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最自私的部长

07/05/11

作者/来源:白马非马 (6-5-2011)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

最自私的部长 — 略谈许文远心脏绕道手术的8块钱

许文远在去年5月接受心脏绕道手术,医药费总数约2万5000元,一部分通过医药保单偿还,其余5000元通过保健储蓄支付,他最终只付了8元现款– 结果他沾沾自喜,为自己的医药政策背书,想一洗国人向来可以死不可以病的负面体验。可惜的是,如此一来,许文远就好像引刀自宫,再一次的证实了他不怎么聪明的脑筋。

今天的早报新闻,报道了国大医院传染病医药高级顾问保罗·淡比雅(Paul Tambyah)副教授,在为民主党站台时提到他近日碰到的这个病人,借此说明政府实行的保健制度存在严重缺陷。

一名男子中风后,每天需要花250元医药费。他无法承担这笔钱,于是向医疗社工求情,不料对方说他有个儿子住在公寓,所以不太可能获得援助。

事实上,这名男子有五个不太富裕的孩子。姑且不论这点,又有多少和家人同住一间公寓的人,一天能为父母的医药费支付250元,也就是一个月7500元。

让人料想不到的是,他曾经在卫生部长许文远的面簿上提出对医疗制度的看法,不过部长除了礼貌地回应外,并没有做出什么改变,所以他决定到场发言。

这一则新闻,就完全摧毁了许文远假充慈悲的虚伪面具。不是吗?一个年薪两百多万的高收入人士,想方设法的为自己的医药费筹划,以至于一个像心脏绕道这么重大的手术,最终只需要付出仅仅区区的8块钱新币就搞平了。那么,许文远其实只要稍微动动脑筋,就算如何迟钝,也可以晓得,推己及人,把自己如何达到、得到这么轻微的医药费的秘方,施诸新加坡全体人民,那么他岂不就是名副其实的万家生佛了?

然而,最终他并没有这么做。不仅未能够协助人民像他一般的减轻负担,反而冷酷无情的对于一个医药副教授反映的保健制度存在严重缺陷无动于衷。

是的,报载许文远为了选民关心的慰问而流下感激的眼泪。然而,他从来就不扪心自问,他在卫生部长的任内,除了一再的提高医药费、加重人民的负担之外,有没有像选民关心他的身体一样的关心过人民的艰难处境呢?

我真的好希望许文远看到这个帖子,看他会不会流泪。

You need a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movie.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