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主宰新加坡经济命脉

10/11/04

作者:国际金融报 日期:2004.11.10 来源: http://www.e-economic.com

最新一期美国《新闻周刊》封面文章详尽披露了主宰新加坡整个国家经济命脉的淡马锡控股公司的发展新构想。该文指出,经济白热化发展的时代对新加坡而言已一去不复返,新加坡正发起一场“国家重建”运动:新加坡把整个国家当成亚太地区的“对冲基金”,越来越把自身命运与亚洲其他地区相结合。一个重要步骤是:淡马锡在未来5年中将向海外市场投下150亿美元巨资。

您也许听说过新加坡航空公司,听说过新加坡电信,也听说过莱佛士大酒店,但是,对它们的幕后机构———淡马锡控股恐怕比较陌生。淡马锡控股这个全球投资额达到900亿美元的投资机构一直由新加坡政府幕后操控,2003年首次公布财政报表后才逐渐揭开神秘面纱。

11月4日,淡马锡控股为了筹措海外投资的资金,在新加坡电信业绩良好的情况下脱售它所持有的3.39亿股新加坡电信股票,引起新加坡电信股价1月脱售事件后再次下滑。此次股价波动直接导致淡马锡控股再度被广泛关注。

低回报率促生外向发展

自1974年成立以来,由新加坡政府控制的淡马锡控股成为了新加坡核心行业的把持者。它渗透在新加坡经济的各个角落,从电子行业到交通运输业甚至地方性的动物园都有其踪迹。

新加坡十家规模最大的企业中,淡马锡涉足7家。根据估算,淡马锡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价占到整个新加坡股票市场的47%,可以说是几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经济命脉。

然而,看起来完美的发展状况之下隐藏着一个秘密。2003年,淡马锡首次公布了财务报表。从1993年到2003年的10年间,淡马锡的股东平均投资回报率只有3%,而同期世界500强企业的平均投资回报率达到13%。实际上,淡马锡在过去的30年中,投资平均回报率也曾经高达18%。如此大幅度的投资回报率下跌使得淡马锡的高层决策者不得不考虑是否改变发展策略。

淡马锡发展受阻的原因是明显的。分析家指出,新加坡经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世界经济新的高增长地区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果淡马锡仍然固守本土的话,将失去扩张的最佳时机。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淡马锡2002年新上任的总裁何晶调整了发展策略。她提出的1/3战略目前已经开始实施。淡马锡正试图把自己的发展与亚洲其他高发展地区的经济捆绑起来。在未来的10年里,淡马锡计划把总投资的1/3投放在亚洲市场。淡马锡在北京和孟买建立的新的办公室以及即将建成的胡志明市办公室都说明了其资金的流向。新加坡的市场分析家柯利弗德预测说,未来5年,淡马锡将在海外市场投下150亿美元,这是淡马锡迈向成功的新一步。

外向发展带来双赢局面

淡马锡一度被称为新加坡经济的“发动机”。“我们期待在亚洲市场上稳定的份额增加。”淡马锡的主席在一份报告中提到的这一观点预示着淡马锡的新目标:成为亚洲经济的“发动机”。

事实上,淡马锡的操作早已经开始。凭着在新加坡本土多年的投资经验,从北京到班加罗尔,淡马锡可以在任何地区的投资中规避风险。从2002年底开始,它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印度和中国都有所获。平均40%以上的投资回报率让新加坡人惊喜。

这些举措的作用是明显的,淡马锡在2003年的表现惊人,公司的平均投资回报率创记录的高达46%,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何晶2002年出任淡马锡首席执行官后大胆扩张的结果。国际两家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与穆迪投资都在财务报表发表后给予淡马锡控股AAA的最高信用评级。

这些投资项目不仅仅给淡马锡带来了高的回报率,也同时使得其他亚洲国家受益。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不仅仅得到了最紧缺的资金,还开始学习淡马锡的经验,寻求作为国家控制的投资机构的发展新模式。

显然,淡马锡的扩张是双赢的,问题是,政府投资臂膀的身份也给它带来了一些麻烦。

外向发展引发本土动荡

淡马锡为了继续海外扩张的步伐、筹措大量资金,必然要脱售现有国内机构的股票,这对国内股票市场和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不定因素。同时,外向发展意味着淡马锡有可能逐渐脱离政府管理,必须在利益和责任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

2004年11月4日,淡马锡忽然脱售它所持有的3.39亿股新加坡电信的股票。这次脱售引起了一定的市场动荡,11月5日,新加坡电信股价下滑9分至2.36新加坡元。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今年1月,淡马锡控股脱售3.92亿股新加坡电信股票以及13.6亿新加坡元可转换成新加坡电信股票的债券时,也曾经拉低新加坡电信股价6.8%。

华侨银行的一名分析员说,这意味着淡马锡控股还将脱售另外10%新加坡电信股权,使它最终持有的新加坡电信股权降至50%以下。而这导致的结果是,新加坡电信的股价很可能会有一个长时间的疲软,既然投资者已经知道淡马锡控股仍将继续脱售新加坡电信股票,那么他们对这只股票的需求将减弱。

然而,为了积累海外扩展的资金,淡马锡的做法是不可避免的。1月份股票抛售以后,淡马锡曾经承诺在半年内不会有再次抛售的计划。即使已经超过了半年的期限,中、小股民还是对11月4日的抛售表示不能接受。

虽然大批分析人士指出,淡马锡控股这次减持新加坡电信股权对这只股票在公开市场的流通性提升有利。但是,中、小股民则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淡马锡控股的脱售,他们必须面对抛售,担心未来股价会持续走低,从而影响中、小股民的利益。这种担心在市场上的表现是,雷曼兄弟和瑞士第一波士顿股票机构在淡马锡脱售后,立刻把新加坡电信的股票评价级别降低。

淡马锡的外向战略不仅仅影响到股票市场,它的外迁带来的后果也体现在失业问题上。淡马锡过去一直是一个国家控制的投资机构,实际上,在它的投资中不可避免的包括了一些带有慈善性质的项目。最生动的事例是,在过去的两年内,它雇佣了3500名员工从事半导体制造业,但是,这个雇佣计划使得它每年损失7.8亿美元。

对于以投资回报率为最高准则的淡马锡来说,这些低回报的制造业未来必然是剥离的首选。然而,因此造成的失业人口增加和一系列社会问题不得不被政府考虑在内。

淡马锡的定位是什么,怎样在追求更大投资回报率和国内稳定这两个方面找到一个平衡点,是目前淡马锡和新加坡政府正在着手解决的问题。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府企业_stateco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