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关注新加坡社会的新变化

15/12/03

作者:郎友兴 日期: 2003-12-15 来源 http://www.vjc.moe.edu.sg/
fasttrack/chinese/zongyiy/guoshi/sp_society.htm

新加坡立国至今38年,一直以经济高速增长、物质富裕(已跻身于世界发达国家行列) 和社会稳定著称于世。但是,笔者在此提醒人们关注这样一个事实:新加坡社会正处于转型之中,一个同1960、70、80乃至1990年代不同的社会,将出现于新加坡人的生活之中。

这个新的社会不仅会重塑新加坡人的生活,而且会向新加坡的政府与民众提出一系列的挑战。但是,笔者的感觉是,对于事关社会转型、新的社会之形成的诸种社会现象,人们似乎缺乏应有的敏感度。如有些人感叹新加坡风光不再了;有人对华文前景焦虑不已;有人批评新加坡人傲气,连内阁资政李光耀对时下的年轻人为何如此着迷于F4、5566也颇为不解。

事实上,这些现象的出现或讨论表明新加坡社会正在转型,预示着新社会的变化。这些事件、现象或问题往往没有系统、凌乱而又以不激烈的方式出现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发生于你我他这些普通民众的身边,只是人们缺乏应有敏感性而没有体察出这些变化、现象所含的新的社会的运行逻辑。

社会转型的动力

根据西方学者李普塞特(S.M.Lipset)、亨廷顿(S.Huntington)等的说法,经济发展到某一定程度后,因社会民众教育机会的增多与教育程度的提高、沟通的增加、城市化的发展等,人们就会在政治上有所诉求,例如要求制度的进一步开放和增加政治参与的渠道。经济上的发展也会带来社会的变迁,而经济与政治的发展、变化会对社会本身产生或深或浅、或早或迟的冲击。

新加坡社会的转型,首先与新加坡经济发展有关,换言之,它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一种结果。不过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因为经济的发展并不必然会伴随政治与社会的变迁,否则的话,就不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新加坡经济高速增长但长期以来社会相当的稳定不变,而政治维系于威权政体。

问题是,为何进入新世纪后,新加坡社会开始转型?答案自然还是与经济有关,即李普塞特等人所说的 “经济发展到某一定程度”。 这个程度按照英国的社会学家、有英国首相布莱尔思想导师之称的吉登斯(Anthony Giddens) 教授的说法,就是进入 “高度现代性的社会”。

新加坡已经进入世界发达国家行列,政府与民众对此说法均表示认可。发达国家是一个高度现代性的社会,它有一系列的社会与政治特点,如它是一个消费社会。这种经济上“高度现代性”或早或迟会表现于社会、政治与文化方面。新加坡经济近40年的成就开始影响、作用于社会等层面了。

除了经济因素外,新移民尤其1980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后移居新加坡的中国人,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新加坡社会的变化。这些新移民带来了不同的信念、习俗、价值观念、审美情趣与思维方式。他们认同新加坡有一个过程,就是在这个认同过程中他们反作用于新加坡社会,成为推动新加坡变化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全球化对新加坡社会变迁的影响自然是明显的。对于新加坡这个完全依赖于国际市场与国际政治的经济体来说,外在因素的影响不能不大于其他国家。更何况,新加坡是一个高度环球化的国家,也想追求高度环球化,不得不接受外来的因素如政治、文化与社会等影响。

“高度现代性” 的经济体、新移民与全球化构成了新加坡社转型与变迁的主要因素。

一些经验现象

下列是笔者所观察到的一些经验事实或现象。

一、性、婚姻与家庭

本地各种传媒均不同程度揭示了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婚前性行为增多,一夜情也不少见。据一家公司不久前的调查,新加坡男女在认识两个月就发生性关系的比例并不逊于其他国家多少。

此外,婚龄一再推迟,而没有结婚的高龄男女人数在增多,个中原因当然多种多样,如生活的压力等,但是,肯定同人们对性、婚姻与家庭的观念之改变有莫大的关系。这种现象当然不是新加坡所特有的,进入后工业化或 “高度现代性” 的西方社会都曾经过这种现象,连中国这种现象都日趋普遍。我们只能说,这是社会正在转型必然所要出现的现象。

二、消费与娱乐方式

新加坡已经出现新的消费方式与消费群体,它与以往的有很大的不同,也为时下不少人所不认同。敢于消费、敢于花未来的钱、炫耀性消费是这个消费群的一大特征。所谓的3C、4C甚至5C,就是这类消费的典型。他们的娱乐方式连李资政也不能完全理解了。

本地报章与娱乐周刊不乏大众文化明星的报道、新闻。八卦新闻俯拾即是,不是这个明星闹绯闻,就是那个仁兄有花边。报纸每天还有不少教人如何减肥(噢,现叫瘦身和纤体)、如何化妆、如何消费的信息。刊登这么多的信息,或是有读者群即有市场需要,或者媒体在培养读者的消费与欣赏口味,都预示着新加坡正在走向消费型的社会。

三、社会自主性与自由度

这方面已有了一些诉求。有人质疑新加坡电影的审查制度,提出一个年仅18岁的青年可以上战场,但21岁的新加坡人却不能看不加删除的电影。有人质疑新加坡的法律制度,认为有关口交的法律落伍,希望政府能与时并进。有人呼吁社会要对同性恋更加宽容。经过努力后,吧台可以跳舞,有些酒吧可24小时营业了。这些方面表明新加坡开始走向更开放、自主的社会。

四、反思政府体制、功能与政治多元

新加坡各方人士开始反思政府的功能。新加坡政府廉洁高效举世有名,但也在这种情形下,新加坡成为“保姆社会”。同时有人质疑政府的能力与体制,如本地建筑业颓靡不振,从业者指出根本的症结在于管理体制的问题。在人们纷纷提出各种如何提高华文水平的对策与建议时,不少人已经质疑政府语文政策本身了。对“易通卡事件”所反映出来的官商做法批评也毫不留情。

社会不时出现不同的声音。政府动员各种手段说明公积金制度改革之重要性与紧迫性,可以说苦口婆心,但依然引起社会的大争议,恐怕这是新加坡立国至今所少见的。甚至有人也质疑政府派军队到伊拉克。反对党也批评新加坡政治制度,如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批评新加坡的选举制度,认为垄断的政治造成新加坡人投票没有选择余地(《联合早报》11月28日报道),要求有更多的言论自由的空间。诸如此类的现象预示新加坡政治会走向多元。

当然,社会的变化还涉及到文化与国家认同等等方面。

怎样的社会?

高明者当然会避免对社会作预测。笔者在《我们应怎样看待经济预测?》(《联合早报·言论》版6月11日)一文中曾经指出,有不少不确定的因素会使经济预测每每落空。对社会的预测当然同样也有风险,不过笔者还是想作一个粗略的描述。

一个新的新加坡社会会是这样的:政治多元、文化多元但语言单一,(英语成为母语,这是否意味笔者对新加坡华文前景不乐观? ) 有限政府(即保姆型政府的退出,还政于民),开放自主与社会公共空间的发育、消费社会。只不知是否出现可称之为新“新加坡人” :不知苦难、思维新颖、行为前卫等。

以我这样暂居新加坡而对新加坡缺乏真切的体会来作此文章,最大的危险就是犯 “瞎子摸象” 的错误。不过本文旨在提出问题,以引起人们的关注和高明人士的探讨与研究,这从文章的标题《关注新加坡社会的新变化》就可以看出了。

作者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从事中国研究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