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好政府比民主还要光辉?

02/04/11

作者/来源: 新加坡文献馆

Tom Plate的《与李光耀对话》指出:李光耀自认为是实用主义者,只相信有业绩的方法。李光耀不相信政治理论,认为这些学说要不是危言耸听就是天真无知。

在实用主义的基础上,李光耀向来反对民主体系的一人一票制度,认为人民所要求的是一个好政府。李光耀所谓的好政府是:每一个社会都渴望由一名能够为最多人带来最多好处而且公正不阿的领袖领导。

好政府比民主更重要的这一种说法;是一个从实践中得到的真理?抑或只是政客的一个似是而非的障眼法?

要分辨李光耀的说法有多少真实性,还得先看看好政府是一个什么概念?

李光耀的好政府有两个指标:好政策和好领袖。本质上,这两个指标的内涵和国际机构如联合国与世界银行所提倡的好政府定义全然不同。

从西方的发展角度来看,好政府是指公共机构在利用公共资源经营公共服务的时候,能够满足社会大众的基本人权利益。理论上,好政府是治理一个善于满足人权利益的政府;在此,治理是指一个制定决策,以及执行这一个决策的过程。

可见,这两种好政府的观点是不同的,一是取决于政府带来的治理成果,一是强调治理的过程。李光耀着眼于政治结果,国际机构则视乎达到结果的政治手段。

从国际共识来看,判别治理的好坏,先要知道在这一个两阶段的制定与执行决策流程中,参与整个过程的官方与非官方机构是谁?他们是通过什么样的平台去扮演他们的角色?

简单的说,治理国家的手段是决定好坏政府的一个重要考量。换言之,在制定决策的过程中,政府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色,民间组织如非官方团体,宗教,商业组织,专业团体。和在野政党都应该参与其中。另外,这些民间组织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不受政府约束的平台去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

在这一个理论架构上,一个民主的政治大环境是产生好政府的先决条件。那么,新加坡的政治大环境是否具备产生好政府的先决条件?明显的,一个没有民主环境的国家是不足以产生一个好政府。

另外,好政府也可以用一些特别的指标去识别。联合国组识的好政府定义有8项属性:参与性,共识性,责任承担,透明度,反应性,有实效性,公正与包容性,和依法行事。

显然的,具备了这些条件的政府是好政府,反之,那就不是好政府了。为此,从联合国的指标来看,新加坡是接近,又或者是远离一个好政府的模式?

参与性:新加坡是一个严格规范的社会;规范剥夺自由空间,新加坡共同价值观规范了调节社会冲突的机制,比如,异议言论被定义为反社会行为;宗教是在被允许的范畴内活动。在一人政党,一党专政的政治环境下,执政党议员都是唯唯诺诺。

共识性:共识来自社会协商机制,有效的协商取决于协商各方的势力均衡。在新加坡这一个政治势力分配悬殊的社会,弱势群体是没有讨价还价的政治筹码。新加坡共同价值观就是一个典型的自上而下的社会行为指标。

责任承担:新加坡官场没有责任承担的政治文化,在李光耀的50年统治期间,没有政要和高官因为政策失败而引咎辞职。比如,失败的政策,如人口政策,第二次工业革命,不对称双语教育等,以及行政失责,如雷曼衍生金融投资,地铁建筑工伤,青奥运严重超支等都是不了了之;其结果是:官照升,钱照拿;五十年不变。

透明度:新加坡被许多国际组织评为最透明的国家,这种说法没有多少实质根据,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过度乐观看法。人民行动党的隐秘干部制度,模糊了政治权力与经济利益之间的真实关系。在总统有权拒绝新上任政府调换政企高层的状况下,一个失去政权的旧政府干部依旧可以经济大权在手。这是一种既不合理亦不透光的政治黑箱作业。

反应性:李光耀赞扬吴作栋勇敢的采取了不受人民欢迎的政策;如此傲慢的政治文化又如何会有反应民生需要的政策?新加坡政府的思维是,贫穷是个人自甘堕落的结果;不上进的行为是应该受到惩罚而不是鼓励:穷人贪得无厌,拿了还要再拿。一个以务实心态去解读社会问题的政府,是以冷漠心态去看待水深火热的民生困境。

有实效性:实效性的有无取决于对社会问题的问症与对症下药,而对症下药又是一个涉及缺希资源分配的问题。当年,教育部长吴庆瑞认为功能上的文盲是免费产品,也就是说,政府没有必要浪费宝贵资源去教育缺乏学习天份的学生。这种政治思维塑造了新加坡的分流制度。分流教育过早的淘汰了来自贪苦家庭的学习能力较差的学生。这是一个精明的财政分配政策?还是一个制造愚昧社会的教育政策?这类斤斤计较思维下的政策有多少解决社会问题的实效性?

公正与包容性:一个讲究功利的务实社会,缺乏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的政治意愿。在一个追求极权政治的大环境里,异议言论没有存活空间。事实上,李光耀的新加坡信约只是一个政治愿景的说话,就是这一个现实环境的最佳注解。

依法行事:按萧添寿的说法,在不涉及执政党政治利益的前提下,新加坡司法确实是依法行事;言下之意应该可以看成是新加坡有以法凌人的无良政治活动。

由此可见,民主是好政府的基石,没有民主又何来好政府? 非民主的好政府之说不外是痴人说梦吧了。

总而言之,从联合国的好政府定义来看,新加坡的真实情况应该是:好政府的目的尚未成动,新加坡人民还需多多努力。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