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认识黑地痞谬论

22/04/11

作者/来源: 新加坡文献馆

谬的意思是错误的,不合情理的:如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逻辑谬论可以模糊,误导,甚至于扭曲事情的真相。

大陆的天涯论坛三径初成有篇短文解释成本决定价格的谬论,大意是:‘因为土地价格高涨、导致房地产的成本高涨,成本高涨必然导致房价高涨,这种成本决定论看似合理,实则荒谬。

逻辑论证的要素是前提和结论以及论证的结构,成本决定论者的前提是“土地上涨,导致房地产的成本上涨”,这个前提没有任何错误。

接下来就是演绎推论,“成本高涨必然房价高涨”,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其实问题就出在这里,成本论者使用了一个逻辑谬误—“窃取议题”,说通俗一点就是偷换了概念。

成本的高涨必然导致的是房屋造价高涨,而不是必然导致房屋的售价高涨。造价和售价一字之差,却谬之千里。

如果成本决定价格,就不会有工厂倒闭商品甩卖的事情,所以“成本高涨必然导致房屋售价高涨”这个推论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那何以会有这一个谬论呢?

成本决定论者的目的在于,上欺骗苍天,下误导黎民,为私利而已,鼓噪伪善之名,实行苟利之举,其恶之大莫过于此。相信了这种鬼话,就会被利益集团利用。因此,人们应该认清成本决定论者的真面目,口诛笔伐使其不敢蛊惑人心扰乱人间。’

这篇短文指出:牟取暴利是房价不断攀升的最根本原因,土地价格与建材成本上涨虽也是原由,却被放大,用来模糊利益集团牟利的目的。中国市场是如此,新加坡组屋市场亦无例外。

近日,在有关组屋价格高居不下带来民生困惑的背景下,部长尝试为组屋政策的正确性进行辩护,如:

1、土地是由总土地估价师估价的,土地是国家储备的一部分,由民选总统看管。

2、降低屋价是“资产贬值”政策,土地价格没有反映实价,那就相等于动用了国家储备。

3、房子是资产,随着时间、经济增长和翻新计划而增值。难道“资产增值”错了吗?

4、政府每年拨出10亿元补助建屋发展局的购屋津贴计划,若要进一步降低新组屋售价,意味着购屋津贴需要增加。这笔钱是要从医疗保健、教育或国防的预算中扣除?或是要增加税收?还是动用储备金?

5、市场是相互关联的,一旦新组屋售价有变动,转售组屋市场也会受到牵连,这么一来,全新加坡100万个组屋单位都会受到波及,屋价贬值。

这些观点看起来有模有样,似乎有点道理,不过,如西方人所说,不要单凭书本封面而去判断。是的,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还要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分辨其中的虚实。

首先,总土地估价师和总统,这些權威人士和组屋价格的正当性没有因果关系,祭起權威人士制造名人效应,无助于把不正确的定价合理化。土地是国家储备的说法言过其实,土地是国家资源,从国家资源转变到国家储备是有着一个必需的经济过程;泥土不是黄金。宪法规定民选总统看管国家储备,由于当局者清,旁观者迷,真实的情况外人无法知晓;宪法亦规定保障人权和4种语文平等,实情却并非如此。打官腔不外是忽悠智力不如自己的老百姓,成事不足。

其二,好政府是能够为民解忧,摆脱人民水深火热的困境。政府的重要职责是如何让人民安居乐业,而不是算计土地价挌有没有反映实价。说白了,政府并非土地发展商;这种政治思维是不是具体证实了当权者政商不分?以低于市价的土地兴建与售卖组屋是政府廉价强征人民私有土地的原始政治目的。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被重新分配的资源原本就是来自私有财富,过程中政府只是个信托媒介,又有何金钱损失?或许,50年来的党政不分已导致当官的迷失了方向,不知道正道是在何方?

其三,房子是资产,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说法。除了腰缠万贯的富裕阶级,对普通老百姓而言,房子却是一个一辈子的沉重负债。当下,新加坡人是全世界最牛的房奴,要30年不停歇的工作才能买入一间组屋。资产增值的结果是制造了更多的债二代,难道当权者还无知租屋政策是大错特错了吗?

其四,建屋局是以优惠市场价格出售组屋,换言之,房价是成本加一些利润。政府把放弃的部分利润视为津贴;这只是名义上的津贴,过程中没有金钱的转手。实质津贴则是建屋成本与组屋售价之间的差额,是由政府用真金白银来垫付。当下,由于组屋并非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所以政府垫付金钱差额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因此,又如何会影响医疗等等的预算?动用储备金之说是危言耸听。要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这个几十年来官民各执一词的组屋是否有津贴的说法,政府只需把帐目公开,或者,让总统以公函向新加坡国民证实个中的状况。有何难哉?一个自诩为最具透明度的政府会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莫非是哑巴吃黄连?

其五,新加坡产业市场是否要一体化或者是分隔化纯是政策选择,这些是拿几百万年薪的政要高官们的工作,不必市井小民费心。新加坡是一个二元经济体,是否要保护老百姓的资产价值主要是政治意愿的问题,无关乎技术上的可行性。早年,银行业务就是分切成两块以保护本地银行的生存。组屋增值是水中捞月,私人公寓可以通过融资把增值套现,组屋却无此经济效益。以抬高新组屋价格来为旧组屋增值?是不是拔苗助长?拔苗助长是十分愚蠢的做法。

末了,不妨回头,从人民为一辈子房奴的角度看看李光耀政权的皇冠之珠:新加坡国家储备,到底有些什么的实质意义?

若干年前,李光耀振振有词的批判西方社会为了福利制度而大事举债度日,认为今天的社会享受是要由后人去支付,是一种祸及子孙的罪行。

这一说法有其道理,如果将之翻转来看,那么,今天的新加坡人民是否可以追问,为何他们必须付出如此凄惨的牺牲去维护后人的社会享受?

对眼前的新加坡人而言,剥夺了他们目前可以享受到的优质生活,去满足无休止的国家储备又是所为何事?

更何况新移民如潮水般涌入,试问,在往后的日子里,是谁?是那些新加坡人去分享今天新加坡人的辛勤苦干成果?

霸林和雷曼都是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新加坡的国家储备又会是如何呢?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组屋并非只是一个商品问题,而是一个基本的社会民生问题,当为官的迷失了正道的方向,就难免会有因果謬誤的乱套政策。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