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选举是为了和平转换政权

03/05/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官方媒体把辩论大选议题看成是造成‘ 论点纷纭,莫衷一是,甚至令人感到混淆的一个硝烟四起和意见纷扰的局面…选民要作出理智的选择,就必须能穿透烟雾,探讨问题的本质。’

这个所谓的问题本质‘是过去五十多年来李光耀给民众传达的信息:大选的根本要务,是选贤任能;政治稳定;维护国人的既得利益;政治领导层的更新与接班。’

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纪,重弹50年的老调还有多少实质意义?李光耀所说的大选本质又忽略了些什么更重要的社会元素?

认为辩论大选议题会制造出混淆的硝烟和意见纷扰的局面,是一个过度悲观的看法,因为这一种情况应该是只会发生在文化不高的社会。新加坡自诩为第一世界,所以这个先进的社会应该有足够的文化去识别辩论中的是非黑白。

更重要的是,第一世界会有一个专业的新闻媒体,从中立的政治角度,为学识不高的民众,以深入浅出的文字,去分析与解释投票选择的种种原由后果。

如果说,新加坡的大选辩论确实会带来越描越黑的混乱局面,这是不是说,新加坡还不是一个第一世界,又或者说,新加坡缺乏专业与中立的大众媒体?

实质上,辩论大选议题的目的是要回顾与检验过去一届政府的政策,尤其是政策带来的社会困难,比如,通货膨胀,物价飙升,组屋售价、生活费、外来工人、公共交通等等政策为何为人民带来了痛苦?又有那一些是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法?

通过对大选议题的辩论,人民可以明白社会问题的来龙去脉,判断政府是否已经全心全意的工作,情有可原,或者说,政府必须为犯错负责。另外,明白各个政党有些什么不同的解决方法?整体社会有何种发展方向的选择?

在明了了社会困境的各种因果之后,人们可以理智的做出正确的投票选择。

大选议题辩论为的就是这一个最根本的目的:明智的决策。这不就是李光耀的呼吁?

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政治成熟的国家都是通过选举,用和平的方式转换政府,以方便在有问题的政策上改弦易辙。这才是选举的真正本质:为了和平转换政权。

另外,大选是选贤任能;维护政治稳定;维护国人既得利益;政治领导层的更新与接班的说法只是半真而非全真;而其所忽略的半真部分却是更为重要的一部分。

首先,选贤任能这一个概念本身没有问题,政府本来就要由有才干的人选担任,关键的问题是,如何防止在选贤任能的口号下,出现劣等人选鱼目混珠?

眼前,执政党的一名原候选人因为行为受质疑而临阵退缩,另一名幼嫩的跺跺脚亦让人质疑能否独当一面的为人民服务。还有,在寻求连任者之中有好些犯错者,也有令人民厌恶到被重批,想要揍和已经挨揍者。这是些什么品质的贤能?执政党是不是已经不再能够吸引优秀的人才加盟而滥竽充数?

执政党的一个荒诞观点是:新加坡是个蕞尔小国,不必浪费资源实行两院制;如果此话当真,那么,既要避免浪费资源,又要认真贯彻选贤任能的概念,新加坡是不是要和英国一样来个联合政府,跨越与包容其他政党中的大将之才?

今非昔比,看来,执政党理直气壮用选贤任能的说法,来排斥资历不如自己的挑战者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其二,政治稳定有利经济发展的说法是正确的。然而,选举结果会影响政治稳定的说法却是十分荒谬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是一个典型的误导人民判断的言论。

西方政府经常转换领导班子,如去年英国的卡梅伦取代布郎出任首相,但西方国家没有因而出现经济停滞。关键的问题是,政权是否能够和平转移?和平转移政权是政治稳定的基本要素。去年,李光耀表达了新加坡会出现政权和平转移的看法。

从这一个层面来看,一个公正无私的选举有利政治稳定,相反的,一个维护当权者的不公正选举不利政治稳定。 因此,新加坡的选举机制是否应该独立于政府?改由社会的独立机关来监督与执行?

其三,维护国人既得利益的说法是另一个忽悠人民的言论。政府组屋是大多数人最大资产的说法具误导性,相反的,政府组屋是大多数人最大负债的说法,会来得更接近社会现实。

组屋增值是望梅止渴,精神上的满足更多于实际上的好处;组屋增值只是无法套现的水中捞月。这种虚妄言论亦让聪明人蒙骗了智力不如自己的老百姓。

高涨的组屋价格已经掏空了公积金,即便有所剩余也让庞大的最低存款额扣押了,普通老百姓是很难指望靠公积金养老。

一贫如洗的无产阶级普罗大众,还会有些什么剩余‘既得利益’值得政府去维护?看来,政府在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说法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现实。

其四,把大选当成是政治领导层更新与接班的说法是非典民主。在一个成熟的政体,比如,英国,一个党内的竞争体制产生党领导,然后,在下一回的大选中这位新党魁领军去竞选组织新政府的机会。

卡梅伦任反对党党魁的时候,在每一场的国会辩论里都和布郎针锋相对争的面红耳赤;这是一位新领导在成为新首相前的学习与实践过程。同样的,反对党内的影子内阁亦是通过这种机制在出任正职前进行学习与磨练。这是两党国会制度的好处。

显然的,国家选举为的是让全体人民参与选出新政府的一个政治过程,相反的,政党领袖的新旧换班却是个别政党的私事只涉及党员。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前者是公事,后者是私事,事关国家大事岂能公私不分?

由此可见,由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党政不分,才会出现选举是为了第4代领袖的这一种说话。说白了,大选为的是选出新政府,而非为了方便人民行动党进行党领导的新旧交替。

回顾新加坡50年来的党政不分,是带来这许多挥之不去的社会问题的根源。在这一个新世纪的初始之际,当下的大选,是不是一个改变国家政体,让国家机制走上民主正轨的契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