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果真吹灯熄号?

21/05/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在5月7日举行大选,午夜时分大选结果情势已然明朗。7天后的5月14日晚间,李光耀和吴作栋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两人将离开内阁,让年轻一代带领新加坡继续前进。

5月18日李显龙宣布内阁大改组:尚达曼升任副总理,留守财政部,并兼任人力部长,成为李显龙与张志贤之后的第三号权力人物。原副总理黄根成、部长马宝山和林双吉,三人都落马出局。接受两位资政的请辞,不过,却另外委以新职务:吴作栋为荣誉资政兼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高级顾问,李光耀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高级顾问。李光耀婉拒了荣誉资政头衔。

在这一回热热闹闹的政治演化过程中,官方媒体的新闻聚焦点,塑造了李显龙新内阁的崭新新气象。在这一种旗帜鲜明的改朝换代氛围里,相对之下,李光耀似乎是静静的步入了历史,看来会从人民的视野中淡化,终将消失。

这一个刻意营造出来的新局势,有多少真实性?其中有些什么特殊的政治目的?是否隐藏了些什么不可以太过张扬的政治安排?

最大的疑问:李光耀是不是真的就从此封刀挂剑,卸甲归田?换言之,当下的政治桥段,又是不是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意图金蝉脱壳之计?

为此,不妨尝试回顾历史,从一些过往的蛛丝马迹,来看看这一回热闹的政治事故所为何事?

李光耀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只要新加坡出现了问题,即便是在要把我下葬之际,我还会从棺材里跳出来。’那么,李光耀何以会把紧握50多年的权力,突然之间拱手相让,说放就立刻放下? 尤其是,此时此刻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中国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西方人说:金钱豹改变不了斑点,意思是一个根深蒂固的思想与行为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一个长年累月,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认为李光耀会就此退隐,不再过问江湖是一个不实际的想法。

事实上,从这一回的政治安排来看,李光耀在新加坡政坛的屹立不倒地位依然是50年不变。何以有此说法?要了解个中情况并不太困难。

首先,李光耀本人从来就没有卸甲归田的打算。大选之前是如此,大选期间还在指指点点,大选结果之后的7天里亦没有任何的请辞迹象。由于事前毫无征兆可言,所以媒体才会有:‘震动…消息来得相当突然,是人们意想不到的’这一种说法。显然的,永不言败的李光耀绝对没有退隐江湖的意愿。

其二,李光耀可以享有体面的请辞,自动卸下资政职务,相反的,黄根成、马宝山和林双吉,都得面对突然落马出局的尴尬窘境。三人都是共事多年的老同僚,何以会有厚此薄彼的不同待遇?这是因为李光耀必须有一个适当的转轨渠道,过度到另外一个政治平台。这表示李光耀的政治地位还是一如往日的受到必要的尊重。

其三,李光耀卸下资政职务,除了放弃了内阁地位的虚名之外,并没有什么政治权力上的损失,因为李光耀早已不理政府的日常作业,那已经是李显龙的工作。换言之,对李光耀而言,有没有这个资政虚名,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有也可以,没有也是无妨。况且,此举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赢得纯朴新加坡人天真的衷心赞誉,比如:‘拿得起放得下的大智大勇…相信国人都会为之感动不已。’更重要的是,可以为四面楚歌的李显龙,塑造一个脱胎换骨的新政治格局。这不是一个攻防俱佳,两全其美的政治策略吗?

GIC自1981年成立以来就是在李光耀的掌握之中,所以不论以什么姿态出面,李光耀对这家主权基金的影响与控制是没有人可以相比的。李光耀换个高级顾问名堂,完全不影响他对这家公司多年来的掌握。

按Ross Worthington (2003)的说法,李光耀在卸下总理职务之后,全心全意的去建立与发展本身的势力集团对新加坡财经资源的控制。

这个观点是有所依据的,事实上,李显龙在任总理之前的多年以来,都是担当财政部长,而李显龙太太何晶,又不知为何刚好是淡马锡的总裁,所以说新加坡的财经资源,确实是在李光耀和李显龙父子的治理之下。

这一种20多年来的情况,并没有在今天因为内阁改组而改变,在可预见的将来,这局面也不会有所改变。因此,李光耀的权力地位没有实质改变的说法,也是有所依据的;唯一的不同只是由台前隐入幕后,从显转潜。

其四,尚达曼升任副总理和留守财政部,有助进一步巩固李光耀和李显龙的政治权力与对新加坡财经资源的控制。

1993年尚达曼在官方保密法令下被提控;当年,公务员内有两派不同的声音,其中一派认为尚达曼是一个有前途的官员,应该留在体系内栽培。在两派纠缠不清之际,有人请出时任资政的李光耀拍板定案。过后,尚达曼的仕途步步高升。不言而喻,李光耀和李显龙就是造就尚达曼政治前途的恩人。另外,按李光耀的说法,印度人很难成为新加坡的总理,所以这只政治棋子是不会威胁李显龙的权力地位。

其五,李光耀为何以如此高龄还要再战江湖?一个很重要,却不那么明显的原因是李光耀要留在总统府生活。李光耀在这个全新加坡最最昂贵的大花园地皮,已经生活了50多年,他的整个人生的政治经历就是在这地方度过;总统府是李光耀生命的一个重要元素。因此,‘李总理透露两位资政短期内将留在总统府办公,至于长期安排政府将另做打算。’应该就是为了满足这一个目的。

从Tom Plate 的描写可以知道,李光耀在总统府内有着很好的贴身医疗服务,亦有两位年轻随从官员随时待命听侯差遣。当然,那是一个在闹市里,鸟语花香的人间天堂。

由此可见,李光耀的实权不论在政治上,财经资源上,以及生活方式上,都没有什么的改变,虽然,新加坡政治风景线上已经有了不同寻常的更动。

这不也就是说,李光耀并没有退隐江湖。李光耀以一个轻而易举的四两拨千斤,就已从山重水复疑无路,过渡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诚然,李光耀的政治智慧肯定不是盖的。

末了,选前出局的林文兴和落选出局的杨荣文,都清楚表态不会参选总统一职,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政治含义?

在新加坡的政治体系里,总统和政企是两个可以用来制衡政府的机制。政企是财经资源,而这一块权力已经由李光耀与李显龙看管。总统是一个可能发展为新权力中心的平台,所以向来是由你办事我放心的人士出任,以免节外生枝。

由于只有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人士够资格参选,所以前部长和前高级公务员最有机会竞选。有鉴于,这回大选有前高级公务员加入反对党,所以李光耀与李显龙不免会对即将来临的总统选举有所顾虑。因此,表态不会参选总统一职,也就是公开交代不会与李光耀为敌。何以要多此一举?那就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内幕。

不过,想想看,如果多年来寄人篱下的吴作栋,要另起炉灶出来竞选总统一职,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这或许也解释了何以三位前部长要如此狼狈下台?看来当权者是要先下手为强,把政治资本全数收回,免得他日政治角力场上,夜长梦多。

从今天的局势来看,民选总统是体制内不满人士,可以颠覆李光耀政权的一个大缺口。因此,对李光耀而言,总统人选起着一个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重大功能;这是当下新加坡政治格局里的一个变数和隐忧。这应该也是为何不能就这样封刀挂剑,吹灯熄号。或许,李光耀此刻正在总统府内挑灯夜读,盘算下一个50年政权大计。

后记:

伦敦,经济学人的《新加坡和李光耀:不会就此消失》(19-5-2011)质疑李光耀会退出政坛。文章引用了李光耀在1988年的经典名言:‘那些相信我在卸下总理职务后,会永远退休的人应该把脑袋拿去检验。’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