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不会实行门罗主义

23/06/11

作者/来源:阿米塔夫•阿查亚 王会聪译 http://china.huanqiu.com

摘要:不断升温的南海紧张态势,使亚洲战略未来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再次浮出水面。中国是否在对包括南海地区在内的邻国实行“门罗主义”;中国的邻国能在多大程度上默许其实力上升。

  新加坡《海峡时报》6月20日文章,原题:中国不会实行“门罗主义” 不断升温的南海紧张态势,使亚洲战略未来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再次浮出水面。中国是否在对包括南海地区在内的邻国实行“门罗主义”;中国的邻国能在多大程度上默许其实力上升。

  1823年,美国时任总统门罗首次明确崛起中的美国奉行门罗主义政策。该政策禁止欧洲列强在西半球进行殖民或干涉内政。门罗主义的实质就是确立美国在该地区的霸权。

  某些人将该政策和当今的中国崛起关联起来。南海是中国的后院,中国也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但中美两国所处的历史环境存在巨大差别,使得这种类比过于牵强。首先,在19世纪并不存在能阻止美国在后院获取霸权的地区性强国或海外制衡者。英法两国由于相互敌对,很难在西半球施展拳脚。眼下中国如果要寻求地区性霸权,面对的制衡不仅来自美国,还包括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等。

  其次,门罗主义兴起时恰逢美国经济发生历史性转变,美国国会禁止美国几乎所有的国际贸易,该政策与1812年的美英战争不仅有助于美国国内工业发展,还整体降低了美国对世界各国的经济依存度。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决策者不必担心欧洲列强的贸易报复。而目前的中国要远比19世纪的美国更为依赖全球经济秩序。

  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商业以及由此带来的繁荣都将取决于印度洋、马六甲海峡,以及其他中国几乎无能为力但却被美国海军所控制的海上航线。因此,如果一个好斗的中国执意对其他世界强国封锁南海贸易航线,那么对于中国而言,海上交通中断和由此产生的冲突则无异于严重自残。

  中国领导人不会对此视而不见。其实他们或许没有采取好斗姿态的选项。因为代价确实太高。正如与大多数邻国解决陆地边界问题一样,中国应该与其他南海主权声称国就解决领土争端展开富有意义的双边谈判。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