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陆应以新加坡为师

20/06/11

作者/来源:世界日报社论 http://www.worldjournal.com

美英最著重人权,但新加坡未必尊重人权,奉行至今超越半个世纪的国安法,授权政府拘捕,拘禁任何可疑人士,当然包括敌对派系,拘禁并无期限,可以无数次延续下去,社会主义阵线的谢太宝,自1965年被捕后,便被拘禁近40年,过了退休年龄,才遣送到德国去,年前有美国学童接受笞刑,但美英两国竟然视而不见,对着人权状况已有所改善的中国大陆,反而夸大其事,厚此薄彼,就此一点,大陆应拜新加坡为师。

说穿了,道理极之简单。李光耀比蒋介石还要反共,新加坡连半个共产党亦容不下,当然包括疑似共产党的谢太宝,李光耀每次自大陆访问归来,经常会捉拿几个疑似共产党。美英由于有必要抗共,如是便纵容极端反共的李光耀,不然马共怎会在新加坡清场?相对之下,北京却未能因反恐而得到美英的信任。

不过李光耀虽然反共,却不排共,说下去,道理亦很简单,连蒋介石亦学不到。对付共产党的最佳方法,是深入共产党,深明共产党的方法,然后设计对付共产党的策略。李光耀最早加入有共党色彩的人民行动党,乘党内左派被捕之际,控制行动党。如是在1961年党内左派另组社会主义阵线,新加坡当年差一点染红,其时英国驻军尚在,李光耀就利用国安法去清除左派势力,就这方面,1949年前的蒋介石,可能比不上李光耀。

就算是今天的胡锦涛,可能亦比不上当时的李光耀,当时的李光耀,礼聘某些前国民党的左派为顾问,因为只有他们,才和共产党有接触,才理解共产党,用共产党的策略,去对付共产党,因此行动党的组织,有共产党的影子,有列宁的管理模式,操控方式。党内的精英称为干部党员,由李光耀亲自考核,因此对李光耀永远效忠,由李光耀指挥精英党员,由精英党员控制整个党,再由整个党管理整个政府。这种放开胸怀,广纳人才,多征谋略的作风,今天的北京以至台北未必做得到。

英国人成功统治香港100多年,原因是善用以华制华的策略,李光耀的首敌除了共产党以外,便是华校出身的政客,他们和前者是有关连,特别是华校最高层的南洋大学,李光耀起用过不少南大毕业生去竞选议员,甚至委以高职,早期便有李廷辉,杨子国,何子良等。今日民主党的领导徐顺全,同样出身南大,但他要面对不少师兄弟的挑战,能放开成见,起用敌对派系,亦是今日的北京做不到的。

北京最做不到的,还是善待反对派,新加坡的政治犯,要在樟宜监狱服刑。但樟宜的设备,有西方的水平,且包括贵宾房,大陆的秦城监狱会如此吗?谢太宝最后期被放逐到圣淘沙岛,该岛是度假圣地,而谢太宝亦有度假的待遇,大陆的保外就医,若非出国,只有受苦。

新加坡的人均生产值十多倍于大陆,有九成的人住在廉价的公屋,但起码有一点大陆是可以做而不愿做的,就是表面上,形式上的民主化。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的结果,是一党专政,但专政的同时,是容许反对党的存在,虽然反对党的生存空间不大,但生存机会仍有,如是在今年的大选,可以取得六席,反对党的作用变成制衡政府,鞭策政府。与此同时,执政党仍然策略性地维持一党独大,若开放政权,又何惧之有?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