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建赌场争吵不够

17/06/06

作者: 烈子 日期: 17-6-2006 来源: http://blog.tom.com/blog/read.php?bloggerid=802146&blogid=35759

台湾作家龙应台曾经发表“新加坡建赌场的争吵还不够”的言论,引起一些争议。新加坡一向被认为是一个言论拘谨的社会,人们很少对国策问题热烈讨论。为什么号称国际都会,衔接东西方窗口的新加坡人会那么被动或没有主见,难道就那么不关心国事吗?

未必。从世界上多个国家的政治风潮引发国运纷乱的观察对比,新加坡人民看待争吵其实是持着一种内敛心态的。不为个人政治利益、一己之见之快、或者犹如文革斗臭斗垮斗烂去争吵,是一种稳重文化教育的精神面之表现。一些国家虽然吵得在国会打起来,可是黑白混淆,民生不振、人性扭曲、个人人权糟蹋殆尽,这不是民主而是对民主的诬蔑。

众所周知,新加坡政府清廉有效率、高瞻远瞩,最重要的是真心诚意以人民与国家的利益为依归;不苟且不敷衍、该坚持的坚持该转弯时转弯,多年来得以将新加坡治理得昌盛久安,人民算是心甘情愿折服了;因此相信政府推出任何重大政策必是深思远虑后的决定,人民的心里也是很透彻明白的。

诸如赌场的问题,人民包括文化界、教育界等谁不是心知肚明的,争吵徒然增添社会的纷乱,更模糊‘赌’的不道德意义。赌是不道德,但建赌场是经济商业的考量,两者更是无法统一的两个方向。因此也就无须如该国报章后来才发表社论说应扩大议论以“给社会民众呈现多元思维互相踫撞的精彩”。新加坡一些有名的知识精英从头到尾选择缄默,不见在报章发表评论, 无不说明赌的不道德之不可议论性。这是恒古不变的观念,不必要争吵去肯定之,我们还要教育下一代。

龙应台必定清楚现实的世俗社会,赌场的存在不存在或者赌的道德不道德,都不能消除愛赌的丑恶人性的滋长盘根。既然建赌场是经济考量而不含道德起点,人们再用道德的起点去争吵,那要分辨赌的不道德就更难了。不管建赌场含有多么悲壮的经济理由,它仍然不能取代赌的不道德的正确观念。我们仍然得在道德教育课教育孩子赌是不可以沾染的,那文化教育界秉着良心工作,与不能争吵出是非的争吵搭边就太无谓了。对无谓的争吵说成是民风开放和民主的体现,那民主的意义也太肤浅了。

因此,因为龙应台的观点就武断的认为新加坡人缺少思考未免太悲观。更何况一个争争吵吵的社会是否就能改变什么也是值得观察。例如台湾社会争吵天天上演,从民间到国会精彩之极,可是台湾的种种弊端被改变什么了吗?现今社会已不是单纯的把皇帝的新衣指证出来就可以真相大白;知不可为而肆无忌惮因己之利而为之,与为之不可为而步步谨慎因众之利而为之,两者差别就在于可转圜与否。

更何况新加坡一方面允许建赌场, 一方面又用心良苦的费尽心思制定赌场管制法案; 当局除了设立赌场管制局以管制赌场的运作, 还设立全国嗜赌问题理事会以制订解决随之而来的社会问题的措施。该理事会将通过各项计划,提高公众对赌博所可能产生的问题的认识,并进行涉及赌博的治疗、辅导及改造计划。理事会也将处理赌徒家属的申请,以要求不让滥赌的亲人进赌场。

新加坡务实的告诉人民建设包括赌场在内的综合渡假村是大势所趋,争吵不是重点粉饰更不是重点,人民认真的看待、正视问题,思考如何去应对瞬间聚变巨变的社会才是重点。新加坡常被取笑为一个过滤的社会,人民生长在一个无菌真空过度被保护的罩下。这回皇帝拉下了脸皮穿上了必被指指点点的新衣,他的人民是还那么天真的想当一个单纯无知的小男孩,还是准备忍辱负重的沉稳的迎战沙
尘暴来临前的风风雨雨呢?

面对险恶竞争和是非不分的年代,人们必须提高应变能力。倘若恒常囿于狭隘的价值判断范围,人们心中如何把持一把明洁的尺。既要跳脱框定的思考盲点,塑造一个豁达的世界观,又要打造花花世界但却不能迷失方向,这的确是新加坡的两难。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