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杨荣文后遗症

29/05/11

作者/来源:李显涛 (12/05/2011) 大马论坛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麻雀下鹅蛋 之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 癸巳月 丁卯日

“杨荣文后遗症”(二)

这几天我都紧盯着杨荣文和陈惠华事件的发酵,因为毕竟是聪明人的游戏,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我觉得杨荣文和陈惠华无论是宣布“淡出”或者“退休”,就意味着他们继续担任阿裕尼基层组织顾问只是一个过渡性的问题,对于支持他们的45.29%选民将情何以堪呢?没有油水可捞就走为上策?比较起来还是行动党弃将刘锡明、司徒宇斌和朱倍庆有情有义,这些高智商的行动党部长就是这样的担戴吗?不免让选民心寒。

按照李显龙的说法,他们的第四代领导核心大约是在2020年才开始运作,也就是说老将还有两届的时间去打拼。如果这回当选,这两人会说以下的话吗?

陈惠华说她并不打算参加五年后的大选,因为到时她已57岁。她准备休息一下,并考虑接下来的动向。

杨荣文:“我已经57岁,到时就62岁了。我会协助确保移交过程顺利。”

[精英部长论的彻底破产] 在行动党的论述里面,过去都有部长是“重中之重”、“精英中的精英”、近乎完美“圣人”之说,以至于部长领军所向无敌的竞选理论甚嚣尘上。这我只能找到美国佬的“American exceptionalism ”可相比拟。“美国例外论”是美国人自认他们是上帝钦点的子民,因此将优于世界所有的人种。但是这种“例外论”的罩门在于只要出了“例外”就彻底破产了;不可能输的输了、输不起的也输了,那就无效了。

还记得选前“前新闻工作者”林义明写的不能低过5字头得票率的恐吓文章吗?今天他的 《最大的赢家是人民》改口了:

人民行动党总得票率是60.14%,同上届大选相比,下滑6个百分点。/尽管蝉联执政的行动党对总得票率下滑及阿裕尼集选区失守感到失望,但对不少选民来说,这还算得上是双赢的结果。别忘了,执政党的支持率仍处在60%的心理支持水平之上,这可是让在雅加达出席亚细安峰会的领导人羡慕的成绩。许多老百姓和外国投资者所担心的局面并未出现——即执政党只获得以“5”字开头的总得票率,并输掉几个集选区,成为“相对弱势的政府”。……可以这么说,本届大选的最大的赢家其实不是工人党,而是新加坡人民。

其实要咬文嚼字的话,60.14%和59.99%只差0.15个百分点。再说还有好多位部长领军的集选区成绩都是挂5字头的水平:马宝山(57.22%)、雅国(58.56%)、林瑞生(54.83%)、尚穆根(58.39%)、黄根成(56.94%)和吴作栋(56.65%),居然还有4字头的,当然就是杨荣文和陈惠华领军的阿裕尼团队(45.29%)。

林义明就是我所说的文棍很方便地从右向中间移动的典型,还以为自己有多公正!来临的星期六,让我们拭目以待早报《话廊》那批无耻之徒如何改弦易辙。

[否认模式] 杨荣文和陈惠华对于落败,到如今还是处在否认模式的阶段,不肯正视自己的问题。

杨荣文说:“从一开始,工人党已把阿裕尼当成是全国性战场。”总理公署部长陈惠华说,“由于他们的意见没有被充分的听取,行动党继续按本身的思维和观点来制定政策,有时似乎没有听取意见。行动党必需确保能针对,不满情绪产生的根源作出回应。”新科议员陈振声也帮腔说:“人民对政府的不满,这笔账最终杨荣文埋单。”——这和林少芬做主席,搞不好上海世博新加坡馆,却在早报写文章批判并切割有什么两样?

两个人都有意要把自己扮作行动党的烈士,其实他们无论在政府高层或者行动党都是核心的领导,没做好就是没做好,不必有什么遁词的。

此外如俊哥所言:所有政治都是当地政治。阿裕尼的治理模式和行动党在全国的治理模式是一模一样的,有觉悟的哲人为什么没在自己的领地做出一点什么不同的治理模式出来,足以为全国的楷模?那边山高皇帝远的,你就是政府嘛。

除开客工宿舍的问题,大家应该还记得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海啸,使到国人都勒紧腰带,而行动党所有市镇会也做出冻结杂费一年的承诺。可是就在那个时候,阿裕尼市镇会的主席潘惜玉却突发奇想,要拿组屋清洁度和杂费挂钩,也就意味着变相起价。这件事经网上博客提出,指出阿裕尼市镇会坐拥9千万基金,每年都有好几百万的盈余云云,迅速延烧成一个全国丑闻。经过主流媒体的配合和潘惜玉的抵死否认,愤怒的舆论终于被压了下来。现在回头来看,这种“压下来”也变成了反对票,有什么好高兴的呢?

陈惠华透露,自己与阿裕尼团队是在竞选期间,才真正感受到人民对政府的不满与气愤,因此行动党团对才作出要率领改革行动的承诺。

有这么后知后觉的睡觉部长吗?

[“兔死狐悲”的同侪] Omy的网上新闻: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陈庆文博士说,再派部长攻阿裕尼对行动党来说风险很大。

“如果再败选的话,怎么办?行动党相信会采取观望态度,再看行动党有多大的胜算赢回阿裕尼。如果工人党的势力在下届大选仍很强,行动党未必有信心冒这个险。”

派‘超级A队’或将退休部长领军?反对党下届再攻下另一集选区?行动党未来5年面对什么挑战?哪位部长将负起夺回阿裕尼重任?

这就是李显龙今后要面对的艰难局面,行动党党内的裂痕说不定就由此而起。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