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回眸新加坡

06/02/11

作者/来源:徐宗懋(2011-01-14)http://www.lzp1996.com

1937年7月7日,中日全面战争爆发,新加坡立刻成为中国海外最大的后援基地,在著名爱国侨领陈嘉庚的领导之下,许多抗日救亡团体风起云涌,各阶层华人热烈响应,洋溢着支持祖国抗战的高度热情。据国民政府的统计,自1937至1941年,来自新加坡的捐款约占中国军费的三分之一。然而华人无私的奉献也遭致日军的忌恨,展开残酷的报复。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同时进攻美英在亚洲的殖民地香港、马来半岛等地,英国殖民当局狼狈不堪。1942年2月7日,日军登陆新加坡,一周后,近13万英澳军队向3万日军投降。2月28日,日本宣布改新加坡为昭南岛。

日军进攻新加坡时,华人组织义勇军积极作战,日本占领军司令山下奉文下令,所有华人,除了老人、小孩、妇女之外,每人准备三天粮食在指定地点集中,由日军问话检查,凡被认为有抗日嫌疑者,便用卡车送到郊外或海边加以杀害。这项行动称为“大检证”,估计有约五万华人遭到杀害。这件事成为今天新加坡教育下一代有关保家卫国的重点历史教育。

少年李光耀也被日军士兵掴过一个耳光,送上卡车准备连同其他年轻人拖到海边处决,他见势不妙,以回去拿衣物为由逃脱。这影响到李光耀日后对日本的态度。今日新加坡市中心的“蒙难人民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那些遭到日军杀害的人士而建的。此外,值得一提的,1943年5月,中、英政府合组“一三六部队”,反攻新、马,新加坡籍的林谋盛组织华人打游击,遭间细密报,被日军逮捕施以酷刑,死在牢里。新加坡政府十分重视有关林谋盛奋勇抗敌的历史教育,将其视为新加坡的民族英雄。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一些对杀害新加坡人负有责任的日军将领遭到审判并处以绞刑。尽管英国殖民政府回到新加坡,但经过战火洗礼并且见识英军狼狈落败的新加坡人民,政治上却充分觉醒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英国殖民统治了。新加坡要往哪里去?过去华人大部只以华侨身份住在当地,只对中国的政治关心,如今要将重点置于新加坡本身的命运与自我认同,无论就血缘、文化和现实政治,无疑是一挣扎摸索的过程。

至于马来民族,问题似乎稍为单纯。问题出在新的独立国家疆界如何划分,不同的马来政治集团是否都能同意这种划分方式。另一方面,战后的大英帝国也知道殖民主义势将走入历史,强行阻挡各殖民地的独立呼声,最后只会弄得灰头土脸,英国必须根据本身的利益主动处理殖民地的后续问题。1945年10月,英国将马来半岛上的马来联邦四州、马来属邦五州、加上海峡殖民地的槟城和马六甲,共计十一州组成马来亚联邦,新加坡由于地位特殊被划为直属殖民地,如此新加坡便脱离了马来亚。

同一时期,战后共产革命如火如荼,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迅速崛起,随着抗日活动壮大的马来亚共产党战后也取得合法地位,他们主张以武装斗争的方式建立社会主义的马来亚国家,马共核心成员多为华校的毕业生,其思想、组织、斗争策略受中共的影响,新加坡许多华校生和华人工会都是马共的支持者,马共的声势一日千里。1948年英国政府宣布新、马进入紧急状况,同时颁布紧急法令,大肆逮捕马共党人和左翼工会、学生领袖,马共只得进入森林打游击。

新中国成立之后,大批的南洋青年男女满腔热血回到祖国参与建设,不过“文革”结束后,他们中许多人又申请离开大陆,由于回不了原侨居地,他们便住在香港,为了延续中文的高等教育,他们将后代送到台湾念大学。由于这种特殊的历史背景,估计有近十万南洋华人的儿女,小学在大陆念书,中学在香港,大学在台湾就读,此为后话。

李光耀属于世居新加坡的华人,家境良好,受的是英式教育,战后到英国剑桥大学留学,成绩优异,50年代初回到新加坡,替工会担任法律顾问。1954年,李光耀、拉惹与代表左翼华人势力的林清祥合组人民行动党,以英国工党政治路线为蓝本,标举的是非共的社会民主主义。1955年他们在立法会选举中获得三席。此时,马、新独立的呼声日益高涨,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终获独立。

不过此时,马共党人渗透进工会和华校生中,煽动罢工罢课,担任新加坡首席部长的林有福展开大逮捕行动,将亲共势力暂时镇压下去,军警的行动造成民众普遍的反感,人民行动党藉以发展了雄厚的基层势力。1959年,英国政府判断左翼势力已被镇压下去,因此同意新加坡成立自治邦。这年5月,新加坡自治邦举行第一次立法会大选,人民行动党在51席中囊括了43席,大获全胜;6月3日,35岁的李光耀组织成立第一届自治政府,林清祥等左翼人士亦获得释放。

1961年,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提出把新加坡、文莱、沙捞越、北婆罗洲等地,合并组成一个新国家马来西亚,李光耀旋即积极响应,他飞到吉隆坡与东姑拉曼商谈,同意加入马来西亚之后,新加坡将把外交、国防和内部治安权力交给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同时保留劳工与教育的地方自主权。不过人民行动党内的左翼势力强烈反对,脱离人民行动党,另组社会主义阵线,展开左翼群众运动。1963年,新加坡进行了又一次大逮捕,林清祥等社阵领袖相继入狱。

许多左翼人士在新加坡待不下去,只好辗转前往马共设于泰马边界的基地,其中包括曾与李光耀密会的马共驻新加坡全权代表方壮璧。对于新加坡当局大肆逮捕左翼人士的策略,80年代人民行动党元老吴庆瑞在澳洲政治学会演说时说:“秘密警察的目的不在捕获共党的地下组织,因为如果没有严格极权控制,这是不容易做到的。秘密警察的任务主要是渗透到共党的外围组织群众,由于这些组织的会员和领导人性质是公开的。

秘密警察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出这个组织的主要领导人,评估他们的性格与能力,了解他们的意图与计划;第二个任务便是要在重要的情况下动用‘内部安全法’将上述领导人逮捕,而逮捕行动发生时,必须要用群众所能接受的字眼进行宣传解释。还有一点更重要,秘密警察只逮捕那些真正的组织和领导人物,其余百分之九十九的追随者是不值得拘留的,将他们扣留,只会造成他们家属的不满。”“秘密警察必须维持最高的专业水平,应该有一个专业律师组成的检讨委员会,检查秘密警察的行为,这种检查应该是货真价实的,而不是马虎从事的,因为如果滥用扣留的权力,对共党的成长反而有利,这会造成人民对政府的普遍憎恶,而成为共党革命的燃料。

此外,在对付共党分子时也必须适当处理共党所利用的社会不平现象,同时对非共分子所表现出的不满及一切合法的歧见,与共党分子所操纵的政治运动必须有清楚的分野,准许合法的不满在法律范围内享有最大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利用最高效能和专业的秘密警察,当政者才能正确地、有信心地做出分野。”


1955年,传统华人过新年的团圆饭,代表着家庭团结。


1959年,试穿新装新鞋的华人年轻妇女。


1959年,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大获全胜,该党秘书长李光耀自己开车前往市政大厅,途中受到记者包围。


1959年,李光耀担任总理之后亲自示范打扫居住环境,宣传公共卫生。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