有74岁,被开除了,可说是立陷于水深火热,一家顿时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另一方面,他那区的议员成汉通,可不是等闲之辈,可是堂堂国家工会职总的副秘书长,正秘书长可不就是总理公暑部长林文兴吗?开除辜汉通的康福公司又是何方神圣呢?竟敢对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工会领袖,职总副秘书长的求情说项不给面子?

这就是问题的最吊诡之处了。成汉通的职工总会,其实就是康福公司的顶头老板,说穿了,新加坡的德示公司,全部都是政联企业,严格地说,德示佬其实还是半个公务员,是吃公家饭的。

公家饭怎么会那么难吃呢?职总秘书长,背后真老板出面了,为什么还不能为自己的德示佬申冤说屈呢?这应该就是辜通发打出那一拳所要追求的答案了,这应该就是成汉通要康福公司公开事件前因后果的用意了。

我们不清楚,成汉通在职总里面,是不是像邻国马华那样,当政不当家,有权无实,对下属公司无能为力?不过,从这事件,人们可以很好的一窥政联公司内部的权力傲慢现象,也许,整治一下这些高高在上的傲慢权力,会能减少民间的许多怨恨和公愤。政联公司的雇员,占了50%的新加坡总雇员人口,政联公司的粗暴或管理不当,难免会祸延牵怒到政府头上,不好不认真看待。就如含冤受屈的辜通发一样,在走投无路之下,听说他竟然复印了一大叠冤情书,跑到乌节路和总统府门口去到处分发,如果给外宾或游客看见了,岂不是丢人现眼?

如果能这样,政联公司的不当施权和跋扈傲慢应该被整治一下,成汉通这一拳,就不算是被白打了。

【 傲慢和自欺欺人的心连心 ?】

德示涨价了,理由是燃料涨价了,我们不得不调高德示收费以提高德示司机的收入。不过,国大的教授却说,要弥补燃料高涨,方法有很多,德示公司精简管理和提高效率,减少开支,包括减掉总裁等管理人员的薪金就可以了。可惜,德示公司的管理层,总是忘记了自己的薪水还有很大的下调空间。但是,人们还是不会忘记,不久前还有德示公司赚了大钱,给总裁发送150万元的红利。

交通理事会批准了德示涨价,谁都知道,汽油涨价了嘛。交通理事会也很善忘,他们竟然忘了,既然柴油税和柴油费占了德示成本的绝大部分,为什么就偏偏没想到,也许柴油税还有可以下调的空间?政府税收少一点点都不行吗?协助德示司机和国民消费搭客,一起承担汽油高涨的成本,难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既然要心连心,向前进,为什么每一次倒霉吃亏,承担经济压力的,总是消费的人民和找饭吃的德示司机?

没有权力的傲慢,怎么会可能作出如此不近人情,令人厌恶的表现呢?

为什么说,从康福公司的粗暴粗糙对待辜通发,可以看到权力傲慢?

对于一个从1977年加入德示行业,到2002年被开除,服务了25年的老司机(74岁),他觉得受到搭客的无理投诉,觉得很冤屈,作为号称专业的政联德示公司管理层,对于他的非一般反应,管理层除了需认真深入调查真相,应该还要有专业的理解和对待,不应该下意识地简单站在搭客的立场,居高临下,仗着管理权力作威作福,粗暴地要求德示司机“不合理”道歉或悔改,甚至,在不考虑司机的家庭艰难处境下,为了维护公司的面子利益和讨好搭客与路交局,粗暴地把他开除。

对于德示司机愤怒中写下的抗议四句,德示公司所谓“专业的管理层”,竟然简单粗糙地理解为威胁搭客?本来,对于气在头上的德示司机和搭客,只需几句温馨善意的开导和耐心一点的开解,就可以避免冲突和简单解决问题,可惜,在粗暴的权力倒行逆施之下,整件事就这样在傲慢点燃的烈火中,蔓延成为一场灾难。

一句“态度恶劣,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威胁搭客。。”,“让他滚蛋算了。。”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见多少权力的粗暴和傲慢?

你老是喜欢傲慢地骑在我们头上,请问:我们能要怎么个心连心法?

本文修改于: 11:33am 26/07/2006

2. 主题: 旧帖新读:新加坡就快沦为疯人国了?

作者/来源:费言 (03/11/20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许多新加坡人在网上如此恶毒评论“成汉通被攻击事件”,不要说身居高位权贵的吕少将感到吃惊和失望,连我们这种“下等人”看了,也很感到吓一跳。所以,有个法律教授说:如果你上网看了那些(攻击党政和人物)言论,还以为新加坡人在“水深火热”中已经快要爆发革命了。

为什么报纸上说的言论,和网上说的言论,会有天与地的差别呢?相信人人都心知肚明。

以我这个巴刹猪肉佬简单来看,这位吕少将这样幼稚的言论,看出他的普通政治常识不及格。

其实,这也是一般常识。在任何社会,无论社会、政治、经济、民生的情况的好坏如何,在任何时候,无论政策出差错或什么政治意外,都有大概10%的人沦落为社会失意者或极端者,这些人也不一定是什么反国家,反社会分子,不一定有什么政治派别立场,无论事实情况如何,但他们的确对这个社会有所不满,甚至极端憎恨,但也不表示他们准备发动革命要来改变社会或推翻政府。哪。。。他们从那里表现不满呢?

很简单,看到有人死了,有人倒霉了,大楼被恐怖驾飞机冲倒了,有明星中癌症死了,有名人被泼汽油了。。。,他们就不顾一切幸灾乐祸地鼓掌。在911的时候,不单单中国的极端网民在为恐怖分子欢呼,其实,美国社会里面许多失意与幸灾乐祸者,也在网上有意无意欢呼喊爽。你准备以支持恐怖分子或煽动恐怖活动的罪名,逮捕和控告他们吗?

所以,相对于另一个老蛇议员张有福对同一件事的看法:“适度的发泄和表态,是可以被接受的。。。。”

我们吕少将看来是政治EQ不及格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证明人家攻击这些坐“直升机上天堂”的高官少将部长的无知幼稚不成熟,是有根据的。从这些人的反应,就证明了他们的确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疾苦,更不知道底层的人,在苦难煎熬中对他们的不满和甚至痛恨。或者他们对问题根本就打算视若无睹。

这位吕少将表现得这么玻璃心,脸皮这么嫩,受不得网上毒舌,估计也是事出有因。(换成马宝山、杨木光等那种老蛇,他才不会去理那些网上的疯子),说不定,他就是那种拿8个A,然后拿总统奖学金,然后出国留学,然后一直坐直升机上到武装部队三军总长,然后,被人家邀请去参加大选,这样的宝贝人才当然要送去集选区,然后连一张被选民认可的票都没拿过,连一次群众大会都没参加过,演讲过,就中选了,就执政了,就这样当议员当部长了。

当过三军总长,当然他习惯于呼风唤雨,威风八面,习惯于敖视四方,号令天下,看到网上毒言,难怪他第一个“杜岚”到跳起来。

鲁迅先生说:纽约的银行大亨们,怎么能体会北京巷弄里捡煤渣老太婆的痛苦呢?

新加坡这些大亨官爷们,工会大亨们,怎么能真的体会德士佬在路上赚吃的逼恻心情呢?他们怎么能明白,开了十次关掉十次的小摊贩、小商店小生意人的痛苦和怨恨呢?他们怎么能明白,人人好吃好穿的,怎么疯人院和马路上,到底什么时候增加了这么多发疯的疯子?所以,成汉通无形中是做了件好事,提醒了那些活在梦幻天堂中的高官贵人们,出门要自己小心保重,现在,大街马路上,可能满街都是穷疯、苦疯、饿疯、缺钱想钱想到疯了的疯子。

这些贵人们每天美好亮丽的心态,是如何的呢?

身穿白衣白裤,道貌岸然,然后到处向人民演讲,到处做慈善,发红包,批准几千几百亿元的救济配套,好心地救济新加坡这些本来快要饿死的穷鬼刁民。照理,这些刁民穷鬼本来应该像古代拜皇帝那样感恩图报,跪在地上三叩头“谢主隆恩”,或者深情地亲吻他们的脚板,把他们当救世主来拜才对,怎么可能“恩将仇报”去对他们施暴泼汽油,丢鞋子攻击他们呢?真是不可思议呀!

这些家伙一定是疯了吧???

这些攻击党政要人的家伙,除了是发疯,不可能有其他理由了。果然,报纸上看到的,短短两天里面,攻击和威胁党政要人的,的确无独有偶,竟然两个都是进过“笑郎间”的疯子。

根据这样的逻辑证据来推理,我在怀疑,让吕少将对他们感到“好痛心、好失望”,在网上毒舌攻击好人议员的那些网客,十之八九,最有可能,也都是些进过板桥的疯子吧?(可惜得很,吕少将没有简单地把他们形容成是疯子?既然是疯子讲疯话,当然就没人会信,也就不必那么当真啦!)

新加坡人其实多数都很善良而天生知足,另一面也天生怕事,心有不满都不敢轻易表露,这应该是40年来“人格扭曲型”政治教育的成功。

吴明盛说的好:“避免沸炸的最好方法就是揭盖和熄火,而不是紧压着锅盖。用威吓的手段来压制民众的声音是最愚蠢不过的。”

除了少数能上网发泄不满的人,其他沉默的大多数每天都在生活的煎熬压力中身心受苦,许多无法自救的,除了走入自刹边缘,其他的可能进入濒临精神错乱,当精神问题爆发再被拉进疯人院之后,就更加加剧家庭困难,家庭排斥,社会排斥,最终彻底沦落到社会人格破产,更加被排挤到社会的最底层而永不翻生。

相对于正视和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贫困和精神高压与社会混乱问题,我们的精英们更热衷于发小红包做戏给人看。当有一天,发红包也无法取信于民,发红包也无法消除急剧增加的社会疯子,他们还有什么法宝呢?

难道,出门多带几个保镖?多穿几件防火衣?

不如这样吧?社会发展部应该赶快拨款与板桥心理卫生学院,合作举办课程,一方面,要上课教导疯人院里面的人,出外不可以胡乱攻击好人,也教他们如何辨认好人坏人。当然最简单的,给他们上一课简单易学的“打小人”的课程,问他们最讨厌谁,最痛恨谁,然后把那人的照片摆出来,每天让他们拿鞋子朝痛恨的人的照片,早午晚狠丢三次,每次狠狠丢个100下。

这样子,新加坡即使因社会问题恶化而沦为疯人国,疯人院天天爆满,街上到处充满着很高攻击性的疯子,但这些疯子攻击人的时候,最多也只懂得拿鞋子丢人,暴力伤害人命的问题再也不会出现,他们心灵的怨恨也相对得到缓解,这难道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主意吗?

3. 主题: 老汉发火烧阿成

作者/来源:李卖蚬 (3/01/2009)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提起成汉通,我就想两件事,一是他条件反射的在早报回应彭飞《老鼠爱大米》的那篇文章,还白痴的问到“(鼠类)是有所指?还是无所指?”

说到彭飞,这里有谁知道为何彭飞在早报副刊的双周专栏过后就不见了呢?对此,早报副刊对读者连一声交代也没有。

第二是在前年的财政预算由7亿元赤字变成高达64亿元的巨额盈余时,他当时说的一句话。现已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听了很反胃。

回到老汉发火烧阿成这起事件。。

吴俊刚今天的专栏中把这起事件转移为精神病人的问题。他是否离题了呢?有精神病就等于有暴力倾向吗?受访的老汉的邻居表示虽老汉行为有点怪异(家的闸门有十把锁头),但从来没看出他脾气暴躁或有暴力倾向。所以老汉为何单单对阿成使用暴力呢?

媒体的主要报道是说老汉怀疑是为了没领到200元度岁金而伤人,让人们普遍以为老汉是为了领不到钱而伤人。 但庙宇的理事就说老汉从来没有申请过领度岁金。从来没申请过又怎么会为了没拿到度岁金而伤人呢? 而当天老汉被警方押上警车的当儿有记者问老汉原因,他回答说“他(汉通)自己知道,我是被害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网上也有人说,这是人们心中不满被压抑,没有抒发管道的结果。到底原因是什么,就看真相几时能水落石出了。

大马华人网站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