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學以精神為最上

05/02/07

作者: 陳平原 日期: 5-2-2007 来源: 《书摘》2006年第9期 http://www.tecn.cn/data/detail.php?id=13092

西南联大的情况,大家比较熟悉;下面这个小故事,估计比较生疏。半个世纪前,陈六使与新马华人共同集资,在新加坡创办了海外第一所华文大学一~南洋大学。从开办到合并,二十几年间,南洋大学始终伴随着激烈的争议,其中困扰着他们的,是政府主持的一系列学术评鉴。1970年8月,李光耀总理应南洋大学历史学会之请,做《南大与我们的前途》专题演讲,其中提到,南大创办的最初几年,出现很多非常优秀的学生;“很矛盾的,现在南大的师资和教学水准虽已提高了,但特出的学生却没有从前那么多”。是有点奇妙,教学水平上去了,学生却不见得比以前更有出息。如何解释这一矛盾?我以为,关键在于创校初期,教授与学生全都憋着一股气,有明显的精神追求;日后走上正轨,教与学都变得平淡无奇,无论学生还是教师,都不那么有“精神”了。其实,不只南洋大学如此,古今中外很多大学,都曾面临如此尴尬的情境。

“大楼”不能取代“大师”,这是目前大家谈得比较多的;我想补充的是,“学问”不等于“精神”,办大学,必须有超越技术层面的考虑。学校办得好不好,除了可以量化的论文、专利、获奖等,还得看这所大学教师及学生的精神状态。好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有明显的精神印记。过去常说“教书育人”,不是没道理的。不管你是培养“英国绅士”,还是所谓的“共产主义新人”,都是把人的精神面貌放在第一位。19世纪英国著名教育家纽曼积极倡导自由教育,以心智训练、性格修养、理智发展为目标。关注的是心智,而不是专业技能,用他的话说,便是“构建概念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心智的科学构成的结果。这是一种习得的判断力、敏锐力、洞察力、见识力、心智的理性延伸力以及才智的自制力及沉着力。”无论我所说的“精神”,还是纽曼强调的“心智”,都是以人为中心,注重长时段的影响,而非一朝一夕、一时一地的表现,故无法落实在各种硬指标上。

总的感觉是,目前中国的大学太实际了,没有超越职业训练的想象力。校长如此,教授如此,学生也不例外。北大学生常被批评为不谙世故,书生气太重;但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坏事。如果大学还没毕业,已经老气横秋,像坐了十几年办公室,对所有人事均能应对自如,这其实很可怕。学生嘛,总该有点理想主义,即便不切实际,也没关系。

记得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是这样开篇的:“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请允许我套用:大学以精神为最上。有精神,则自成气象,自有人才。

(摘自陈平原《大学何为》一书中《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一文。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5月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