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的大时代背景

06/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南洋大学是一个大时代里,一个民族文化高等教育在异乡的恶劣环境里萌发,苟延残喘到最终灭亡的一个历史悲剧。新加坡学派认为南洋大学的结局,是时代历史演化的必然结果,其言外之意是南洋大学的关闭与政府政策无关。

非新加坡学派却认为南洋大学的结束,固然有其外在的环境因素,但更重要的却是政府政策的人为结果,并非历史演化的必然结果。这两个各不同的历史观点,各有着不同的历史意义。

如果新加坡学派的历史观是对的,那么南洋大学的历史已经可以盖棺论定。南洋大学既然是自然死亡,就没有人必须为这一件民族文化事件承担历史责任。如果南洋大学的结束是人为因素的结果,历史就有必要重新解读南洋大学事件。

东南亚的早期历史里,华人在政治上一直都处在贱民阶级。新加坡华人自开埠以来,就是处在自生自灭的社会环境,过着自立更生的生活,民办教育传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二战后林德修宪使到华人政治开始抬头,之后反殖民运动也使到华校生领导的社会运动开始萌发。

华校学生运动的政治路线,是反殖民与反英国的立场,所以和劳工运动,以及华文派系的人民行动党有政治上的共识。华校生在文盲普及的社会,扮演了动员民间力量的重要角色,所以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华校学生运动与反殖民但亲英国的,务实英文派系的人民行动党在政治立场上是相对立的。这也是人民行动党在上台后,逐渐肃清华文教育,与最终关闭南洋大学的政治远因。

人民行动党的唯我独尊政治思维,使到人民行动党在惯例上彻底歼灭,任何威胁到党政治利益的个人或者团体。华校生可以动员民间力量的政治威胁,是华校必须消失的一个政治动机。南洋大学学生为了维护华文教育,进而对抗人民行动党的社会政策,也是大学必须被关闭的基本原因。

新加坡政府关闭南洋大学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分别利用先后四份报告书,逐步的把南洋大学逼上绝路。别有用心者把白里斯葛报告书,对草创南洋大学的设备评估,转移为对南洋大学学术的评价。魏雅聆报告书安插政府代表入主南洋大学,监管大学的一切活动。

王庚武报告书规划了南洋大学的学术方向,有效的约束了大学的有利发展空间,剥夺了大学走向理工科技等等专业学系发展的契机,是导致大学失去学术自主权力,从而不能有机扩展院校的罪魁祸首。丹顿报告书的基本目的就是为了永远关闭南洋大学。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