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人在中国

30/11/06

作者/来源: 喻尘 金剑 凤凰周刊总第147期 http://www.phoenixtv.com.cn

受访人:廖星亮,英文名JASON LEOW,新加坡《海峡时报》北京站站长

“刚到北京的时候,我如果先进电梯会为别人开着门,我早上上班会在出租车里对师傅说你早,我见到陌生人会对人家微笑,但是人家却说我是‘神经病‘。”

“我是西方记者吗? 可能算是吧。” 廖星亮自问自答,我们在丰联广场底层的星巴克开聊。他的办公室就在楼上。

廖星亮的曾祖父是广东梅州人,而他是家族移民后的第三代。在完成在新加坡的大学课程之后,廖星亮去英国伦敦完成了新闻硕士的学业,之后被《海峡时报》派驻北京。“但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外国人。” 他用流利的中文说。几个月之后,他将完成在北京的任期,被召回总部。

投资商从报道中找到在华赚钱机会

“说新加坡是一个华人社会是不太准确的。“廖星亮说,“虽然新加坡有超过70%的人具有华人血统,但一个国家的文化不完全受血统影响。所以英语是我们的第一语言,而仍被称为母语的中文却成了我们的第二语言。”

在以英语为官方语言、与西方社会文化更为接近的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在400万人口的海峡小国,它每天有超过150万的读者,覆盖了整个新加坡。它同样是新加坡了解中国的第一媒体。虽然与它同属于新加坡报业控股公司的中文报纸《联合早报》拥有众多中文读者,但其本土影响力远在《联合早报》之上。

“我们在北京派驻了4名记者,特别注重商业报道。“廖星亮认为,新加坡人关心的是怎样能够在中国赚到钱,在哪个行业哪些领域能赚钱。“新加坡有许多中小企业在这边投资,我们希望通过报道给投资者一些提示。比方说北京要在市里设立车辆电子计费系统 (Electronic Road Pricing)。而这个系统在新加坡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了,我们的读者和投资者都会很感兴趣。“廖星亮认为,如果漏掉了这个有用的信息,不但他的老板会失望,他们的读者会更失望。

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我们的记者一直以中国的经济发展建设为主要报道对象,最近从新加坡又派了一名记者过来,专门写社会新闻。“去年的SARS和今年的禽流感问题,让《海峡时报》的老板意识到中国的一些社会问题同样在影响新加坡的社会和人的心理。

SARS肆虐北京的时候,很多新加坡投资商都回国了。“我们的老板也说,如果实在不行,你们也回来吧。“廖星亮认为此时更是让新加坡人了解中国真实情况的时候,因为很多投资商的信心受到了打击,为此他和4位同事都留在了北京,坚持每天发回对SARS情况的报道,这为新加坡投资商在疫情结束后很快恢复对中国的投资信心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少政治嗅觉,多经济敏感

2001年,廖星亮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土地,做记者之后又开始做站长。“对很多的问题,我都没有太强烈的兴趣。“他举例说,“你看,有些外国记者,他对哪位领导人与哪些人有什么关系搞得都很清楚,哪个地方的领导换了,他会说你看这是谁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很清楚的表格放在了他们的大脑中。“廖星亮说自己不清楚这些,也没有兴趣。

每天除了统筹《海峡时报》在中国大陆地区记者们的工作之外,作为站长的廖星亮每天必须阅读大量的大陆报纸。“今天的新闻有时候可以作为以后的数据库,在以后解读新出现的现象时,可以找到若干年前发生的事情参考。“所以,就在许多外国媒体都在批评中国经济遇到了何种麻烦的时候,《海峡时报》的报道仍然对中国“充满信心“。比如在中国刚加入WTO之时,外国媒体对中国未来经济不抱有乐观态度,而《海峡时报》却偏偏出了一篇“看好“的文章。

“我的任期将满,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对中国的商业、金融方面的报道能做得更好。” 提起即将离任的现实,廖星亮透出一些对中国的留恋。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