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民办教育的历史背景

07/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英东印度公司于1819年,在重商主义的牟利心态下开辟新加坡为贸易港口。英国人以分而治之的策略来管制前来新加坡的非白人外来人口,也无视社会的福利。外来人口以各自的族群规划区为社会范围,过着自立更生的生活。

开始时,英殖民政府施行欧洲殖民主惯用的甲必丹制度来管制移民群。1826年后英殖民主改以委任社区领袖的制度来约束移民社群的社会活动。于是焉,华人社会领袖人物应运而生。华人领袖都是一些成功的商界人士。

与此同时,在近于无政府状态的情况下,华人移民按本身的宗乡背景成立宗乡组织,以便照顾南来的宗乡亲人。新加坡华人社会制度就是由这些不同的宗乡组织,宗乡习俗交织而成。华人移民的福利也在这种社会环境下获得照顾,举凡教育,医药,保安,调解,婚嫁,丧葬等等社会活动,都是通过华人的宗乡组织进行。

1906年中华总商会成立,是新加坡社会里的最高华人社会代表。总商会是殖民政府与华社的重要中介,替政府传达政策讯息,也向政府回响反映华社民情。总商会做为华人教育的最主要财政来源。也是民办华人学校的最高领导,负责了从小学到中学的华人教育体系。

马来亚与新加坡的华人中学毕业生,在传统上是到中国大学完成大专教育。1949年中国政治变天后,殖民政府禁止人民前往中国,也就终止了中学毕业生到中国完成大专教育的机会。因此,华社出现了必须设法满足社会,对大专教育需求的文化与经济问题。

二战后,在殖民时代即将结束的前夕,殖民政府急切实行英化社会的过程。殖民教育政策,积极推行以成立英文为唯一教育语言的政策。马来亚政府也无可厚非的,在维护本身民族语言文化的大前提下,立法保障马来民族的语言文化。

这些直接或者间接的排华政策的施行,使到华社对自身民族语言文化的存亡感到焦虑。这是民族语言文化存亡的切身问题,事关民族忘本与文化断根的基本社会问题。

总商会作为新加坡的最高华人社会代表,仗义执言要求殖民政府平等对待所有族群,为移民群体争取公民与投票权力。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于1950年初开始,积极领导马来亚华人大学的创立。马来亚华人公会,作为马来亚华社的最高代表也积极响应大学的创办。显然的,创办马来亚华人大学的共同目的,是力图挽救边缘化的民族语言,消除民族文化灭顶之灾的危机。

在新加坡社会的传统政治架构里,华人是政治贱民没有议政的权力。创办马来亚华人大学是一项文化自保,文化救亡的运动,绝不是力图把华人文化强加于他人的政治运动。华人与华人文化是社会里的弱势分子,没有任何一种的资源,可以用来进行华文沙文主义的政治性运动。华社是一个被动的弱势社群,没有主动干预的强权势力。

回溯新加坡的语言文化教育制度的变迁,只有殖民政府强制实行以英文为唯一教育语言的政策,没有民办语文教育强加于他族的政策。英文教育在新加坡历史里一直是强式的唯我独尊,而民族语言是边缘化的文化。很显然的,在新加坡只有官方的英文沙文主义,从来就没有过民办的华文沙文主义。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