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话说小李光耀现象

25/06/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03年岁末,中国驻新加坡前大使陈宝鎏在北京谈话,劝请新加坡人丢掉傲气,避免抱着高人一等的心态与中国人打交道。

稍早前,前常任秘书严祟涛在新加坡的一场演说中提及:‘我觉得我们已经开始相信了自已的文化宣传。一种具有特色的新加坡精英高傲开始滋长。一些公务员的言行举止就好象是捧着天子的圣旨办事。我们自以为是小李光耀。’

这些评语客观的反映了一个具有新加坡本土特色的人文与社会现象。陈宝鎏指出新加坡人自视过高的傲慢无礼。严祟涛则认为精英们自以为就是李光耀的替身。

当一个大国的高级官员还能够感受到新加坡官员的傲气凌人,想必,新加坡的老百姓更是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深刻感受。

什么是小李光耀现象?简单的来说,小李光耀现象是李光耀政治思维,在政府官员和精英阶级内的传承与展现。也就是说,有一群新加坡人是以李光耀的思想与言行做为自己的角色楷模。

李光耀言行的一个最大特征是强权的具体显示,从李光耀的经典语录可以一睹绝对政治权力的真面目。比如:

“如果我不必向被统治的人询问,他们是否喜欢施于他们身上的种种作为,并且永远统治新加坡的话,那么,我毫不怀疑,我能够更有效的为他们的利益去统治。” – 李光耀,1962年

“我经常被人抱怨干预公民的私生活。是的,如果我没有这样做,如果我没有去做出那些事,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要以毫无悔过的口气说,我们不会做到当下的程度,我们不会有经济上的发展,如果我们不去干预一些非常个人的事情 – 你的邻居是谁,你怎样生活,你的噪音,你怎样吐痰,或者,你使用什么语言。我们决定什么是对的,不必去管人民有什么看法”- 李光耀,海峡时报1987年4月20日

“他们说人民会为自已而去思考?你是否会真实的相信,那个连小学六年级都无法毕业的家伙,当他本能的回答有关语言,文化与宗教的问题,会知道他所做选择的后果?但是,我们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我们会有饥饿,我们会有种族暴乱。我们会解体”。- 李光耀,这个人和他的思想 1997

李光耀能言善辩,掌握优越的语文技巧,有许多非常精彩的语录,不过,单只这三则已经相当形象的凸显了李光耀的思想与精神面貌。从中,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强弱关系一览无遗,在统治者的心目中人民是小学未毕业,无知,无能,没有思想,没有自律的,而统治者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造福这一群完全没有用的家伙。

这类鄙视人民的偏见以及语气风格,在政府官员之间广泛流行,成为新加坡官僚的一种本土性的行政属性。或许,这也是为何一些好政策无法落实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这一些无形的人际与社会关系,是塑造社会精神面貌的主要因素。这也是为什么了解李光耀政治思维有其必要和重要性,因为如何处事待人是行政机制的润滑剂。官民关系是取决于人与人之间的精神上的交流,比如,包容与同情之心。

由此思维形成的新加坡官民之间的高傲与卑微关系,可以从一些已经在网络世界荣为经典的官腔中一见端倪:一名内阁部长告诉人民:‘草民要参与政治辩论,得先谨记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辩论不能变成一场没大没小的自由混战,双方不能没有高级和低级的区分…你必须区分什么是高等,什么是低等,谁在上,谁在下,然后在这范畴内,才来跟我们辩论、讨论…人民不应把掌权者视为与自己‘同等’。’

在一起官民纠纷事故:执政党议员追问一名前往求助的弱智者‘你是谁?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去工作?’这种咄咄逼人态度使受到语言伤害的弱智者情不自禁拿起椅子砸向一扇门,警方为此将之逮捕提控,事后,另一名内阁部长: ‘我清清禁禁的告诉她,这是不可以接受的行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没有理由使用暴力’;议员和部长坚决拒绝接受弱智者和母亲的再三诚恳道歉与请求宽恕。

2010年2月1日网络公民的一篇有关无家可归的流浪家庭,在三巴旺公园被低层官员驱赶的报道:‘我现在告诫你,立即马上搬走’;‘我不要在这里再看到你的脸。’这种尖锐言词形象鲜明的反映了肇事现场的官民强弱关系。另外,一名执政党议员告诉一对走投无路的夫妇:‘你可以到海边过夜因为很多人都是这样做。’;这种风凉话无疑是在伤口撒盐,败事有余。

忍无可忍的草民最终诉诸武力,两名长者先后分别以拳头和火头攻击同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试问,是什么语言和态度才能够刺激年事已高的老人,做出如此极端的反击行为?事后,火攻肇事者被神经病,需要无限期住院的被疗养。

小李光耀现象也发生在官二代。2006年,一名执政党议员的初级学院高才生女儿,抨击一名对就业环境困难发表意见的网民:‘悲惨的、缺乏动力的、毫无斗志的众多可怜虫之一,未受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请你在我这个没有同情心的精英面前消失。’这是一个典型官二代所传承的官僚思维和语言风格。

这些浮出台面的小李光耀现象看来也仅是冰山一角,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也应该是司空见惯;这种比黑暗还阴森的不正义是社会上人心思变的原由之一;新生代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冷漠官员的霸道欺凌。

当然,官二代的小李光耀现象也令社会大众叹为观止,也许,官二代享有的特权亦助长了这种有恃无恐的我爸是李官心态。事实上,在已知的行政安排中,国防部档案里头的官二代是有白马为标志。

那么,小李光耀现象由何而来?前执政党国会议员黄海解释说:是来自猴子们相互模仿学习的结果。

科学界里有一个还有待论证的说法《第一百只猴子》;当某种行为的数目,达到一定临界点之后,就会超时空的限制散布到其它地区。在一个组织里,只要认同某种观念或行为的人,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侯,自然而然也就会获得更多人的认同和支持。

或许,从《第一百只猴子》可以延伸出一个《第十位官员》理论:当总统府的第10位官员有了某种言行,总理公署的官员就会开始模仿,于是乎,财政部等等也先后接着模仿,到了下游,市镇理事会和媒体报章等也会慢慢的感染上这种特殊言行;结果是人以群分的一个特殊群体,有着其鲜明思维和言行上的族群特色。这只是一个伪论,不过,却也是一个耳濡目染的同化过程。

另外还有一个必要追究的问题是:小李光耀现象为何会发生?是偶然性因素促成,仰或是必然性的结果?换言之,这是不是一个刻意的人为结果?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未必有必然性的结果,因为环境虽然欠佳,但是,个人却可以拒绝同流合污,确保出污泥而不染的维护自我意识。

显然的,最关键的因素是看统治者是否完全剥夺了被统治者的选择权力,因为个人享有自由的空间越小,被社会同化的机率越大,则小李光耀现象就越普及。

有鉴于李光耀可以毫无忌惮的干预人民的生活,所以被统治者是没有选择的权力。从这一个角度来看,小李光耀现象是一个行为制度化的必然结果,是一个人为的制度设计的预期结果:个人丧失自我意识就是设计者的潜目的。

简言之,李光耀刻意塑造的新加坡社会制度,就是为了要制造李光耀化的新加坡人;说白了,新加坡制度体系复制了许许多多的小李光耀。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