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在中国推销文化

30/10/07

作者: 郑晓奕 日期: 30-10-2007 来源: http://blog.voc.com.cn/
sp1/zhengxiaoyi/170411382427.shtml

从过年前,部长李文献在新闻、通讯及艺术部的年终答谢宴上首次宣布将把第二届“新加坡节”办到北京、上海,到多次参加官方举办的造势新闻发布会,到上个月新闻部专门邀请中国三家驻新媒体记者吃饭沟通,我一直在关注由新加坡政府主导的这一大型文化外交活动,将如何在京沪两地登陆。

在文化层面上,有人认为这个历史略显苍白的岛国是“文化沙漠”,但它自己标榜是“多元文化社会”;有人认为这个强权政府治理下的岛国国民缺乏艺术创造力,但它近年来拨巨款发展文化产业,“新加坡节”便也应蕴而生。

首届文化节两年前亮相伦敦。新加坡由英国而开埠,没有英国殖民者可能就没有新加坡,二者在文化上脐带相连,首选伦敦理由充分。而第二届即强势登陆中国,也足可见今日中国对新加坡政经意义上的重要。

我敢说,一般中国人对新加坡的文化概念是极为模糊的。下南洋、华人多、新马泰游、李光耀、孙燕姿、八十年代的新加坡电视剧,除了这些关键词,你还能在第一反应的时间里想到什么?

那么,这个耗资1千5百万人民币、调动新加坡政府14个部门联合打造的“新加坡节”,将会呈献给中国人怎样一个“文化新加坡”的形象呢?

我很好奇,也在多次预告发布会上寻找答案。遗憾的是不能亲在京沪见证它的盛况,也不知京沪的同事会怎么报道它,更不知它会在京沪观众中收到什么效果?

在这里,我也落力地替新加坡推销预告一把:如果身在京沪的你对新加坡有那么一丝丝的好奇,或者可以去东方广场的新世纪影院花上180元买上可连看6个新加坡电影的套票,或者在沪上的一些大型商场前观看免费的户外演出。涵盖音乐、戏剧、舞蹈、文学、视觉艺术和设计等形式的27场节目在www.singaporeseason.com上有详细介绍。

看完后,来告诉我,你对新加坡的观感。

转载《联合早报》驻京记者韩咏红文章《京城偶寄:在京沪“促销”新加坡》如下。她介绍得很全面、深入,我决定不再费力添足。

当首届“新加坡季”(Singapore Season)2005年在伦敦落幕时,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曾在总结记者会上说,新加坡推进这类文化外交的尝试不会就此打住。下一次的新加坡季,目标城市可能是亚洲的北京或上海。

两年后,这一“季”果然来到东方的舞台,名称改成了“新加坡节”,规模却比首次扩张一倍,而且举办地点不是“北京或上海”,而是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同时举行。

数字能清楚说明两次新加坡节在规模和受重视程度的不同:新加坡季在伦敦的预算是183万新元,这次是300万;两年前是以本地四个艺术团体的演出为主,旁加晚宴、美食节、电影周、商业论坛、帆船命名式等周边活动;这回的活动则是一长串:表演艺术节目五项,再有画展、摄影展、雕塑展、设计展、电影节、文学座谈会、新加坡商业座谈会、新中媒体商业论坛、新加坡展、晚宴和户外演出;当局上次没有公布所有活动总票数,但四项演出总票数最高估计大概为1万张,这次是3万张。

政要的参与度也是一种指标。两年前,国务资政吴作栋和李文献先后飞往伦敦参加新加坡季的活动;这回,除了资政与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李文献以外,副总理黄根成以及贸工部政务部长李奕贤都将飞往中国,在新加坡节的活动中亮相,或在论坛上演讲。

将新加坡的文化艺术“集体打包”然后推介到外国,对于一个曾自我批评为文化沙漠的小国来说,能累积出这些艺术作品与海外观众分享,应该承认为一个值得肯定的成绩。不过,促进文化交流似乎不是新加坡节的最大目标,甚至文化艺术本身并不是目的,而只是通向其他目标的渠道。官方在其对外表述中说得相当清楚:新加坡节是文化外交,通过文化来对外展示一个富有创意、生机勃勃、多元化、国际化的新加坡形象。

这场文化外交活动的另一个用意,估计是表现新加坡具有发展知识经济和文化产业的优越条件。

创意、社会活力、多元文化碰撞……虽然至今并没有权威理论将这些社会环境与知识经济的必然关系论证得很清楚,但大家都看到了英美日韩的经验,因而推论出文化艺术蓬勃的城市,其知识经济和文化产业往往也十分发达。

此时,政府积极对外推介一个富有创意的新加坡形象,有助于为发展知识经济铺设条件,累积“形象资本”;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当局或许也是感到一些压力,需要扭转外界对新加坡管理过多、民间活力不足、社会思想不够活跃的印象。

将文化界耕耘多年的成果进行集体包装,打造成平台对外展示新加坡“不同的一面”,这无疑是改变形象的聪明做法。问题是,由行政力主导的“新加坡节”,是否反而强化了外界对我国行政主导一切、管理深入一切的看法?事实上,官方主导下,“新加坡节”是否展示我国最具代表性的艺术作品,一直是本地艺坛一个具争议性的问题。上周,本地英文报章即对节目单中不见已故戏剧家郭宝崑的创作提出质疑。

2005年,英国《每日电讯报》有一篇调侃“新加坡季”的文章,标题叫“从此你将有创意!”(You will now be creative!),讽刺新加坡以为创意有可能根据计划、按照指令“生产”的思维。事实上,事隔两年再翻阅伦敦艺评人当年对新加坡表演团体的评论,其中一些典型英国佬式的苛刻用语,仍让人触目惊心。

来到中国,以中国人委婉和讲面子的习惯,“新加坡节”大概不会面对和当年一样的遭遇。节目如果不受欢迎,媒体和社会舆论顶多对之不闻不问而已。因此,未来在评估“新加坡节”得失时,更需要新加坡人客观、审慎地依靠冷静判断,来衡量那300万新元预算费花得值不值得。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