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大中文系的前世今生

16/02/07

作者: 未祥

人類的歷史是“重復”與“差異”,是“螺旋的鋸齒前進”,繞了一大圈,以為回到了“原點”,已不復是當初的那個模樣,“它變成一個永遠隆起的硬塊,再也無法復歸自己原有的虛空”(引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題目中的“南大”不是中國“南京大學”的那個“南大”,更不是未來極有可能升格為大學的“南方學院”的“南大”,這個南大是馬新歷史與現實鬼魅糾結的“南洋大學”和“南洋理工大學”的南大中文系,它的前世與今生是本文的論旨。
 
起碼在80年代以前,馬新華社曾經共有一個南大,它是中臺以外海外第一所華文大學,空前的,也是絕後的。南大的創立與其“關閉”有它的歷史、政治、民族生死存亡的特殊語境。

六七十年代在雲南園匯集了一匹文哲學者,研究經史的史次耘,任中文系主任治甲骨金文的李孝定,在“蕉風椰雨”中寫成《莊學管窺》集校讎、義理一身的王叔民,還有敦煌學的潘重視,和後來自美學成的王潤華,南大中文系曾有過一個具體而微的“中國圖像”。

1980年8月,南大“拼入”當時的新加坡大學(南大精神至此“魂飛魄散”),即今日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次年,在南大原址建立南洋理工學院;1991年與國立教育學院合拼,成為南洋理工大學,英文縮寫為NTU,中文簡稱為“南大”。
 
啊,此南大非彼南大,可它是在原南大的校址上建立的,歷史的玩笑與陰魂不散。

到了2005年,南大“復辦”中文系,招聘中港臺與英美畢業的中文、歷史博士。就像當年“關閉”南大,今日南大中文系的開辦也是基於政治、現實利益和教育的需要。

讓我們讀一段南大中文系首任系主任李元瑾博士的話︰新加坡推行雙語教育,國際上英語的實用價值和中文地位提高,使中英文在語文和文化的翻譯上顯得越來越重要,越來越有市場……設立中文系,是人文學院的旗艦係。為南大人數眾多的理工科學生培養人文素質,培養各院係的華文精英。以雙主修或副修的方式,掌握中國語言、文化、政治、經濟等知識,方便日後與中國聯繫”。(引自《聯合早報》2003年12月1日)

曾幾何時,區區的一個中文系竟成了以英語理工為主體的南大“人文素質”的“精神導航”。叫“前代”南大人于有榮焉。然而,我們仔細看看中文系在南大創辦是基於︰中文地位提高、市場價值和方便日後與中國聯繫(投資經商之必要)。說穿了,它和近30年前“關閉”南大中文系是出於同樣的考慮,30年前的中國的文革剛結束,改革開放的步履蹣跚,中文絲毫沒有國際與經濟地位,念中文系的更是“政治不正確”。

南洋理工大學第一屆中文系招生反應熱烈,超出原定招收的50%,許多學生被“拒于門外”,第二屆收生近百位,當中大馬華裔(獨中生)佔了近40%,而單單寬中畢業生錄取2006年度的近30位,比例之高居全國之首。

不過南大中文系廣招大馬華裔生不得不讓人揣想獅城精明政府的考慮是要“彌補”當前中、小學華語文師資的“斷層”。大馬華社耗時12年培養獨中畢業生進入南大中文系,他日必“嫁作”獅城華語文老師的當然人選!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