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教师关于小学教育的反思

30/11/06

自卑的未来主人翁-
一位新加坡教师关于小学教育的反思

作者: 黄若谷 日期: 未祥 来源: http://bbs2.iyaya.com/talk/t-1-14336-0.html

近几个月来,我国教育呈现了新气象,当局在检讨各项教育措施后做出一些调整,可是,我认为在现有的教育决策中,对国家人民负面影响最深远的小四分流制和小学生的学习压力并没有获得处理。曾有小学生因功课压力而自尽的遗憾,不能说不是对制度的消极反抗。

小四分流制弊病的核心是,它让许多小学生变得自卑,在教育心理学称为低微的自我感受(low self-esteem)。自卑感重的人潜意识里认为:一、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二、我不配得到别人的爱。

可是,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接纳和关爱,每个人都需要相信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这是人类心理的基本需求,好比氧气之于生物的生存。所以,一个自卑的人会花许多精神和时间向外人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果不成功,就会封闭自己。因此,自卑的人会不自觉地产生以下三类举动:

  一、用行动遮掩自卑感,证明自己:例如爱吹牛、爱说话、爱批评别人、好斗、好胜;
  二、过低调的生活:接受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不与人交往,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缺点;
  三、沉迷于幻想: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关爱,所以将自己的心灵封闭起来,活在幻想中。

自卑的人没有真正的朋友,他们内心孤独、不安,是一种心理病态。正如在监狱和精神病院居住的人,大都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遭遇到十分残酷的事件,才让严重的自卑感摧毁生活。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其实,每个人都会对某方面有些自卑感,而在另一些方面有自信心:例如对自己的外貌、资质、办事能力、交际能力、体育技能等的不同表现,产生不同的感觉。可是,如果他能感受到身边的人都爱他,接受他的缺点,那么他还是能够活得快乐自在。

令人欣慰的是,研究发现不是所有的青少年都有叛逆的行为,而成熟快乐的青少年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有良好的自我感受,认为自己虽然不完美,可是还是一个有出息又讨人喜爱的人。

许多社会问题都能追溯到肇事者的自我感受:一个对自己有良好自我感受的人,是一个自爱自重和充满自信的人,在面对毒品、色情媒体、婚前性行为及其他害人害己的诱惑时,会有勇气说“不”。比较有安全感、自信的青少年,比较懂得抗拒不妥的团体压力;但比较缺乏安全感又缺乏自信的青少年,虽然明知不对,但往往希望能被同侪认同,就会随波逐流,做出触犯法律和道德规范的事。

一旦一个人自认没出息,他已经产生不利于自己的偏见:即使成功了,他也会归功于运气,或别人的帮助,否定自己的能力。因为缺乏自信,所以依赖性强。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总看到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缺点。他的情感世界里充满了妒忌和不安,极度渴望别人的肯定与注意。他不会为别人的成功而喝彩。可以想见,那会是一个多么不快乐的人。

如果一个人自认是个不值得爱的人,即使他身边的人努力去爱他,他还是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反而会刁难爱他的人,证明爱他的人最后会放弃他,不会坚持到底。可见,那是一个多么不快乐的人。

分流的隐形枷锁

卑微的自我感受是一个隐形的枷锁,客观的事实不能改变他主观的判断。最实际的例子是对自己身材不满的人,会减肥不止,骨瘦如柴了还是觉得自己肥胖,必须靠心理治疗打破心理的枷锁。

为什么我说我国小四分流制度会造就自卑的下一代呢?

首先,自我感觉的形成从儿童时期开始,而且因为卑微的自我感觉是一个无形的枷锁,一旦铐上了就追随我们一辈子,影响我们的心理健康,需要通过一段时期的心理治疗才能释放自己。青少年时期的叛逆行为越严重,显示他的自我感觉越卑微。

再者,小学时期是建立长期自我感觉的关键时期。

许多孩童在进入小学之前,都蛮喜欢自己的,因为他们能感受父母的爱,五六岁时学会一些基本运动,觉得自己很行。可是进入小学后,他们的自我感受指数日渐下滑。那是正常的过渡时期,因为他们面对更多同侪的比较,对周围的事物比较敏感,他们开始发现自己不是爸爸妈妈所说的如此聪明、漂亮、有本事。除了父母,他们也在乎老师、同学对他们的评价,而分数是一面无情的镜子,让他们知道其实自己不是绝顶聪明,而且作答时有些粗心。因此,小学是重新调整自我感受的重要阶段。

要他们对自己重新建立良好的自我感受,他们必须有许多机会品尝成功的甜果:学会多种球类运动、演奏乐器等;学校的各类课外活动都是建立良好自我感觉的契机。可是,如果学校和父母都以学业成绩至上,那么,一个在学业上达不到父母教师期望的学生,很容易就会产生自卑感——即使他是个优秀的运动员,也会感到自卑。

觉得自己是个不值得爱的人

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价值观影响自我感受。如果一个社会崇尚样貌姣好的女生和有运动天分的男生,而不那么在乎学业成绩,那么,那些小美女和运动出色的男生会很快地建立良好的自我感受——即使他们的学业成绩属于中下。同样的,在一个崇尚优异学业成绩的社会,学业成绩在建立小学生的自我感受过程中自然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在孩子十岁时,进行分流考试最大的弊端是:小学生心智尚未成熟,无法质疑长辈和权威的期望是否不合理。当他们达不到长辈的期望时,只会认为自己没出息,而且,孩子在小学时期必然仍视父母为神明、为英雄,当父母对自己的成绩不满而斥责孩子时,他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值得爱的人。因为孩子认为连父母都不爱他,别人更不会爱他。

打着“因材施教”口号的小四分流,其实是一种淘汰制度、选拔制度,不是一视同仁的基本教育。许多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落人后,在孩子一二年级时就送孩子上补习课,或者父母在家陪读,要孩子作成堆的补充作业,完全没有让孩子有机会证明他能自动自发地学习。因此孩子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没出息的人,得靠补习老师和补充作业额外进补,所以考取好成绩时不会加强良好的自我感受,只会因不被父母教师责骂而松了一口气。

我有个朋友替一个男生从小三那年开始补习数学、英文和科学,男生小六会考成绩斐然,进入我国顶尖男校。母亲最近投诉他上了中学不够独立。能怪这个男生吗?这个朋友坦言该男生没有读名校的条件,他的成绩是长期填鸭式的补习的成果。可是,在以会考积分分派学校的制度下,没人知道孩子的自我感受指数是多少?靠长期补习孕育出来的是一群“自卑的精英分子”。虽然他们嘴里埋怨,可是,倘若你让他们停止上补习课,靠自己学习,他们会惊慌失措。

戴着自信面具生活

自卑的精英分子是戴着自信面具生活的。自卑的人和自我感受良好的人表面上都可能显得自信。要区分他们的不同很容易:自卑的人妒忌别人的成就,自信的人为别人的成就欢呼。自卑的精英分子不做不为人知的善举,在图书馆把参考书的重要章页悄悄撕下……

他注入毕生精神时间建立事业,只是为了博取他人的肯定与掌声,同时也是为了逃避孤独;剥去附属的物质名声,他们并不喜欢真实的自己。有良好自我感受的人,在独处时,还是喜欢自己,他不会花费心思去争取别人的认同,让别人对他的印象左右他的心情与决定。有良好自我感受的人在失败时,不会否定自己的能力,而是自我检讨,向人讨教,然后重新出发;自卑的人在失败后,可能走上绝路……

为什么一些残障者,包括小孩,说话充满自信,眼睛闪烁光芒?因为他们可能双脚残障,可是双手灵巧,所以觉得自己还是个有出息的人,而且得到周围的人的接纳与关爱。

当我的老大进入小一时,他还十分快乐,不知道什么是考试。当他考到前十名时,他竟然感到十分失望,他发现自己不是全班最聪明的学生,他不是庆幸自己比班上其他30个同学的成绩来得好,他只同首九名同学进行比较。

孩子的反应令我感到错愕,我看到了分数与排名如何打击孩子的信心,明白什么是以分数为重的选拔教育制度造就“失败者”。
那一定是考题太难

在新加坡现今的教育制度下,我不知如何让儿子明白我对他的爱是无条件的,即使他没拿第一名,我依然爱他。另一方面,我又担心他会不会因此学习态度散漫呢?而我也不赞成在孩子考取好成绩后,买东西奖励他,因为研究发现,长期用奖励方法会扼杀孩子自动自发的精神。我该如何在新加坡现今的教育体制下实践我的教育理念呢?

我思索了好久,在儿子升小二那年,我告诉他:“如果你每天用功读书,期考的最后一天,妈妈带你去买礼物,奖励你的勤奋。我不在乎你的成绩,因为如果你十分用功还考不好,那一定是考题太难。如果你临时抱佛脚,却考取好成绩,你说妈妈该奖励你吗?”他摇摇头。

一年四个学期,我们俩期待期考的最后一天,偶尔我们一起先到玩具店看看下回要买什么玩具。儿子小四那年,他叫我不必买礼物了,读书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买礼物奖励很幼稚,不过他笑说对当年读低年级的他蛮管用的。

“妈妈,你为什么没买补充作业给我?我的同学都有做,你去买给我好吗?我也要考取好成绩。”儿子八岁那年说的这番话是我最大的欣慰,我很惊讶他才小二就开始动脑筋,要考取好成绩,也已经培养起自动自发的学习态度。虽然他还是懊恼自己不是名列前茅,可是他知道父母依然爱他。

我也和儿子讨论我对教育本质和制度的看法,我要他去问全级成绩最优秀的同学一些他已知道的基本常识。他兴冲冲地向我报告:“那些书呆子,竟然不知道太阳的温度,不知道谁是希特勒!”

“孩子,你对大自然、对历史的认识远远超越一个十岁大孩子应懂的知识,妈妈引以为荣,可是,这些知识不在考试范围内,你明白这个教育制度的毛病吗?”

老大也发现,运动场上赢得奖杯的学生,99%来自普通班,我告诉他:“我宁可你学业得80分,运动得80分,而不是学业100分,运动0分。当然,你的情绪商数和品格修养最重要。”

不是因材施教的本意

小六会考好比参加800米游泳赛,基础好的学生应该不用花太多时间操练,就能胜出,所以他们有多余的时间花在学习其他知识。可是,整个教育环境却着重让特优生打破游泳的世界记录,所以他们每天得游3000米,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新的事物。这不是因材施教的本意。

老大的教师认为他有条件进特优班,可是每科分数得从80多进步至90分以上。我说他没靠补习,自己读书,加上现在的考题难度高、考题多,他能考取80多分,我们家长已经很满意了。我们不介意他读普通班,有更多时间运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之所以不让孩子读特优班是因为我教过特优班的学生,他们被额外的作业压得喘不过气来,上课时死气沉沉,周末功课尤其多,不愿和家人出门郊游散心,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揠苗助长。)

周围许多朋友还是不敢“冒险”采用我的方法:不让孩子补习;在孩子没有要求下,不买补充作业;在成绩揭晓前,买礼物奖励孩子的努力,完全接受孩子的成绩。

一般家长看孩子连一二年级的功课都无法应付自如,两年后的小四分流更令人担心,所以要打好根基。我的教育理念告诉我,这不是在冒险,我只是拒绝揠苗助长,我也是为孩子打好基础——孩子心理不健康,后患无穷。当孩子在数年后进入少年期时,父母就会马上体验到亲子教育的成果。

在提笔写这篇文章前,我打了一通电话给当家庭心理辅导员的朋友,要她用最简短的句子,说出她对“自我感受”的看法。她说:“父母的主要任务就是培养孩子有良好的自我感受,孩子一到少年时期,父母就会尝到果实了。叛逆的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就得靠辅导员帮他们解决问题。”她的这番话给我打了一支强心剂。

小四分流除了造就一群因被淘汰而感到自卑的青少年,其实也造就了一群自卑的精英分子。

被教育制度淘汰的自卑者会带来社会问题:吸毒、婚前性行为、精神衰弱、自杀等。每当我看到我国社会问题的统计数字报告,青少年的犯罪率逐年提高,我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感到痛心。近日中央肃毒局的报告显示我国滥用毒品的华族从2001年到2002年增加了近20%,他们多数是20来岁的年轻人,只完成中学教育。

我多么希望当政者能上一堂有关“自我感受”的心理课,权衡小四分流制和其他教育政策对国家长远的利弊。

我国当今的精英分子和当政者是在五六十年代茁壮成长的,我所担心的是,在他们考量新加坡长远经济利益所制定的教育政策下,造就的新一代精英分子、新一代的当政者,会不会是一群带着自信面具的自卑者,领导着一群被教育制度淘汰的自卑者?那时,我国的前途将出现何等局面?

在全面防卫中,经济防卫和心理防卫的政策发生矛盾时,当政者得权衡轻重,重新检讨小四分流制及令孩子不胜负荷的考试内容,采用新政策以达到双赢的目标。

严重自卑的儿女不单不会照顾年老的父母,他们可能会进行报复,如果你留意各国报章,这类不可思议的罪案已经在其他国家开始发生了。

·作者是本地教育工作者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