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与新加坡公屋制度

29/03/11

作者/来源:杨芙宜 旺报 http://news.chinatimes.com

时代周报 – 香港与新加坡公屋制度再考察

评论解读本文比较香港与新加坡公共房屋的发展脉络,指出新加坡公共房屋学自香港却更加创新,纳入中产阶层予以照顾,结合中央公积金作为首付,建议如果大陆要发展公共房屋,其政策思维应向新加坡学习。

根据“经济学人”报告,香港房价注水程度在全球首屈一指,房屋价格比实际价值高出接近54%。而同样实行公共房屋制度的新加坡,房地产形势相较之下好多了。香港和新加坡是当年亚洲四小龙中情况最相似的两个地区,两地人均拥有土地量也大体相当。可是,香港的住房情况明显比新加坡逊色许多。

香港公共房屋发展

香港政府依赖土地财政,大地产商垄断私有房地产市场,中产阶层热衷于房地产投资,因此财富逐步向房地产转移房价高企下,年轻人无法“上车”(按:。“买房”的比喻),怨气很大,各种较为暴力的抗争行动不断出现。而新加坡政府没有依赖土地财政,也没有大地产商垄断房地产市场,大多数中产阶层居住在公共房屋,房产收益也相对温和。因此,年轻人“上车”较容易,社会怨气也较少。中国若发展公共房屋,思路当学新加坡。

香港真正的公屋市场在1950,1960年代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香港人口出现急剧增长。1945年,香港人口为60余万人,1950年是200万人。房屋供应并没有赶上人口暴涨的步伐,因此许多人没有固定住所。当时有一些民间团体基于慈善目的给贫民提供一些住宅。1953年九龙石硖尾木屋大火,促使政府下决心资助民众置业。圣诞节大火一夜间给香港社会增加了5万多名无家可归者。从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香港政府出资建了首批公共房屋,孩子们的学校就建在公屋的天台上,今日许多人都会提起他们是天台小学毕业的。

1972年,港督麦理浩公布“10年建屋计画”,意为150万居民解决住房问题。此后,香港政府在1987年推出“长远房屋计画”,鼓励市民购买公共房屋。这时候公屋的条件也越来越好。楼屋从7层上升到16层,后来随着建筑科技的进步,公屋的层数达30至40层。政府在公屋周边投放大量娱乐设施。直至今日,许多住私屋的孩子们都是在公屋区内玩耍长大的。

香港政府在1990年还推出一些专为特殊人考虑的公共房屋比如,“夹心阶层住屋计画”,主要是给收入超过申请公共房屋上限的人群,“长者房屋计画”是给老人居住的公共房屋。现在香港大约47.8%的居民住在公屋及居屋内,公屋的人均面积是12.4平方公尺。

香港房屋委员会是公共房屋的统筹和负责机构。早年香港政府不仅免费提供土地,还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公屋建设。到了1988年,香港政府不再给公屋建设注入资金,只提供免费土地,香港房委会因此也改为自负盈亏的机构。这委员会辖下有不同的子委员会,分别处理规画,建筑,财务等不同领域事项。在公屋投入使用前,周边的交通网络和配套游乐设施都会准备就绪。许多公屋坐落在偏僻地区,周边交通设施却相当完善。

星公屋制度有创新

新加坡的公共房屋是学香港的。不过,现在发展的态势比香港好得多。1965年,新加坡从马来西亚联邦独立出来。星政府很早就把公共房屋制度纳入视野。当时的新加坡不仅政治,经济上脆弱,还有1 / 4人口没有固定,合法的住房保障。1964年,新加坡建屋发展局首推公共房屋,申请条件非常严格,必须是低收入阶层,且要付房屋价值2成的首付。许多人因缴不起首付,无法入住公共房屋。

1960年代末,新加坡成功地嫁接了中央公积金和公共房屋制度,购房者可以用中央公积金支付首期购房费用,解决了首付问题,1968年公共房屋出售量是过往3年出售量的2倍。之后,新加坡政府不再满足于为低收入者提供公共房屋,一些质量和设计均能与私人开发商媲美的公共房屋在1970年代中期推向市场,大量收入较富裕的阶层也进入公共房屋市场。

基于香港公屋制度,新加坡的创新主要在两方面。一是中产阶层也可以住组屋,公共房屋不是专给低薪者使用的。二是中央公积金与公屋制度进行结合,市民只要工作若干年,首付就可以由中央公积金解决。

新加坡建屋发展局负责公共房屋的全盘事务。它有房屋规画,分配,出售,租赁等职能。在将近50年的发展历程中,建屋局总共推出90万间组屋。目前新加坡大约85%的居民住在政府组屋,另外15%的高收入家庭住在私人发展商推出的高档商品房。公共房屋有9成家庭是购买了组屋的房权,因此只有较少部分家庭是租住在政府公共房屋。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