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文明复兴的时代即将到来

05/03/11

作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finance.ifeng.com

“西方称霸世界史的年代已近尾声,亚洲社会正以势不可挡的力量东山再起。亚洲文明复兴的时代即将到来。”这正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在新书《新亚洲半球:势不可当的全球权力东移》的核心主题。

作为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的重要智囊,马凯硕对西方和亚洲有深刻的研究,其见解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和思考。其新作《新亚洲半球》 从非西方的视角来看世界,让身处西方的9亿人来欣赏其余56亿人的观点。

有着“21世纪领袖的代表人物”和“亚洲价值发言人的”盛誉,马凯硕本人的成长之路俨然就是亚洲崛起的个人版。一个印度裔少年,在新加坡成长,生活在华人和马来人堆里,正是亚洲多样性的具体体现;与西方文化亲密接触,接受英式殖民教育,研习西方哲学,所以清楚西方模式的优劣;经历过热战和冷战、在新加坡做外交官长达30余年,又见证了亚洲国家的发展和进步,所以他才会对全球权力东移的预言和亚洲复兴信心满满。

马凯硕在去年年底访问北京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不管是从中国前三十年的改革得失,还是亚洲复兴过程中的机遇和挑战,抑或全球共治模式的倡导,他纵横捭阖,始终慷慨激昂,对于亚洲未来的信心溢于言表。

金融危机推动了全球权力东移

《21世纪》:你认为,中国前三十年改革有哪些经验?

马凯硕:中国非常的成功,但成功也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北京每天都会增加上千辆汽车,对交通造成很大的负担,应该通过制定价格机制等措施来改善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最要考虑的是环境问题,不仅要保证经济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人民的生活质量。

《21世纪》:亚洲的其他发展中国家,从中国的改革中可以借鉴什么?

马凯硕:老实说,我觉得全世界都应该学习中国。美国和欧洲都应该看看中国如何保持9%的增长率,如何投资教育,如何建造基础设施。当我在美国,从肯尼迪机场乘车到纽约,我觉得自己是在第三世界国家,而我在北京或者上海机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第一世界国家。美国已经不再投资基础设施了,当你经过曼哈顿的桥,你会觉得很危险;而美国的地铁系统已经非常陈旧了;而且火车的速度非常缓慢,不是晚点就是取消了,一点都没有保障。

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不仅是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西方国家应该向中国学习的地方。

《21世纪》:世界金融危机给全球权力东移带来了什么实质性影响?

马凯硕:世界金融危机迅速推动了全球权力东移。因为它揭示了根本的西方经济结构缺陷,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都已经入不敷出并开始举债生活了,但是他们不能永远靠举债生活,否则未来会遇到很多挑战。与此相反,亚洲国家拥有最大的存款量,有了存款就能未雨绸缪,对未来的变动有所准备。这就是为什么亚洲国家的管理更加优越,为将来做的准备更加充分。

同时,我个人觉得美国的最大问题是他们认为市场知道如何掌控一切。美国的前总统里根曾经说过: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政府本身就是问题。美国认为政府不应该插手,市场应该自裁,这恰恰是最大的错误。如果要想市场运行良好,就需要政府来调控市场。不幸的是,里根的这个想法也是很多美国决策者的想法,格林斯潘就是很好的例子,他在任职期间没有做好调控市场的工作,所以很大程度上他要为美国的这场经济危机负责。

亚洲复兴是大势所趋

《21世纪》:在亚洲复兴的过程中,中国与东盟十国各扮演什么角色?

马凯硕: 很多亚洲国家都在复兴,如韩国和日本就非常成功, 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也发展迅速,所以亚洲有非常好的发展机遇。但影响最大主要的是中国和印度——亚洲最大的国家是中国和印度,所以这是非常正常的。另外,我断言,25年后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前4名将有3个在亚洲,这前4名分别是中国、印度、美国和日本。亚洲的复兴是大势所趋,势不可挡。

《21世纪》:在亚洲复兴的过程中,你如何看待亚洲与亚太的关系,尤其在当下美国重返亚洲的国际背景下?

马凯硕:以前美国总统就任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欧洲国家,但这次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亚洲国家。为什么?对他们来说,欧盟是过去,亚洲是将来。欧洲的确是繁荣的,但是它的发展停滞不前了,而亚洲的经济在迅速发展。美国的经济面临了很多问题,如果它和亚洲结合的话,经济也会快速发展。

美国对于亚洲的复兴也提供了很多帮助。亚洲很多学校是在和美国合作的基础上建立的,或者说是学习了美国的经验。新加坡国立大学过去是英国式教育模式,现在更像是美国式教育,所以继续向美国学习也很重要。

当然亚洲和亚太之间也存在问题,但是有问题并不奇怪,关键是你如何不断地沟通和讨论,解决好这些问题。

亚洲梦在文化上不同于美国梦

《21世纪》:你的个人成长之路,更像美国梦,那么在未来,亚洲的崛起或将催生一个亚洲梦,你认为亚洲梦和美国梦内核上有什么区别?

马凯硕:亚洲梦和美国梦的区别是文化上的。美国是如此强大,它的美国梦成为了世界上所有人的梦;但现在随着亚洲的复兴,情况改变了。比如,中国变得富裕之后,很多人就想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同样,印度发展了之后,他们也想更好地了解印度文化。那么,这就是我们说的亚洲复兴,这将会是亚洲历史上具有创造性的一面。

美国梦中的平等自由民主,它属于所有人,是全球共同的价值观。而诺贝尔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在他的《惯于争鸣的印度人》书中谈到,很多价值观,比如文化中的宽容,往往是由亚洲首创的,是亚洲而非西方的价值观。

《21世纪》:亚洲的发展道路上,如何处理多元文化和复杂历史背景带来的问题?

马凯硕:亚洲应该意识到这是我们最好的发展时机,不要因为一些冲突而失去了发展机遇。亚洲的多元文化要共存,而不能像美国文化一样成为“大熔炉”。我们互相学习对方,尊重文化和学习文化的多样性。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