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卢曜与南洋大学

21/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卢曜是南洋大学的几朝元老,与在风风雨雨中的南洋大学有着非凡的关系。卢曜早在1964年即入驻南洋大学,直到1977年为期总共14年,占南洋大学25年历史的过半时间,是大学历史的最重要见证人。

1959年的南洋大学法令,允许新加坡政府委派3名代表加入南洋大学理事会。1963年在修正南洋大学法令下,理事会的28名理事中有6名是新加坡政府代表。实际上,人民行动党在理事会的影响力应该是更大。卢曜就是以政府代表的身份进入南洋大学,过后出任常务理事。

1964年的人民行动党已经在新加坡政治舞台占稳脚步。人民行动党通过积极的逮捕行动来打击反对势力。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把竟争者的核心组织瓦解。1963年9月22日政府褫夺南洋大学创办人的公民权,陈六使过后离开新加坡。9月26日政府派遣征暴警察进入南洋大学校园,用征暴手段逮捕以及对付学生。

1964年6月5日,南洋大学与新加坡政府正式签订协议,同意按政府意愿改组大学。7月1日,莊竹林辞去校长职务。7月8日大学成立一个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从此,南洋大学的未来与生死,是完完全全的掌握在人民行动党的手上。

1966年6月1日卢曜出任副校长掌管行政,是大学内部事务的主要负责人,对南洋大学的实际运作有着实实在在的影响力。而在白里斯葛评议会任秘书的关世强,则先在1964年升任教育部常任秘书。两名前殖民政府的教育部高官同僚,分别从内外的全方位,完全的掌控了南洋大学。

从卢曜的教育部高官背景,进入南洋大学的身份,以及其所担当的职务来看,卢曜既是新加坡政府在南洋大学的代表,更是大学的重要决策负责人。显然的,人民行动党的最高指示,也是通过副校长一职在大学施行。

卢曜对南洋大学的教职人选聘请,课程的改变,王庚武报告书的改组南洋大学献计,以及教学媒介的改变等等的重要制度变迁,都应该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卢曜是在南洋大学闭幕前夕的,联合校园计划执行之前离开大学,但是否参与这一计划的策定则不得而知。

卢曜在任的南洋大学时代,见证了大学校长一职的更替,其先后是黄应荣,黄丽松,薛寿生,李昭明,以及吴得耀。卢曜是唯一的副校长,在南洋大学变幻莫测的风风雨雨中,长期的屹立不倒,也反映了卢曜的特殊身份与政治后台。这也证实了副校长才是南洋大学真正的决策权力中心。

卢曜的离职表示了卢曜历史任务的成功完结,也是南洋大学历史即将结束的先兆。1976年8月16日,李昭铭离职由吴德耀任代理校长,卢曜留任副校长。1977年8月15日吴德耀辞卸代理校长职,南大没有校长。

1977年8月23日起,南洋大学由一个特任委员会负责管理校政,以达致与新大进行更密切合作。1977年12月27日,借调新加坡社会事务部常任秘书陈祝强出任南大秘书长,负责执行特任委员会之决策,以及处理大学的日常行政工作。

王丽松在回忆录里指出南洋大学的三位高层行政人员是卢曜,王佐以及蔡崇语。王丽松对卢曜的记载是:‘卢曜是一位幹练而有经验的行政长才,也是难得的高级双语人才,他自一九六五年就任以来,几年之间尽力推行了魏雅聆与王庚武报告书所建议的几种改革。’ 王丽松的回忆录证实了,卢曜是推行南洋大学改革的最主要负责人。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